日削割香港人切膚痛極,纏末節象牙塔輿薪不見

近日香港社會就雙非產子議題討論得十分激烈,香港幾乎每個市民均感受到危機──不單是身份認同的危機,更重要的是與社會資源日益被掠奪,制度被濫用被破壞而生的不安。這種不安是實在發生,每個香港人也耳聞目睹的,由睡在走廊的香港產婦,到急症室求診的市民,廣東道無法拍照的香港途人,失去熟悉電影院的影迷,都在在目擊這些掠奪和再殖民在此地上演。

這些不安是可以理解的,由此而生的反感,應予疏導及導正,形成思考政策和推動改變的動力。求同存異,圍繞主題尋求共識,不在無關宏旨的枝節糾纏。可惜的是,近日不少社會上的學者、社運界人士,無視這種不安,無視這些被掠奪的慘況,一味將社會大眾的不安打成是庸人自擾,以至指罵那是如何的不恰當,在枝節問題上一再糾纏,最後令事件完全失焦,各界陷入撕裂。

香港人反感的,是那些濫用資源的人,是那些衝擊急症室的人,是那些不預約衝關產子的人,是那些濫用醫療服務,濫用港人同情心的人,是那些賴帳走數的人,是那些被指破壞制度濫用資源之後大吼回罵不知自省的人。這些人當然不是全部,但當這些人的數量到達一個危害制度的地步時,必須正視。

每一個人都是獨特的,然而在相類的社會文化背景下,人的群集又會展示出一定的特質。在討論公共政策上,這種群分是必然的,因應這樣才能恰當地制定相應的政策。內地人濫用資源,破壞制度的問題,是必須予以正視和導正的。這不代表排外更不代表閉關自鎖,即使世上最開明最廣納人才的地方,也得回應一個基本問題:要吸納甚麼人來?特區政府在這個問題上交上一張白卷,然後反責怪港人怪慌不安,無視社會資源日漸凋零殆盡的事實,實屬指鹿為馬掩耳盜鈴之舉。

更可惜的是香港不少社會運動的先行者,學者教授,執著於旁枝末節的字眼紛爭上,而坐失主動出擊要求修改基本法堵截漏洞的良機。要說現在是做論文,做實驗的話,要求字字句句斟斟酌酌,無可厚非。但可知道,當大家在泥漿中摔角,爭拗究竟應該用甚麼字眼去描述情況時,有多少香港產婦被迫睡在醫院走廊,多少急症病人因此延診,多少居港權被集體放縱平賣?

當那些知識分子執著字眼,卻未能回應民眾的不安,胸無一策去疏導理正,提出解決辦法時,又豈能責怪民眾慌不擇路,越來越躁動?

 

From facebook:

其實指責人用「蝗蟲」呢個詞語既人,最大既問題係佢地完全無辦法回應香港人既不安。

你話佢地情緒發洩盛盛盛,係呀,畀著你老婆生仔要訓走廊,你情緒唔發洩?民眾一定係膚淺的,呢班所謂眾人皆醉我獨醒既人,唔去回應香港人既不安,唔提出解決方法,一味將民眾講到「嘩好恐怖」「可恥」「納粹」「法西斯」,之後?乜都講唔到出黎!

你話「用蝗蟲唔好,因為會容易混淆同變泥漿摔角,都係少用為妙」之後集中返火力講返人口政策同控制出入境,咁無人會怪你,而家似乜?成班人自命清高好似唔使食飯唔使去醫院咁!

當呢班人胸無一策,只係執著於用咩詞語時,佢地根本就無回應過問題主旨,仲要反咬係人地既錯?呢班人成日話「好多人用蝗蟲話晒所有人」,之後就直接反對呢班人,話佢地極右排外法西斯納粹,又無視香港人對於資源被搶制度被破壞既不安。喂人地係普通網民,呢班人點都叫網絡上有號召力既知識分子喎,你唔去導正人既情緒,走去鬧返人?

如果你話用「蝗蟲」係好容易失焦問題,應該少用,我認同。

但係好抱歉,對於濫用香港資源,逾期居留仲要話香港唔包容,衝急症室,扔低BB畀「香港好心人」養既人,「蝗蟲」呢兩隻字就點都唔會收返。

你話果D係少數?係呀,而家個問題,咪就係點解香港吸引到咁多「少數」人士,同埋13億既小數,就算係百分之0.1都會搞掂香港嘛!!!

廣告

About 林非 - Astrophel Lim

離經誌
本篇發表於 易 經 - 時事評論。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