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一二

「首 先 是 攻 擊 社 運 者 想 爭 奪 勝 利 者 的 位 置 , 不 斷 指 摘 社 運 失 敗 , 又 吹 噓 自 己 的 成 功 、 梁 振 英 如 何 有 反 應 等 等 , 這 是 前 所 未 見 的 。 追 尋 理 想 者 , 往 往 少 談 勝 利 , 因 為 對 公 義 應 是 無 盡 的 追 尋 , 一 旦 聲 稱 達 到 , 便 陷 入 烏 托 邦 式 的 迷 失 。 」

近期攻擊「社運人」「失敗」的,不是指他們做的事後來沒有帶來影響,也不是指他們的後續沒有默默耕耘之功,即如朱凱迪的土地理念,甚至他們搞的「八十後社會大學」,其實也是持續耕耘的表表者。他們「失敗」的地方,是在於很喜歡將一場社會運動,在原來目標失敗之後,顧左右言他地說這是成功,但那些「成功」的因素其實根本是「副作用」,因此根本不應拿來自我感覺良好地說那是成功。這就像一個學生考試前立志要取得100分,考試出來只得50分,然後說自己考試裡學到很多答題技巧,這次考試已經很成功一樣自欺欺人。

進而談到所謂「對 公 義 應 是 無 盡 的 追 尋」更屬胡扯,無盡的追尋當指一個崇高的理想只能叫人一直前奔,這個終點確實是在無限遠處的奇點,但是在這條路上有一些「Check points」是可以叫人把持掌握的,這些便是各社會運動應要達到的「階段性」目標。放諸以往,假如說我們的「公義目標」是「平等、自由、開放」,那不代表我們隨便上上街叫叫口號,派派傳單,辦辦講座便已了,諸如七零年代的「中文運動」,是經過上述的行動,達致「中文成為法定語文」的結果,而這個結果是體現了「公義目標」的一個「階段性指標」,豈能就此虛化社會運動?太令人失望。

廣告

About 林非 - Astrophel Lim

離經誌
本篇發表於 易 經 - 時事評論。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