害蟲「蟑」「狼」

2006年1月25日:水務督察貪污罪囚三年

水務署助理水務督察巢鑑恩處理多項水務工程時貪污,在荃灣裁判法院分別被判入獄36個月;同案被告持牌水喉匠陳家良則被判入獄18個月。

裁判官蘇文隆宣判時指出,被告觸犯《防止賄賂條例》第4條罪行,較私營機構的貪污罪行性質更嚴重,故須判處他們監禁。

50歲的巢鑑恩,被判入獄36個月;36歲的陳家良被判入獄18個月。同案被告57歲持牌水喉匠沈榕貴,基於他認罪及出任控方證人,被判入獄8個月,緩刑3年。

巢鑑恩今天被裁定共5項公職人員收受利益罪名成立,違反《防止賄賂條例》第4(2)(a)條。

其中4項控罪指巢鑑恩在2004年7月31日至9月18日期間,向3名水務工程承判商收受合共9,000元,作為優待他們的報酬。有關承判商分別負責於火炭、上水及沙頭角多處地點的水務工程。

餘下1項控罪指巢鑑恩在2004年6月4日,在澳門就大圍的1項水務工程向1名持牌水喉匠收受3,000元。

陳家良被裁定向公職人員提供利益罪名成立,違反《防止賄賂條例》第4(1)(a)條,沈榕貴較早時承認同類罪名。陳家良2004年7月31日就沙田火炭1項水務工程,向巢鑑恩提供5,000元。

沈榕貴則被控在2004年9月18日,就沙頭角的水務工程向巢鑑恩提供1張月餅券及2,000元。

2010年3月23日:法庭:向下屬借貸衞署前督導判監

【本報訊】衞生署前健康監察督導員被指未經許可,向最少八名下屬,先後卅一次合共索取及收受逾十八萬元的貸款,因而遭廉政公署起訴。他早前承認未得許可而接受金錢利益等共卅一項控罪,昨於粉嶺法院被判入獄三個月,同時須分期向政府償還十三萬六千多元的貸款。

被告李榮偉(四十二歲)被控在○八年十二月至去年六月間,先後向兩名下屬索取四萬元貸款,以及廿九次接受上述兩人及其他六名下屬超過十四萬八千七百七十元的貸款。

藉口周轉不靈
案情指被告於事發時駐守文錦渡港口衞生口岸辦事處,屬衞生署合約健康監察督導員,他在任期間多番以周轉不靈或急須金錢交租等藉口,向下屬索取及接受貸款,涉款每次由四百七十元至二萬多元不等。

案件編號:FLCC 454/2010

2010年6月30日:借200元買餸窮公僕被控 三日後還錢 屬技術犯錯 認罪獲釋

【本報訊】一名康樂及文化事務署三級助理員,面對接二連三的打擊:雙親去世,岳母患上腎病需花錢買洗腎機,他因為經濟拮据,連「買餸錢」都欠奉,遂向一名女下屬借200元,怎料被廉政公署檢控。該名助理員昨日承認一項公職人員索取利益罪,裁判官罕有地判他無條件釋放。記者:戴國輝

被告劉偉雄(58歲),昨在荃灣裁判法院承認控罪。辯方指被告岳母於去年7月案發前證實患上腎病,腎功能僅有正常人的15%,被告為岳母購買一部洗腎機,已阮囊羞澀。

雙親去世岳母又患腎病
辯方續稱,被告案發當日發現自己連「買餸錢」也不夠,於是向已認識六年的女同事借錢,三日後發薪時已立即償還欠款。

辯方承認上訴庭有量刑指引,公職人員索賄可判監15個月。然而,被告沒有為「攞着數」而犯案,且涉案銀碼不大,並在短時間內將款項歸還,被告不知道他必須得到行政長官及上司批准才可向同事借錢,僅屬技術性犯規。

被告又直接回應主任裁判官練錦鴻的查問,被告解釋,除了岳母患病外,雙親早前亦接連去世,他工作38年來都沒有犯錯,今次因經濟原因才犯案。裁判官聞言隨即判他無條件釋放。

康文署研會否紀律行動
康文署發言人表示,部門須研究法庭判詞,再諮詢公務員紀律秘書處的意見,才按既定的紀律程序,考慮對被告採取紀律行動。

案情指,被告是康文署三級助理員,被派駐荃景圍遊樂場,負責督導包括一級工人劉瑤英在內的清潔工人。被告於去年7月向劉借款200元,承諾一個月內還錢給她。

廉署接報後拘捕被告。他在警誡下承認索錢前沒有得到行政長官的許可。
案件編號: TWCC1953/10

2012年2月3日:康文署助理借五百元 接受利益罪成

【本報訊】一名任職康文署逾10年的男助理,疑因懷孕妻子感不適,又適逢「糧尾」銀根緊拙,遂於2010年3月29日向相交10年的網球教練借款500元,觸犯防止賄賂條例被檢控。男助理早前承認一項訂明人員接受利益罪,昨日在九龍裁判法院被判社會服務令70小時。

