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我在現場 – 悼李旺陽遊行記



2012年6月10日,香港人因湖南李旺陽之死而激發上街。原本我預計這遊行人數不會很多,事前我猜如果有一千人左右,已經算很多了。所以當那天朋友在下午三時多時告訴我,中環已擠得水洩不通時,我確實有點意外的。

由於是星期天,原來集合的地點有很多外傭休憩,集合地點一改再改,但原來集合地點根本不重要,反正整個中環都擠滿了人。我從歷山大廈的出口出來,人群都聚集到大廈大堂內了。很多人手上都拿著由大會派發的李旺陽照片,另外大會也派發了一些寫了標語或者李旺陽遺言的白花。遊行隊伍約莫在三時四十五分便出發了。

遊行隊頭到了上環時,隊尾還沒有離開集會地點。這次遊行的人數絕對不會少於一萬人。警方後來估計的五千四百人,是完全低估。近年很多人偏愛用大會單位的估計數字與警方的數字除一個平均數,以此作為真實的遊行人數,如果參加多幾次遊行,當會發覺警方的數字是嚴重低估,而且往往有取巧的成份,例如會說「最多人時同時有多少多少人參與遊行」,這種說法可能根本撇除了在起點尚未出發的人,或者刻意只談某些地區某些路線的遊行人數,有誤導之嫌。實際遊行人數應該比較貼近主辦單位的估計多一些。


遊行人士裡有坐輪椅的人,也有很多新面孔,不少人更帶備了自製的標語遊行。近年的遊行看來多了很多「個體戶」,越來越多人對於政治環境感到不滿進而上街,也開始有人標明自己不願被任何政黨代表,選擇借政黨辦的遊行表達自己的信念。香港的公民社會向來不弱,近年開始逐漸轉強。但這種公民的個別聲音如何整合,各政黨又應該如何反應,似乎仍需思考。

正如近年各遊行一樣,警方想盡辦法想要「控制」遊行,由「不反對通知書」以至限制遊行路線,實質上是打壓了公民的言論自由和表達自由。近年來的遊行總會遇上警方無端封路,無端截龍,於是遊行人士最常說的便是「開路!」。這次遊行,隊頭到了近西區警署時又被無故截停,警方很怕遊行人士「衝擊」中聯辦,因此香港警方越來越像公安,甚至中聯辦的私家護院。中聯辦既非香港的官式行政機關,警方將之作「特別處理」,實在欠缺理據。

於是遊行隊伍就被堵在皇后大道西一帶,當時我身在正街,極目看去,既看不見隊頭也看不到隊尾,遊行隊伍填滿整條大街,這樣的人數絕對在萬人以上。當前面主辦單位在與警方談判時,正街這段開始有人帶頭改轉正街,想要左轉干諾道西往中聯辦正門,兵分兩路。我跟隨這隊人馬,到了西邊街街口被警方要求使用天橋過馬路。想像一隊數千人的遊行隊伍要經天橋遊行,而天橋上當時已堆滿了記者和圍觀的人了。


這邊的遊行隊伍當然不接受,改為轉出西邊街,這時與隊伍最前的民陣隊伍會合。警方此時如臨大敵,在西邊街街口「佈防」(我真不明白應付遊行而佈「防」所欲為何),攔截了遊行隊伍。主辦的民陣與警方談判,李卓人開咪表示警方已同意開放干諾道西予遊行,只需一些時間疏導交通即可。遊行糾察自發維持秩序,遊行人士也實在是耐心等候。可是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干諾道西的車流還是擁擠不堪,警方根本沒有疏導交通,這一切只是藉口,根本是在營造「遊行導致交通不便,罪惡滔天」的印象。對峙間,我身邊有朋友便說「甚麼疏導交通,根本是廢話,根本便是在尋求主子的指示罷了!」。

在雙方僵持期間,我見旁邊有一個說普通話的中年女人,與一個香港中年男子在聊天,大約便是那個香港男子向那普通話女人講解這次遊行的目的,起因,和現在的情況。那女人聽得連連點頭,如果可以因此多影響一個人加入,那便真正的功德無量了。




在西邊街僵持了足有半個小時以上,當時我在西邊街干諾道西的街口近右邊,忽然左邊一陣騷動,有遊行人士終於無法忍受警方的拖字訣,選擇衝過警方的封鎖,使用干諾道西往中聯辦。一時間人群亂了起來,主要是在街口的數百人一下子動了起來。後面的人群沒有向前推撞,也沒有製造混亂。我當時身在街的右邊,旁邊是一家三口,年輕的父親抱著只得三四歲的小女孩,還有個懷孕的母親。人群大亂,警察急於手拉著手將遊行人士「迫退」,有些警察更差點撞倒那一家三口,極為危險。我與三四名遊行人士馬上走過去圍著那一家三口,邊高聲喝道「有大肚婆!有小朋友!小心!」。為了「執行任務」,警察的行為往往越過了界線,甚至不必要地使用武力同時過份緊張,實際上遊行人士自發維持的秩序效果更好。這時有遊行人士報稱被警察撞倒,跌在地上。遊行人士馬上自發組成人鏈,與警察對峙。

事實上,很多近年的「遊行衝突」不過是傳媒的刻板印象,也是公眾的誤解。遊行本來就是公民權利,首先為何要警方的「不反對通知書」?其次,這次遊行人數遠超預期,並不是在西區警署附近才忽然多人起來,而是起步時已知道人數眾多的。這樣也不一早「疏導交通」,而刻意阻攔遊行,有甚麼理據?刻意收窄示威區,封路,用這樣的技倆迫使市民因天熱而離開,這樣的戰術可謂卑鄙,將遊行先當成一件要消滅的「問題」,最終只會引火焚身。

當天是近年首次可以在中聯辦正門舉行的大型集會,很多參與的市民也不知道這一點,甚至也有人問「中聯辦究竟在哪?」,可見他們都只是為了悼念李旺陽而來的普通市民。

警察這樣的安排,長遠而言只會激發更多人上街,更多人懂得繞道,以至更懂得如何衝破警察不合理的防線。這正與「國策」吻合:維穩維穩,越維越不穩。

延伸閱讀:

20120610 – 哀悼李旺陽 聲討中共屠夫政權大遊行 (至正街段)

20120610 – 哀悼李旺陽 聲討中共屠夫政權大遊行 (正街至中聯辦)

悼念。致敬。聲討。突破 – Kursk

有圖有真相 – Tommyjonk

廣告

About 林非 - Astrophel Lim

離經誌
本篇發表於 易 經 - 時事評論。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One Response to 那天,我在現場 – 悼李旺陽遊行記

  1. 引用通告: Journey to the West 2012 | fongyun's Xanga Site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