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我寄信,而你無言

[生活 . 鳩o翕 – facebook 限定版] – Relgitsjg

「我感到憂慮的,不是香港的自主權會被北京剝奪,而是這項權利會一點一滴地斷送在香港某些人手裏。」

– 彭定康‧1996

有些時候我覺得史兄是一個比我悲觀的人,如他對婚姻便很悲觀。他有時有種很現實的殘酷,源自透徹的觀察,往往得出一些很殘酷但很真實,你無法反駁的結論。但有時候他又會做一些很熱血很率直的行為,例如這個。自問我真的沒有這樣做的動力。

不是說我對國民教育沒感覺,更不是說我對母校沒感覺,但很奇妙的,我之前連去了解一下母校下學年(或未來三數年)會否推行國民教育也沒有。或者很大程度上我已經對我的同學心淡,大家是朋友,就只限於大家風花雪月。這個心淡不是形容我們的關係,我仍然很喜歡跟他們聚首,很喜歡看見他們。只是我寧可選擇避開這一個話題。

不是說他們不熱中社會、時事、母校,只是我有種莫名的抗拒感,寧可隱藏自己的「政治取向」──即使,反對國民教育,其實遠談不上甚麼「政治」,頂多是「港式政治」,即是泛政治,明明很簡單的事,蓋頂「政治化」的帽子,就成了不可言傳只能意會的伏地魔。

我的母校是很「殖民地」風格的學校,當年的師兄和同學,熱心政治熱心社會的其實不在少數,當了政務官的固然不在少數,也有人曾是撐高鐵聯盟的發起人,或者自由黨的新星。這是我們母校的人參與社會與政治的方法。這當中沒有對錯可言,純粹是思想上的一種選擇。當你人生的第一份工作便月入四五萬元,你是這個制度的既得勝利者,得益者,這個制度和思想滋養你,你便很難看到制度的種種問題。這不是你的錯,當你沒見過黑天鵝,認為世上沒有黑天鵝是很合理的。

這是籠罩在對錯黑白,基本邏輯上的一層迷霧,與他們討論一些社會的問題時,大家不同理念下變得很難理解。簡單來說他們上一代已經是衣食無憂的中產小康,父執輩也許也經歷過辛苦才能爬到今天的位置,信奉的是努力便有出頭天的哲學,他們不可能明白底層掙扎求存的殘酷,如何二十多年一星期七天工作不停,一天工作近二十小時只賺得二百元的感覺又是怎樣。這是在他們世界以外的東西,就像要求他們畫出外星人的樣子一樣毫無頭緒。

到最後竟致國民教育這回事也變得不那麼黑白分明似的,我無疑認為國民教育是有害的,遺毒後世的,但遇上抱著相反理念的人,我又能怎樣呢?更甚的,或者他們不是贊成,卻也不反對,總之是無知無覺的一種混沌狀態,帝力於我何有焉,國教於我何害哉?我又能憑甚麼去說服誰呢?

我不聯署,我只是靜靜的,默默的做我認為我該做的事。

立即行動,一人一信:

國民教育家長關注組一人一信運動:http://parentsconcern.hk/one-person-one-letter/

附錄:

[生活 . 鳩o翕 – facebook 限定版]Relgitsjg

我不是沉默的大多數.

大家請支持國民教育家長關注組, 一人一信大行動.

http://parentsconcern.hk/one-person-one-letter/

(這些信背後有個故事, 明天補返.)

———

因為國教家長關注組 “一人一信計劃", 屎忽痕乽想寄一封信去中學. 根據關注組的樣本信, 修改了一下, 再找兩個懂中文的朋友作出了修改, 於是寫成了下面那封信.

https://docs.google.com/open?id=0B8geWq9yUsVRNElIS19JTW1KMnc

我另一個平衡時空的facebook – 即那個不會出現六四, 不會有國教, 不會有選舉論壇精華的本尊facebook, 有七八十個中學同學. 於是問一下有沒有人想聯署.

