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和理非,實是空白廢

來源: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325899660827556&set=a.123433897740801.31709.100002225752349&type=1&ref=nf

香港人很喜歡說「和平」、「理性」、「非暴力」,近年社會越來越躁動不安,一方面越來越多市民對此感到焦躁失望,另一方面也有很多市民認為爭取改變的人是暴徒,暴民,藉著傳媒捕捉的各種衝擊畫面,認定爭取改變的人不過是在搗亂。傳媒天性追踪鮮明的畫面,香港人卻很缺乏思考背後來龍去脈的能力,容易受表象擺佈而遽下定論。

七一遊行後,一張警車被遊行人士標語貼得滿滿的相片在網絡傳開來,很多人因此下定論說遊行很暴力,警察很無辜云云。警車被遊行人士貼滿標語,固然無奈,但落得今日不得人心的田地,是因為警察濫權,胡亂鎮壓示威者,處理遊行又加諸各種毫無需要的阻攔。誠然那是警隊高層的方針政策,但前線的警員既然執行了這樣的指令,就無可避免要一同負上責任。同時,遊行人士貼標語的方式,有損害警車了嗎?這種發洩的方式真的「暴力」嗎?相比之下,警察無端設限,處處阻攔的處理遊行方法,只不過是包上一層文明的外衣,但裡面橫蠻無理的暴力,香港人卻似看也看不見。這是典型的一目之蔽不見輿薪。

來源:https://www.facebook.com/JL.syut/posts/441715509192851

另一幅七一遊行後的相片,是一個清潔工辛酸的背影。很多香港人就此起了惻隱之心了,那些製造垃圾的「暴民」「暴徒」亂拋垃圾的行為簡直比燒殺搶掠更可恥了,更令人羞愧了。但是當晚留下幫忙清理的景象沒有了,那條遊行路線上,因為警方急於重開行車線,所以急急忙忙地就趕走了集會人士。

Adrian Lu: 呢個位係西環中聯辦後門(電車路果邊)影向水街方向.

睇左咁多版,肯定個個71當晚都唔響現場,唔知情況就勁吹。

果晚社民連去中聯辦正門示威,後門就係人力。人力佔據左成條路,撒到一地溪錢,玩到10:30基本上教主已經做緊總結,示威者都無乜士氣,開始收旗,路上面有示威者嘗試用咭紙掃返啲溪錢。但溪錢俾風吹散左,效果不大。

跟住近11:00突然間灑左陣大雨,主席宣布散場,個個好狼狽咁由路中心退返行人路避雨。場面落左5分鐘溪錢亦已經濕曬癡住塊地,差佬見d人散曬,亦操入場移走路障,10分鐘後已經通返車,咁既情況下根本無機會返上路中心掃地。

睇過遊行新聞都知,差佬係會用幾架警車同人牆壓住遊行龍尾,—方面防止示威者倒後行,—方面逼示威者行快d, 人牆之後就係掃街車, 垃圾車,掃完就即時開路通車.
(中聯辦外係集會,唔係遊行,難以預計完結時間,食環唔會同你standby到深夜,只有第二日—早掃)

差佬既責任係逼你盡快完事通車,所以要求遊行人仕掃街執垃圾根本不設實際,因為差佬唔會俾時間你咁做

總結樓主應該係唔了解香港遊行情況既5毛,影相果個本身係中聯辦員工都唔定(公眾假期咁有雅興—大早入西環影靚相 ),旨在抹黑遊行人仕。

一事兩面。亂拋垃圾是暴民,那清理現場的呢?那究竟七一遊行是不是暴民燒殺搶掠的遊樂場?

