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一同上街,生死存亡在此一線

(圖片來源: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317934338301001&set=a.104354546325649.7379.100002533122213&type=1&ref=nf

香港已經變得越來越陌生。

2012年,「回歸」剛剛十五年,香港就已經被催殘得人面全非。短短幾個月發生的事,已經將香港的基石連根拔起,香港的制度原來是如此脆弱。

當初靠打「僭建牌」成功抹黑對手的梁振英,今日同樣被人揭發住宅有僭建,可是香港人對此不聞不問,對梁振英的漫天謊話也毫無知覺,甚至覺得說謊那很正常,渾忘了當初社會如何追打唐英年,即使唐英年已清楚說明了來龍去脈。今日梁振英顛倒是非,將西九調查報告的「遺憾」說成「還他清白」,僭建風波又不停以謊話蓋謊話,但香港人仍舊無知無覺無痛無癢。

湖南義人李旺陽被中共謀殺,香港四名青年到湖南路祭被當地公安跟縱及無理拘留,向港府求助得到的回應是「報公安」。

青年泰歷,推鐵馬被控襲警,法官全盤採納警車內的警察證供一面之辭,重判泰歷入獄半年。

新政府政治任命,公然請前廣東政協作律政司司長,更請毫無公共行政經驗的孫德基作審計署署長,三年前捲入了雅佳涉嫌造數案,誠信有問題,而沒有公共行政經驗更是致命傷,最終收編了審計署,催毀了公務員體系。

羅范椒芬先是表示不會加入政府,梁振英又指羅范椒芬是時候退休,最後她竟入了行政會議。

胡錦濤來港訪問,沒有了解香港的民情,連假惺惺的落區與家訪也不做,直接躲在軍營裡複製一個小天安門廣場,在裡面閱軍。水馬處處,駕車車身有「平反六四」,留難,記者車,跟縱。記者開聲問六四問題,更竟被帶到一旁「問話」!

這是梁振英還未上台的香港,你還認得這個地方嗎?你還以為只要有錢有飯吃便可以嗎?

二零一二七一,齊上街,告訴全世界:香港我主場!

延伸閱讀:

Relgitsjg Gjstigler

我唔會偉大到話即使我唔同意你所講, 都誓死保護你發表意見既權利.

以德報怨, 何以報德?

比起 回歸以來那種暗啞底的新聞審查 同 自古以來既鳩劇 荼毒全港既市民, 今晚的算什么.

正如政府同保皇黨用 看似文明但實際暴力 的手段對付香港人, 我們只是上街行一下, 到中聯辦喊兩句口號, 三數人推下鐵馬, 又算什么.

沒有負起傳媒應有的責任, 還好意思投訴? 我敢寫包單, 即使同時有有線, now, 人類已無法停止佢滅亡既亞視, 甚至乎鳳凰衛視, 都唔會有人做得咁明顯.

不要怨. 要怨怨自己入錯公司跟錯大佬. 他朝有日禮義廉既高層係街度受傷求救, 我一定會埋去補多刀.

Men just following orders are not innocent. Go fuck yourselves.

【短片】《蘋果》記者問「六四」「太大聲」違規被查

政治性扣查記者
記協憤怒了 
2012年06月30日 (02:23 pm) / 最後更新: 2012年06月30日 (02:30 pm)

(資料圖片)
《蘋果》記者於國家主席胡錦濤,視察啟德郵輪碼頭期間,提問六四問題,被警員帶走查問。記者協會主席麥燕庭表示,憤怒及不能接受,指明顯踐踏新聞自由。

麥燕庭表示,記者履行合理合法的新聞採訪工作,不但得不到警方協助,甚至遭到阻撓。她指,為何現場其他記者同樣高呼問題,但卻只帶走提問六四的記者,要求警方交代。麥燕庭表示,會對警方的做法提出抗議。

被帶走的記者,當時是問胡錦濤有否聽到,香港人希望平反六四時,被警員以大聲擾亂秩序違規為理由,帶到一旁問話,直至胡錦濤離開碼頭後,記者才獲准離開。現場其他記者問警方為何帶走記者時,警方未有回應。

命令與良知:執法者的選擇
適中字型
較大字型
人權監察日前指出,二○○五年終審法院援引歐洲人權法庭的判例,確認警方有責任協助遊行集會順利進行,不容阻撓和打壓,但警方近年處理示威的手法,已違反這個指引。
七月一日下午,警方多次攔截遊行隊伍,阻礙前進,更有區議員目睹警員恐嚇遊行人士。七月二日凌晨,警方將靜坐示威者扣上手銬,拳打手無寸鐵的人,用胡椒噴霧猛噴示威者的眼睛,拘捕記者,驅逐人權監察員。七月十三日晚上,三位長者在遊行往禮賓府途中要求離隊如廁,警察竟以「要請示上級安排」不予放行。

「服從」非抗辯理由
《警察通例》要求警方須盡量配合傳媒的採訪工作;《約翰奈斯堡原則》列明警方設立禁區時不應驅逐人權監察員;聯合國《人權捍衞者宣言》則明言政府有責任和義務保護人權自由。顯然,警方對示威者採取鐵腕手段,不但牴觸《警察通例》,侵犯基本人權,還違反了國際公約。
有言執法者只是奉命行事,毋須承擔責任,對此,國際社會其實早有公論。
二戰後,紐倫堡國際軍事法庭進行軍事審判。納粹分子以「服從長官、服膺德意志法律」為屠殺行為抗辯,惟法庭指服從軍令並非殺人理據,多名戰犯被判絞刑。及後聯合國按紐倫堡審判的法律依據編訂「紐倫堡原則」,當中第四條列明:「在允許作出道德抉擇的情況下,任何人以服從政府或上級的命令行事,並不能豁免其在國際法中應負的責任。」明示「服從上級命令」並非可接受的抗辯理由。納粹屠殺猶太人,就是服膺政府法令的反人道罪行,即使執行者只是聽命上級,仍須負上自身的道德責任。
人民藉遊行集會表達意見,只為追求公義,並非與警為敵。當極權政府專橫跋扈,人民苦無出路,惟有以激烈行動來喚醒大眾,反抗霸權。示威者不是暴徒罪犯,不應加以侮辱或傷害,但當八十多歲的長者也被扣上手銬,和平靜坐的人被打至傷痕纍纍,「處理示威者」變為侵犯人權甚至違反國際公約的任務,執行者實難逃道德和違法執法的責任。
一九九二年,一名曾駐守柏林圍牆的前東德士兵,因射殺試圖攀越圍牆的逃亡者,被判三年半徒刑,此乃著名的「柏林圍牆射殺案」。裁決理據是上級命令未必正確,士兵雖是執行命令,但當明知唾棄暴政追求自由的人是無辜,射殺就是有罪。當法令和良知有衝突時,良知就是最高的行為準則,不是法令。一個曾駐守邊境的前東德人認同判決:「你不能不開槍,但你可以選擇射不中。」
在上級命令與良知道德之間,執法者其實是可以選擇的。

祖兒
自由撰稿人

祖兒

伍家謙 · 9,734 like this
41 minutes ago via mobile ·
意大利前鋒巴洛迪利說:"When I score, I don’t celebrate because it’s my job. When a postman delivers letters, does he celebrate?"球員和郵差,亦不應因入球和送信而被警察帶走的,對不對?

廣告

About 林非 - Astrophel Lim

離經誌
本篇發表於 Uncategorized, 易 經 - 時事評論。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One Response to 七一同上街,生死存亡在此一線

  1. 引用通告: 七一同上街,生死存亡在此一線 | 輔仁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