我的想法是這樣 : 許多中學同學已經結婚生仔, 也許一些關心時事的. 我想, 無論如何總有人會反對國教科; 而且信已經準備寫好, 只要大家肯首就成, 邊際成本是零 – 這是我平生想像到最有效率, 最簡單表達意見方法.

屌你, 七一都話要熱下. 而家俾個名就叫做左好事…

——–

於是在facebook, 發了下面那個訊息俾我既舊同學 :

“我知我好少搵你地.

廢話少講, 我希望90年代入讀既舊生可以聯名寫封信俾校長及每位老師, 要求停止推行國民教育科.

封信我係根據 “一人一信運動" 封樣本改既, 我搵緊朋友執緊. 最個內容可能會有少少唔同, 但相信不遠矣.

如果你想聯署, 好簡單, 俾你個英文名我, 同埋你入學既學號. 即係例如 relgitsjg (xxxxx).

如果你唔想, 無問題, 呢個係個人意願. 請當無收過呢封信. 先謝.

呢個行動無政治背景, 無政治目的, 乜野都冇. 如果你覺得有添記既朋友會加入聯署, 歡迎你將呢個message 俾佢."

——–

發訊息要多說一點. 因為中學同學有七八十人, 一次過發, 只要其中一個回, 其他人都會收到; 如果十個回, 中間會產生大量facebook message. 一 . 定 . 煩 . 死 . 好 . 多 . 人. 同埋我多人會憎死我.

於是將同學分成四組, 文理商各一組, 還有一組是與最稔熟的中學同學 :

– 我是來自文科班, 但與那些女生不怎稔熟 (不過, 據聞曾有一張班相, 裏面三十個女生我泡過十個). 發訊息個刻有點後悔當年係咁亂溝女, 女人係可以因為小事而壞左大事. 不過你諗真D, 而家有班麻甩佬幾下歲, 因為你支持候選人A, 我支持候選人B係facebook 度鬧黎鬧去, 其實都係一撚樣小器同風趣.

– 理科班曾經有些好友, 裏面有些人初中也與我同班;

– 商科班的同學, 熟的也有一兩個, 但好些人已經結婚生仔. 除此之外, 有好幾個我畢業後都冇見過佢地或者傾過計. 真係見到面都講唔出個名.

一般來說, 成績好既同學, 都去讀理科班. 死蠢但有股蠻力讀書的 (如我) 就會去讀文科. 不太想讀書, 或者無諗過讀書既同學, 就會去讀商科. 揀科的故事, 寫過一次了

(https://www.facebook.com/notes/relgitsjg-gjstigler/%E9%82%A3%E5%B9%B4%E9%81%B8%E7%A7%91%E7%9A%84%E6%95%85%E4%BA%8B/297360583696465

– 最後的訊息是發給稔熟那些中學同學. 我十分肯定他們會支持 : 稔熟是一個原因, 而事實上這些同學好幾個上次7.29也有去行.

– 發出四個訊息後, 發覺有漏網之魚, 文理商也有些同學漏了. 於是發了第五個訊息.

——————

點算了一次, 五個訊息共發了給約70個同學. 雖然聯署係一個咁撚低成平既方法, 我也不敢太大期望 – 只要有20-30 個舊同學肯首, 這已是很好了.

發出訊息後, 與我最稔熟那些, 很快已經全數回覆 – 十多位. 其中一個是我寫了一整個系列屌鳩佢既區先生, “whatsapp 奇遇記" (http://relgitsjg.xanga.com/755480569/item/). 當然佢唔知我寫過呢篇文. 另外還有一位朋友找來同校的妹妹加入.

另外四組訊息, 最快回的, 是我一位認識了廿五年的小學同學+中學的商科班同學. 無錯, 係廿五年. 以前住同一區, 加上中學小學都同校, 所以好熟. 大學時候經常相約出來飲酒. 後來我搬屋, 才有點疏遠. 但同佢識左廿五年, 我想他是信我, 所以支持.

