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鷹噬肉視不見 雞仔啄餘謹慎微

在上者無恥肉麻 在下者無辜陪葬

曾蔭權近來的表現,可見這個特首已經完全抱持放棄態度,近日爆出的「收受利益」醜聞,他的行為簡直是政治自殺。

平情而論,要真正證明曾蔭權收受了富豪朋友的利益而影響決策,是十分困難的。尤其是現時「浮面」的那些飲食招待、交通接待,單說這些,其實很難指他因而影響政策決定,反而是最新揭露的那間深圳豪宅,更惹人疑竇。不過以「租」豪宅作為影響長遠交通政策的交換,實在也不平衡了一點。事實上,私營商界互相款待、社交活動等,其實見怪不怪,當中的界線確實是很難說清理楚的。曾蔭權收受的「利益」,在升斗市民眼中確實驚人,但在上流社會中也就其實是小菜一碟而已。即使曾蔭權沒有這單醜聞,他種種政策失誤、不作為,無論如何也是禍港的罪魁。

雖然法律上曾蔭權未必入罪,但政治上他則是徹底的人格破產,比過街老鼠更不堪。即使他實際上沒有因為接受朋友的款待而影響政策決定,但單說被傳媒拍到他跟富商過從得如此親密,本身就已經是一條政治死罪。政治判刑是很感性的,只要你的人民不信任你,你就完了。不同法庭判刑,這當中必然是主觀的,這也是政治波譎的原因之一。法庭判刑講求要證明一件事「有」發生過,但日常政治判斷,人與人之間的信任,卻往往要證明一件事「沒有」發生過,這是十分困難的。

事實上,特首也是人,也有朋友,朋友間也會互相款待接觸,這些原本是無法避免,但既身在大位,必須極端謹小慎微小心翼翼,任何惹人遐想的活動也應盡力避免,尤其是當「終點在望」行將卸任之際,更是如此。而像曾蔭權之流,民望已然極低,再如此大模斯樣與富商過從甚密,更加是自殺的行為。換轉一個民望極高的特首,同樣的行為,未必會招來如此大的反應。

而曾蔭權回應公眾質疑時,更加是出事到極,特首辦的回應猶如送他上路,指已付了「市值價錢」,予人感覺完全是借漏洞砌詞狡辯,模糊焦點顧左右而言他,取巧地卸責,實際沒有回應公眾的疑慮。

這樣取巧卸責的做法,只會令曾蔭權的聲望跌破冰點,更嚴重的是,一併賠上原有制度的聲望,令公眾不信任現行制度,最後令規例變得更加繁複,更加瑣碎。公眾也會因憤怒而轉移視線,採用一種不合理的方式去審視公共服務制度,將所有接待、餽贈視為貪污,成了驚弓之鳥。實際上私人公司的「收受利益」原則也是相類,大公司的影響力堪比政府,那大公司的職員是否一律不准收客戶的禮餅、利是?

實際情況下,如果業務上沒有往來衝突,又或是友儕間的友誼分享,不論是誰,收受一些餽贈和禮物是可以接受的。比方說你結婚,找了你的客戶來赴宴,他做不做人情?事實上這些情況下即使做了人情也屬可以接受之列,不過如果他的人情裡面是幾十萬現金,卻是無論如何不應接受了。這才是陽光政策的真義。

當曾蔭權取巧卸責迴避問題核心時,公眾便會更執著於法律條文上的字眼與他逐字斟酌,而火勢也會越燒越旺越燒越廣,最後以法律的僵化消滅了陽光政策的靈活空間,受害的是整個制度。

  1. 數年前曾有一名D6官員應澳門政府邀請到當地交流一天,該官員由於不能確定回程時間,未有訂購回程船票,當地政府獲悉後堅持代購船票。官員回港後向部門申報,卻被發出警告信,指他「在未有申請下接受有贊助的訪問」。社署前線社工陳先生致電港台節目《千禧年代》,直言對曾蔭權的表現感氣憤,說曾有10歲小朋友向他送上一瓶紙摺幸運星答謝幫忙,價值不足10元,向部門申請收禮物卻被拒。當時部門向他解釋,因擔心構成賄賂,建議退回,又指若他收取禮物,禮物應上繳部門保管。
  2. 醫生在辦公室收到一封匿名信件,裡面有一條頸巾。他無法證明該禮物是病人所送抑或朋友所贈。那他應該收還是不收?
  3. 公職人員可否上電視台遊戲節目領取獎品?

曾蔭權澳門豪華遊 – 東方日報 21.02.2012

日期 時間 活動
2月17日 深夜 三艘超級遊艇Moon Sand、Cross Harbour及Golden Toad由香港啟航開往澳門
2月18日 凌晨 澳門港務局青洲塘碼頭附近水域氣氛緊張,據指曾有澳門警方飛虎隊的「水鬼」落水作安檢
凌晨至早上 三艘遊艇在青洲塘碼頭停泊,船上各人未有現身甲板
14:00 何柱國在遊艇船邊及甲板徘徊,時而緊張傾談電話
19:45 鮑笑薇及何柱國等多人在Cross Harbour集合及寒暄,準備出發,不見曾蔭權
20:15 曾蔭權夫婦、劉鑾鴻及何柱國等抵達新濠天地出席勵盈會春茗
20:20 曾蔭權見記者拍攝落荒離席,乘坐平治房車離開新濠天地
20:21 一干人等離席後轉往酒寶巴庫斯
22:50 曾蔭權夫婦重返Cross Harbour
23:45 三艘遊艇燈光熄滅
2月19日 船員清洗甲板,亦有人員將食物飲品送上遊艇
9:47 曾蔭權現身甲板,抹眼鏡分多鐘後返回船艙
10:57 曾蔭權夫婦裝身完畢,乘坐房車前往主教山
12:00 曾蔭權離開主教山
13:44-13:54 劉鑾鴻及何柱國先後返抵碼頭登艇,曾蔭權其後亦返抵登艇
13:58 一行人全部登上遊艇Golden Toad
14:10 三艘遊艇相繼離開青洲塘碼頭
19:30 Golden Toad返抵中環公眾碼頭,只見劉鑾鴻夫婦登岸
22:00 Moon Sand返回深灣遊艇會,未見船上有賓客

東方報業集團四條提問 – 東方日報 22.02.2012

坐富豪機遊埠 曾蔭權貪完再貪 – 東方日報 22.02.2012

年過大海12次做殘澳官 – 東方日報 21.02.2012

四億船隊 百萬佳餚 曾商勾結 – 東方日報 21.02.2012

特首付渡輪價享豪艇遊 友人邀請澳門載港 何柱國:僅葡國雞款待 – 明報 22.02.2012

富豪關照半億「曾」大屋 – 東方日報 23.02.2012

東方報業集團向特首辦 提出的13條問題 – 東方日報 23.02.2012

官涉利益衝突多下台 – 蘋果日報 23.02.2012

特首新居 富豪關照 退休遷東海花園 業主數碼台老闆 – 蘋果日報 23.02.2012

加價曾惹民憤 政府堅拒回購 兩隧大股東 專機載特首 – 蘋果日報 23.02.2012

廣告

About 林非 - Astrophel Lim

離經誌
本篇發表於 易 經 - 時事評論。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