振英束手 林鄭覬覦

上水站水貨客肆虐,令上水居民大感不便,忍無可忍之下終於發起「光復上水」行動,連續數天示威抗議水貨客嚴重影響環境以至民生。水貨客肆虐已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但不滿引爆成示威,政府才如夢初醒,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又成立甚麼「跨部門工作小組」,風風火火地找來三個政策局,八個政府部門,嚴肅地開了一輪會之後,高調公佈六項措施以處理水貨客問題。

林鄭這次的處理手法,令人啞然,搖頭嘆息。上水水貨客肆虐,是一個管理問題,執法問題,並非一個政策問題。而林鄭高調的處理手法,只是搶佔高地,收買人心,欲借「處事果斷」的形象,鞏固她 「好打得」的名聲,藉此 「立功」提升民望。既然在政治上、大政策上一無建樹,便借這些簡單的管理問題搶分。這些原本是各個部門加強執法,或者由部門內部指引即可解決的問題,偏偏由文官之首的政務司司長搶來做,只會架空了部門的自我決策能力,微管理下事必躬親,甚麼事也要政務司司長去處理,顯示的不是政府重視事情,而是顯示政府施政混亂,各部門之間和部門與政策局的肌理被破壞,只靠長官意志臨時拉雜成軍。

而光復上水站只是事件的表徵,是中港矛盾的外延。如果要從政策方面入手解決,應該從這個角度去解讀光復上水行動,瞄準背後根源改變政策的方向,例如制定政策時考慮更多本地香港人的利益,回應香港人對生活質素因大陸文化入侵而下降的憂慮。

因此,當林鄭一方面破壞部門的自理能力,割去部門自決行政方針能力,實際上就是以香港公務員團隊的行政聲譽去換自己的民望,同時掩飾政策上的傾斜和無能。這無疑是飲鴆止渴,最終賠上的是公共行政機關的聲譽。

再者,林鄭此舉,除了架空了部門的獨立行政能力,也是架空了梁振英,顯示以政務司司長之力,才能如臂使指地集合眾多部門去行動,當中絲毫不見梁振英的影子。在水貨客問題上,梁振英比林鄭更希望贏得民望,因為政治灰色地帶很少,如上所述,其實僅是一個管理問題而已。但梁振英竟然鬧出與行政署口徑不一的笑話,明明去了視察,順道為民建聯加分,卻連下屬也不知情,而梁振英來不及出招,林鄭就已以快打慢,以熟打生搶先一步公佈「六項措施」,梁振英與林鄭後來又加上「要求中央處理」,實際上又挑起香港人的反感,加深梁振英「兒皇帝」的無能形象:連小事至此也要中央介入,特區政府是做甚麼的?

梁振英上台未滿三月,已是禍事頻生,梁振英在在顯示他對於公共行政一竅不通,自上而下長官意志壓過一切就自以為得令,殊不知這樣未經深思熟慮,「諗到一項推出一項」的「政策」只是小格局小手小腳「措施」而非真正「政策」,由所謂「梁十招」原來是推出一幅地便當一招,到「林鄭六式」原來只是不同部門加強執行原有法律,除了可見梁振英的無能外,也逐漸看到林鄭的野心。林鄭明顯欲建立一個「第二權力核心」,林鄭與梁振英兩人皆是「微管理」的表表者,事事躬親事事專斷事事成禍,林鄭卻贏在熟悉行政架構,似乎這個首輔隨時準備好,一旦有甚麼突變,即可隨時取而代之,現時急於在真正老闆面前表現自己,急色得就像一個十九歲的少年一樣。

廣告

About 林非 - Astrophel Lim

離經誌
本篇發表於 易 經 - 時事評論。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