呢位朋友係屬於商科班. 可能因為有人打開左個頭, 接著商科班的朋友也遂一回覆. 商科班既同學, 好快有大概10個回左.

—————

文科班, 也不知道是否年青時溝女溝得過火. 訊息一直沒有人回. 不過, 有兩個朋友私下回訊息給我, 說會加入聯署. 其中, 中學時是我的女朋友. 她家庭背景有點複雜, 需要社工輔導; 今天居然當起社工來. 除此以外再沒有人回覆.

理科班呢. 那些在校內成績最好的同學呢. 等了三天,

一 . 個 . 也 . 沒 . 有 . 回 .

————

這是一個令我非常震驚的結果.

於是我發了兩個whatsapp 給我稔熟的理科班同學. 兩個也答應, 其中一個說其實已經係facebook回覆了.

大驚. 我以為是facebook 那個message 系統有問題, 有人回了而我沒有收到. 於是我再逐一向理科班的同學再發一個訊息, 內容是說系統有問題, 希望大家再回覆一次. 我想, 若你想聯署, 再回一次訊息也是十分輕易的事.

結果還是一個也沒有.

後來我發現第一個發給理科班同學的訊息, 根本沒有問題.

沒有回覆, 就是沒有回覆.

————

最後我得到三十多位同學的聯署, 算是超標了.

與其中一位同學在whatsapp 談到這件事. 她提到文科理科班同學不回, 可能是因為欠缺羊群心理. 商科班的同學回覆率這樣高, 可能是因為有人首先回. 以香港人這種執輸行頭慘過敗家既心態, 這有可能.

不過, 當第五條訊息 – 即漏網之魚那個 – 也有兩個商科班同學回覆時, 我傾向不相信羊群心理這套. 文科理科班的同學是唔撚buy 這東西了. 當中還有些是教師, 真令人有點擔心.

當然, 我一早無預過所有人會參加, 這是他人的自由及權利, 人家不參加, 不能怨恨.

相反, 我十分多謝每一位肯聯署的朋友.

————

信, 我不是用電郵方法寄的. 是hard copy. 我還準備了四十多封, 給教過我們, 而仍在任教的老師.

故事還沒完結.

大家見到既呢張相, 我有貼係平衡時空的facebook 度. 起碼我要向肯聯署既朋友交待一下 : 屌你老母我有做野嫁.

無論貼係呢度, 或者貼去另一個戶口, 並唔係要話俾人聽我威, 我有出力. 我只係覺得呢件事係對, 係正確. 正確既事, 應該去做.

呢件並唔係什么偉大既事, 值得我去張揚; 呢件只係好小既事, 人人都可以去做.

我覺得大家唔好去完 7.29, 就當國教件事完左. 係未嫁!

貼左張相之後, 有部份聯署既同學like 左張相.

另外有兩個我發左兩次message 俾佢, 但佢無回無支持既同學, 都like 左.

我屌你老母.

你唔聯署, 我無乜所謂.

但人唔能夠無恥至此.

你唔撚支持, like 乜撚?

返屋企like 你老母拉仆街.

———-

當然, 讀書最好個班, 回覆率最低; 成績無咁好那些, 最熱衷. 當中可以有很多解讀, 也可能有好多原因 (無玩facebook, 佢地可能自己有個聯署etc.).

我記得彭定康係最後一份施政報告, 有以下的一番話 :

「我感到憂慮的,不是香港的自主權會被北京剝奪,而是這項權利會一點一滴地斷送在香港某些人手裏。」

我想, 斷送在某些香港人手裏的, 恐怕不止自主權.

———-

如果大家真係想停止推行國民教育, 請支持一人一信行動.

http://parentsconcern.hk/one-person-one-letter/

(另外, 這篇文章不會放係xanga)

廣告

About 林非 - Astrophel Lim

離經誌
本篇發表於 起居注 - 生活隨話, 易 經 - 時事評論。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