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佈人間的毒針

Person Having Needle Poked in Arm

DR 毒針事件,震驚香港人,案情之可怖,匪夷所思,大家對於所謂「醫學美容」更是奮筆疾書,對引入「療程」的周向榮固然是深痛惡絕,對為甚麼有人如此愚昧,亦感扼腕。

這次毒針事件,除了以上的視角外,我亦感到深入骨殖的無奈,一種黏稠的黑色的苦澀。事件曝光,大家才知道原來那麼多中年女士會花費幾十萬去「美容」,以天價去做這些正常想想也覺得很大風險的「療程」。她們一點也不缺錢,外貌也本來沒有甚麼缺憾,仍然要去美容,大概只是為了滿足心靈上的需要,以至將美容當成一種心理上的補償和寄託。這些受害人花得起幾十萬去美容,肯定都不缺錢,但背後這種心態,卻彷彿是寂寞孤冷的寫照。她們的家人更往往不知道她們做這些「美容療程」,「美容」彷彿是用來定義她們生命意義似的。這樣的人生,可憐,但更可悲。人生的目標是甚麼?名利愛欲?人生的意義是甚麼?人生的寄託是甚麼?

幾個受害人之中,其中一位茶餐廳東主的妻子,最年輕的一位已因敗血症去世,但仍然留院的另外幾位,也許受的苦更多。敗血症細菌入血,手腳等血氣運行較弱的地方已經全部變黑,據稱很可能要截肢保命。截‧肢‧保‧命,這樣一來又有何生趣?痛快了結也許是另類的一種黑色的解脫。即使拾回一條命,五臟六腑也已五癆七傷,今後肯定病痛纏身,到死方止。為了想變得更美麗,為了活得更健康,也為了自己快樂一些,作了一個小小的、錯誤的決定,何以天道若此,竟要人受此嚴懲?這些受害人無疑是愚昧了一點,但立心並無不良,也沒有做過甚麼了不得的壞事,何以要失去生命,又何以要失去四肢叫人生不如死?如果真有天理循環這回事,那似乎只能祈求宗教上超脫現世的平衡是確然存在的了。

親手打下毒針的是個很年輕的醫生,出事前幹這行有廿萬一個月。相比起同級的同學,出事之前可謂風光無限,比起在醫院苦撐的同學要輕鬆得多,賺錢容易得多。出了事之後大家當然會振振而談醫德,但設身處地去想,讀了六年醫科連實習,然後選擇專科道路的話,意味着要多讀七年,考無數的試,才能當上專科醫生,否則便很可能終其一生也只是個專開止痛藥的小小醫生。相比之下,幫人做美容生意賺的錢多很多,又容易,那些「療程」頂多只是無傷大雅的安慰劑──最少表面看來如此。面對這樣深深的魅惑,真正能抗拒的實有幾人?那些受污染的毒針,肉眼看去仍是一點異樣也沒有,打下去時大概沒想到會是這麼一個彌天大禍,只想到又輕鬆賺了一筆吧。

當然,誤殺也是殺了人,貪圖一時的富貴、輕鬆,到最後落得這個下場,實在是得不償失。人世間的虛妄變幻,大抵如是,一時之間榮華富貴、名利地位,都轉眼煙逝,手上害了人命,害了別人一生,當中的報業實在不知如何算清。然而下手的這位年輕醫生,終究只是別人的一枚棋子,背後最不負責任,最應當承擔罪責的 DR 老闆周向榮,卻彷似最難問罪。

引入「療程」的,是他,將風險以「外判」為名推卸的,也是他,收錢的卻又是他,偏偏到最後卻彷彿以重重的社會規則,以法律的罅隙,令他可以逍遙事外,風涼地說些遺憾之類話便了,仍舊做他的大財主富家翁。不免令人感嘆,人間何世?甚麼叫公義?不能訴諸人間的法律,社會的規則也被悉數避開,難道只能尋求虛無縹渺的宗教譴責,眾口悠悠的道德審判而已?所謂公義究竟應如何彰顯?所謂報應又與自我安慰有甚麼分別?

人間的虛妄電幻,莫過於此。因為貪戀美色,支撐自己虛怯的心靈,一再想以美容去確立自己的身份。而乘着人們對外物的迷戀,有些人又借此提供跡近訛騙的心靈安慰,明知風險重重,於是以錢利作餌,假借他人之手謀求利益。

人既為世俗的生物,被俗世的種種音色外觀所陷,未免是人之常情,跳出世俗,看似灑脫,但人終究與這個物質世界緊緊聯繫,如何在自己的空明澄澈和世俗間取得平衡,也許是個永恆的課題。

A group of high school flapper girls pose for a formal portrait, ca. 1925

廣告

About 林非 - Astrophel Lim

離經誌
本篇發表於 起居注 - 生活隨話, 易 經 - 時事評論。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One Response to 流佈人間的毒針

  1. 引用通告: 流佈人間的毒針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