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的奇幻漂流

life-of-pi-poster08[1]

劇透地雷!

訓詁式與創作式的電影閱讀

「少年Pi的奇幻漂流」上畫後不久就有很多人寫了形形式式的影評,有的談兩個故事孰真孰假,有的由電影的原著小說談起,旁徵博引地以不同角度、學派去分析整個電影,各個電影符號也來訓詁一番。

對於電影,我向來不是專家,也沒有諸多工具去分析解構電影的種種符號。我還是相信,一套作品在脫離作者之後,由讀者觀賞時,讀者就參與一個純然屬於自己的解讀以至可形容為再創作的過程了,而根據電影這個原始「文本」,讀者可以有不同的解讀和感受,而無須依從一個「權威」的答案。好電影往往就能激起人的無限遐想和深刻的情感感受。

因此我倒認為,如果要看原著才能理解「Life of Pi」這套電影的話,那導演以至電影都是失敗的。而實際上單單看「Life of Pi」電影也很可觀了。

1024x1024 life of pi 09

「信仰」

電影以倒敍手法開展,主角「Pi」幼時在印度成長,同時受印度教、基督教和回教的影響。主角與前來拜訪他的作家談到,信仰這東西就像一間房子,房子裡有不同的房間可供人探索,每個房間就像一個宗教一樣。整套電影探討的就是「信仰」與人的互動,Pi 後來的漂流實際上就是體驗、印證信仰的一個旅程,同時另一方面,主角透過「信仰」這片透鏡,去解讀、理解和面對人生。

主角一家原本在印度有一所動物園,主角幼時已經甚有慧根,抱開放的態度去看待不同的宗教,某程度上宗教於幼小的他只是一個工具,一個幫助他解讀「信仰」「信念」的工具。「信仰」、「信念」本身就像真理一樣,是客觀自有存在的,但通過不同的宗教去達到這個目的地。主角小時候就曾經想與老虎「互動」,差點從老虎眼中看出靈性,最後在理性化身的父親阻止下中斷了這次「信仰」的實驗。

life_of_pi_9-1280x800

主角一家後來決定舉家移民加拿大,貨輪在菲律賓對開沉沒,Pi 與斑馬、鬃狗、紅毛猩猩和一隻孟加拉虎一同漂流。斑馬在躍到救生艇上時折斷了腿,不久斑馬、猩猩都被咬死吃掉,鬃狗不旋踵也被孟加拉虎殺死,只剩下老虎與 Pi 在海上漂流。

漂流時 Pi 慢慢學懂與孟加拉虎相處、溝通,也一同經歷過暴風雨,和各種奇幻瑰麗的美景,如深夜的發光水母,成群結隊的飛魚,以至一躍騰空的鯨魚等。後來他們到了一個奇幻的美麗島嶼,上面有水有食物,但 Pi 醒悟這個島會以安逸來吞噬人,於是與孟加拉虎繼續漂流,最終到了墨西哥獲救。倒在沙灘上,孟加拉虎頭也不回地就走進了叢林之中。

在作家的追問下,Pi 說出另一個版本的故事,也是後來他跟日本來的船公司職員說的版本:走上救生艇的還有 Pi 的母親,船上的廚子和同行的一個佛教徒。船上的人一個個死去,最後只有 Pi 一個獲救。

life-of-pi-image08[1]

人生與獸性

兩個故事之中,究竟哪一個才是「真實」的?我認為電影的重點原不在提供一個確切的答案給觀眾。從情理而言,當然是後一個的版本才是真的,前一個版本太奇幻,太天馬行空,不合常理,如那兩個日本人所言的,根本無法取信於人。「奇幻版本」的漂流故事中,也有很多象徵,如不同的動物(草食的斑馬,靈性的猩猩,殘忍的鬃狗),奇幻島遠看更是一個母親仰卧的形象。

我認為孟加拉虎原本就是 Pi 自己心靈的一個投射,一個潛藏在他心底深處的,最「自然」最粗糙的一個以「本能」驅動的自己,需要用自己靈性一面不停訓練、壓制、溝通的另一個自己。這種本能不經壓抑可以暴發很強的力量,因此用老虎作代表,可以一擊撲殺鬃狗。但這種由本能欲望驅動的行為需要壓制和訓練,否則就會失去人性,只剩下獸性。老虎就是 Pi 自己動物本能一面的外化,這個「另一個我」在 Pi 的孤獨漂流中放大,具象,幫助他渡過這一段危厄。因此當 Pi 回歸人類社會,回歸文明後,就頭也不回地返回叢林之中。叢林原本就是老虎天然的家,象徵獸性本能的老虎回歸叢林,就像這份本能返回 Pi 的心底深處一樣,這份本能原本就是 Pi 的一部分,因此也沒有那種陳套的回首道別場景了,因為虎與人原本就是 Pi 的兩面。

LifeOfPi7

真耶假耶?