更重要的問題,其實有沒有亂拋垃圾,有沒有將標語插到警車上面,都不過是「表象」,重要的是,這些「表象」究竟折射出一個甚麼的社會環境,當中想傳達的是甚麼思想和理念?香港人的愚昧,就在於被表象的繁文縟節迷惑,完全迷失在各種表面的形式上,無法觸及任何問題的本質。因此香港人的自由、民主、人權概念不過是葉公好龍而已。看到警車被插滿標語覺得很暴力,卻看不到警方借公權力堂而皇之打壓遊行扼殺自由的暴力,被警方「維持秩序」的循詞迷惑得連基本自由也就此失去;只看到街上有垃圾就搖頭嘆息那是暴民,實際上究竟暴民是甚麼也說不上來。亂拋垃圾也成暴民,那衝紅燈算不算暴民?

於是整個社會沉淪在包裝上,形式上的「禮貌」,而迷失了本質。所以黎棟國可以說「因為有警告才噴胡椒噴霧,所以做法很合理」。問題根本不出在有沒有警告,而是有沒有必要用武力,有沒有必要用這個程度的武力?示威區被重重的水馬圍著,水馬又斷無被衝破的危險(即使衝破了還有幾道防線,當天的「示威區」完全確保示威對象胡錦濤完全看不見聽不到感受不到示威,本身這種「示威區」的意義何在?),有必要噴噴霧嗎?再者,胡椒噴霧的體積大如滅火筒,竟也說是「同等武力」?那開信刀跟開山刀又是否「大家都是刀」所以是同等武力?借用公權力去破壞自由,竟然完全不受譴責,甚至得到香港人的讚賞,同時示威者的表達自由被剝奪,反倒成了「暴民」。

究竟甚麼是暴力?借用公權力作惡,剝奪表達自由,這樣的暴力更加可怕,會翻天覆地的毀滅社會。示威者的聲音大,就被認為是暴力,但建構一個不公平的制度,玩弄語言轉移視線掩飾扼殺手段的,就被認為很正當?向胡錦濤發問的記者,因為「沒有禮貌」被人認為是「活該」,被警察認為「太大聲」而問話,那胡錦濤有回應記者的問題嗎?記者的問題本身問得錯嗎?香港人就囿於「太大聲」「沒禮貌」,竟致完全迷失在語言的迷幛裡。

所以梁振英那套愚民技巧,香港人十分受落,明明白紙黑字寫明的「遺憾」,可以解讀成「還我清白」,明明自己明知僭建又用僭建抹黑對手,到頭來竟然一句「疏忽」了事。國民教育教材,浸會大學編寫一套完全只看黨校教材而成的唱紅書,內裡一點也沒有觸及爛到入心的各種體制和文化問題,還曲解各種定義,那些編寫的校長、學者還振振有詞,甚至委屈地說別人不給自由。

不禁感嘆,在內地曾轟動一時的楊佳案,楊佳雖然有罪,但社會上也有不少人因此反思制度暴力之下一個小小的個體該如何自處,警醒制度暴力的可怕。放諸香港,大家安坐家中看電視台剪輯的「暴徒的一生」節目,卻也許只會罵幾句殺人很不對,殺人太暴力的說話,然後等待肥皂劇開場。

下跪向主子乞求是很有禮貌的,叩頭上奏是很和平理性的,這種表達的方式也許最合高舉「和平理性非暴力」的香港人口味,反正香港人也不明白甚麼叫平等自由,甚麼樣的平等關係下才會談禮貌。平等的關係就是最基本的禮,不平等的關係,被欺壓的人要「禮貌」地迎合欺壓者,不過是仍然跪著的奴隸。香港人說到底只有民主自由人權的皮囊,皮囊下是一堆空洞的夢囈,入夜前仍不停嘮叨著「和平理性非暴力,和平理性非暴力……」

附錄:

Relgitsjg Gjstigler shared Lily Ma’s photo.
July 3 at 12:18am ·
我好記得, 五六年前某個平安夜, 尖沙咀封左路, 係金馬倫道屈臣底對出停左架鐵馬.

當日普天同慶, 好多人行埋去鐵馬度影相. 大家都覺得呢D機會平時好少有.

