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國民教育 正社會視聽

教協在反對國民教育一事上進退失據,反應遲緩,身為行內最具影響力的組織,在這事上卻乏善足陳,坐失良機。直到今天,仍然表示:

「教協一向支持國民教育,但這種國民教育必須是基於全面認識,鼓勵獨立思考的教育。我們反對一切形式的洗腦、灌輸。」

的確,「認識大陸」是香港幾十年來青年的其中一個重要目標。不管是六七十年代的關中認社,到今天一大班在上者叫學生快快跟從大陸一切價值觀,也說得上是「認識大陸」。教協代表的上一代組織力量,提倡的這套認識大陸,口號叫了幾十年,最終卻落得被騎劫的下場。如同香港社會很多其他詭辯一樣,變成了用優美言辭行醜惡之事的遮醜布。這就像不說粗口的功能組別,斯文理性的分組點票一樣,高舉一個美麗的詞語用來掩藏內裡醜惡的本質,玩名實不符的把戲。

事情發展到今天,即使真如教協所言,「必也正名乎」改名做「德育及公民教育」,最終仍是行今日所見的「國民教育」之實,教協之迂腐莫過於此,今天教協尚且不能帶起討論,竟要靠一班十多歲少年引領,他日官員偷樑換柱,將今天所謂「國民教育」悉數移到「德育及公民教育」內,如之奈何?指望老化僵硬的教協詐屍而起奮力還擊?

正如2003年政府欲推23條立法一樣,23條立法,如果在一個民主憲政的國家,三權分立,憲法保障人權,政府民主產生,又有實際需要,社會確可以公開討論。但缺乏種種條件下官員卻再三凌空邏輯跳躍強行推23條。

今天國民教育也一樣,市民應做的是全面喝停,而非溫吞地慢慢說甚麼道理,中間缺失的要素太多,一旦給任何空位予官員,官員必然乘勢而上,先騙你開門開綠燈,入了屋上了床便獸性畢露。這也是吳克儉「接見」關注組的真正原因,拉攏少數硬說是多數,然後抹黑反對的聲音再置若罔聞。看看官員如何睜眼說謊,明明過半數市民反對也可硬說成是多數人贊成。

策略上我們不能讓這個政府有任何空位可偷可走,最終政府問責的不是市民,而是躲在暗處的西環,因此表面上所有聆聽民意的動作,最終也不會兌現或者實行,因為市民根本沒有選票去制約政府的行為。故此市民對於國民教育,只能是完全喝停,留下任何尾巴也只會讓西環得逞。想想過去幾年,種種「國民教育」的洗腦教材,「小先鋒」活動早已打入學校,在市民眼皮底下而社會無知無覺。

今天三點,維園見。

延伸閱讀:

反對洗腦式教材 撤回國民教育科 – 教協

王志民稱推行國民教育為正常事 – 有線新聞

游清源:一定要留意新聞片段裏,國民教育促進會主席姜玉堆的一番話。

姜玉堆如是說:「我本人覺得,如果腦袋真是有問題,真是要去洗一洗,好像我們的衣服有問題,骯髒了都要洗,就像腎病都要洗腎。不過,這些人首先要洗洗腦才真啊,可?」
資料顯示,本身是東區區議員的姜玉堆,屬福建幫,1994年區議會選舉期間,被廉署控以串謀訛騙選舉事務處及慫恿他人在選民登記表格上填報虛假地址,罪名成立,被判入獄3個月、緩刑兩年(其騰出空缺,其後於1996年4月由同屬福建幫的蔡素玉補上)。
一個罪犯竟然可以做國民教育大旗手,試問狗口怎樣可以長出象牙,人民公敵怎樣可以扮演人民英雄?
他還大言炎炎要洗反對者的腦袋,這個社會還有什麼不可以?

國民教育帶來的所謂內耗 – Johncoal

反國民教育常見問題(FAQ) – Kursk

廣告

About 林非 - Astrophel Lim

離經誌
本篇發表於 易 經 - 時事評論。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2 Responses to 反國民教育 正社會視聽

  1. 引用通告: 宣統內閣制謊稱立憲 政府委員會力圖瞞騙 | 離經誌

  2. 引用通告: 宣統內閣制謊稱立憲 政府委員會力圖瞞騙 | 輔仁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