當 Pi 在「奇幻版本」敍述到他跟老虎的分別時流下了眼淚,故事也至此戛然而止。他笑看滿臉狐疑的作家,平靜地說出當年他跟日本人說的另一個版本。電影在這裡表達很玄妙,這次敍述十分簡略、平淡,只是由當時身處醫院靜養的 Pi 口中簡述出來。成年 Pi 跟作家談到這一段時十分平靜,沒有流淚,但當時的 Pi 在說到後段時涕淚俱下,也因此說服了當時的日本船公司人員。

沉船的真實經歷,大概就是少年 Pi 獲救後在醫院說的那個版本,因此當他回憶起那段經歷時那種殘酷又痛苦的衝擊使他哭起來。但這個版本卻不是真正影響 Pi 一生的版本,也與「信仰」「信念」這個母體無關。Pi 的那個「奇幻版本」才是他對事件的真正解讀,真正讓他尋找到「信仰」「信念」的一個版本,因此成年後的 Pi 只有在談到這個版本時才感動下淚。

Life-of-Pi-Movie-Wallpaper-3

而事實上,究竟 Pi 心底深處認為哪一個是真?哪一個是假?我認為那一點也不重要。當我們戴上不同顏色的濾鏡時,所見一切皆會披上一層獨特的色彩。對 Pi 來說,他的「奇幻版本」不過是以另一種方法去表達他的經歷,很大程度上也是「真」的,就看你「真」的標準究竟是甚麼。香港人經多年電視劇的洗禮,看書、看劇集、看電影最重要就是「究竟佢想講乜」、「究竟邊個係忠邊個係奸」,一切皆要清清楚楚得令人嫌惡。然而於我來說,優美的作品,無論是詩歌、小說、音樂,抑或電影,最好還是留下一些空白,留下一些人言人殊的空窗,引發人無窮的聯想,才能令作品的「空間」變得躍然紙上的立體,隨着讀者觀眾的心神擴張成一個自由空靈的國度。

偏偏在「Life of Pi」中,真假的界線、定位既模糊又時時轉移。對於 Pi 的人生來說,奇幻版本是真的,對於日本船公司職員來說,殘忍互食的版本才是真的。

安逸的食人島

究竟 Pi 有沒有登上過那個食人島?或者說他中途有沒有登上過荒島?電影沒有給出答案,我也沒有既定的立場。但那個食人島卻彷彿人生不時遇到的安逸。在安逸中,我們往往更容易迷失,更容易茫然不知自己的方向是甚麼,目標是甚麼。逐漸我們便會留在安逸的地方了其一生。

然而現實裡,究竟怎樣知道甚麼是島,甚麼是岸?以至究竟人生漂流的終極目標又是甚麼?

小結

「Life of Pi」引來很多人津津樂道侃侃而談,有人喜歡有人不喜歡,各隨心性,原沒有甚麼高低對錯之分。我看這套電影,看出一些關於宗教、信仰、人生的思考,電影原意有沒有這樣做,甚至原著是否更深刻,我沒有細究,甚至故事真假之間我也覺得兩可兩不可的。電影有立體技術呈現的美景,講述一個對基督教、印度教和回教皆有興趣的印度少年乘搭日本貨輪在菲律賓遇上風暴,最後定居在加拿大的故事,當中蘊含包蓋人生跨越種族國域界限的思考。

Tomislav Torjanac

By Tomislav Torjanac

延伸閱讀:

Pi的奇幻飄流 – 留橋

輔仁媒體的「奇幻漂流」──輔仁上有關「Life of Pi」的評論

廣告

About 林非 - Astrophel Lim

離經誌
本篇發表於 起居注 - 生活隨話, Uncategorized, 影 喻 - 電影評論。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One Response to 人生的奇幻漂流

  1. 十分喜歡你的影評,與我的意見有相同亦有相異的地方。我亦寫過一篇拙文詳細分析此電影及書,或者你有興趣看看:
    http://ecologyofcoexistence.wordpress.com/2013/02/11/pi眼中的宇宙-《life-of-pi》分析/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