平時惡到仆街既鐵馬阿蛇都笑笑口, 行埋一邊, 由得大家影.

大家好開心咁影, 但係無人敢掂架鐵馬. 無. 一個都冇. 最多只係作狀扮開車. 大家知道鐵馬係差人既工具, 地位某程度上等同警槍. 比你影係大家合皮, 你唔好掂. 掂左可能好大鑊.

從心底大家係好尊重差佬呢個行業.

呢個係五六年前既事.

——–

去返張圖.

我想講一句. 打份工唔係大撚晒. 如果你話個差人好慘, 因為佢都只不過係打份工, 噴胡椒噴霧, 阻住遊行, 夾走蘋果記者, 用手禁住攝影機, 抬走64T-shirt 男都係接屙打做野. 其實咁第一件事, 你應該unfriend我.

我無份插旗, 但同意呢種做法. 因為大家唔係唔鍾意個個差佬, 而係唔鍾意差佬變質, 唔鍾意佢地似公安. 你估如果曾偉雄係灣仔, 佢過唔過到七月一號? 問題係大家無得向佢發洩. 莫講話你見唔到佢真人, 你睇下夾蘋果個差佬個樣幾咁得戚? 我就唔撚明D記者點可以忍得住手唔打鳩佢.

係呀, 鐵馬個差佬係好慘 – 如果發生係五六年前.

仲有, 係你unfriend 我之前, 記住記住記住記住記住你千祈唔好再屌鳩任何一個政府官員, 起碼係三司十二局 – 包括保安局局長黎楝國. 因為, 佢地只係接特首屙打做野.

不過你都唔可以鬧特首, 包括去左既曾蔭權, 同埋而家既梁振英. 因為一國兩制已經無左, 佢地只係接西環order 做事. 曾蔭權講到明係打個份工之嘛, 佢接受班大孖沙食餐飯, 都係份內工作. 嘈乜? 仲想點?

不過你都唔可以鬧西環班人, 因為西環班人係聽北京指示做事. 西環班人都係打份工啫, 已經要離鄉別井去到香港返工咧.

不過你都唔可以鬧北京班人. 因為掌管港澳事務既其實係習近平. 北京班人都係打份工啫. 喂, 你知唔知北京冬天幾撚冬?

不過你都唔可以鬧習總. 因為習總…其實都(暫時) 話唔到事, 都係聽胡溫屙打做野. 胡溫玩政治, 雜總都仲未出世. 佢只係細路一名, 話唔到事.

不過你都唔可以鬧胡溫. 因為胡溫, 係江朱禪讓. 佢地係打份工, 幫人統治大陸 (有傳說話佢地係中國人民有份選出黎).

哎呀, 乜一層層推上去原來無人需要負責.

最後一句, 大家以後打去customer service, 記住客氣D. 理由同上.

作為團隊既一份子, 掛住個名, 做既一舉一動並非僅代表你自己, 而係代表整個團隊, 整個系統. 所以當差人抬起六四t-shirt 男既時候, 佢並唔係侮辱/出賣左自己既人格(if any), 而係將整個警隊既專業同獨立性典當. 當曾蔭權做出侮辱香港清廉既形象, 佢摧毀既並唔單止係自己僅有既清譽, 而係整個政府及公務團隊既廉潔.

一將無能, 累死三軍.

呢個世界係無唔關你事呢樣野. 要怪只好怪你有D不知所謂既同袍, 要怨只好怨你有D不知廉恥既老闆. 如果個團隊俾人印象咁差, 而你繼續與佢為伍, admit this : you are part of it.

Men just following orders are not innocent. Go fuck yourselves.

延伸閱讀:

擁有民主之前,恕我無禮 – 有種美德叫有種

2012-6-30 我去了遊行 但我不是暴民 – 輔仁媒體

廣告

About 林非 - Astrophel Lim

離經誌
本篇發表於 易 經 - 時事評論。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