律師求情表示,被告莫浩豪(34歲)已非常後悔,並失去職位,現正忙於尋找工作,他因懷孕妻子需金錢應急,在愚昧無知下犯事,盼可輕判。

事件中,廉署並揭發網球教練彭泗如(48歲),於兩年來多次以亡母名義在網上的「康體通」租場,他早前承認15項不誠實取用電腦及一項向訂明人員提供利益罪。於上周五已被判處社會服務令180小時。


公務員不能收受利益,道理彰彰明甚,不用多言。而公務員甚至不能接受私人貸款,原因是怕公務員借「貸款」為名,收受利益,影響公務決定。法例的精神,就是要杜絕公務人員巧立名目去收受利益。法例的精神是值得尊重和恪守的,但如上述案例中,即使明顯沒有違反公務(如劉偉雄案和莫浩豪案),也一樣令當事人失去工作和被判有罪。在上述兩案中,當事人均是出於手頭非常拮据至生活也成問題才向人借錢,同樣被廉政公署拘捕和檢控。我認同法例的精神,但對於這種檢控的準則,未免感到難以釋然。

這些防貪法例執行起來很嚴格──只對低層公務員嚴格。

2013年,梁振英手下重臣,市建局張震遠經營的「香港商品交易所」因經營不善而停業,報道指張震遠曾向詹培忠借貸 800萬元。詹培忠表示張震遠的還款曾一度彈票,但後來表示現已還清,現時張震遠並無欠他的債,惹來傳言指詹的講法前後不一,啟人疑竇。

綜合報章報道,張震遠應該是在2010年12月14日向詹培忠借了800萬,後來於2011年1月11日償還。張震遠貫徹梁營愛反擊的性格,據星島日報報道指:

「張震遠昨日主動發聲明高調反擊。張震遠承認,曾在二○一○年十二月十四日,向詹培忠借款八百萬元,但商交所在一個月內(即翌年的一月十一日)已全數清還,故借錢不還的報道並不正確。」

然而參考上述案例,問題根本不在於張震遠有沒有欠債,而是在於張震遠是否曾以個人身份向詹培忠作私人貸款。按蘋果日報2013年5月20日的報道,該筆貸款「兩人都沒有評論貸款是否無收利息。據市場消息透露,張兩年前曾經獲金融圈人物搭路,向非相熟的詹免息借入800萬元短錢「江湖救急」。張其後曾開期票還款,但遭「彈票」。

根據公務員事務局的「公務員貸款須知」,公務員的貸款一般許可如下:

(a) 《接受利益公告》界定的親屬作出的貸款(公務員可向親屬借款,款額並無限制。「親屬」意指配偶(包括妾侍);與該公務員共同生活,一如夫婦的任何人士;未婚夫、未婚妻;父母、繼父母、合法監護人;配偶的父母、配偶的繼父母、配偶的合法監護人;祖父母、外祖父母、曾祖父母、外曾祖父母;子女、由法庭判令受其監護者;配偶的子女、由法庭判令受配偶監護者;男女孫及男女外孫;子女的配偶;兄弟、姊妹;配偶的兄弟、配偶的姊妹;異父或異母兄弟;異父或異母姊妹;繼父與前妻或繼母與前夫所生的子女;兄弟的配偶、姊妹的配偶;兄弟的子女、姊妹的子女;父母的兄弟、父母的姊妹;父母的兄弟的配偶、父母的姊妹的配偶;父母的兄弟的子女、父母的姊妹的子女。);

(b) 公務員以私人名義向私交友好借取的款項,每次不得超過 3,000 元,並且必須在 30 天內清還,而該私交友好並非該員在同局/部門工作的下屬,與該員所屬局/部門亦無公事往來;

(c) 公務員以私人名義向其他人士借取的款項,每次不得超過 1,500 元,並且必須在 30 天內清還,而該人並非該員在同局/部門工作的下屬,與該員所屬局/部門亦無公事往來;

(d) 公務員在下列情況下以私人名義獲得商人、商號、公司、機構或會社的貸款︰其配偶、父母或子女的受僱條件所提供的;公務員本人或其配偶、父母或子女是有關機構或會社的成員;公務員本人或其配偶、父母或子女是長期顧客;借貸是有關機構的正常業務。條件是非公務員也可按同等條件獲得貸款,而貸款人與該員並無公事往來;以及

(e) 根據政府規例,政府批准的貸款或其他津貼或預支款項。

若然該筆貸款符合以下數個特徵,則可肯定,張震遠「身為公職人員行為失當」,表證成立,所有人也應向廉署舉報:

1. 張震遠以個人身份向詹培忠借錢
2. 有關貸款是「江湖救急」的免息貸款
3. 詹培忠並非張震遠的近親
4. 並非任何一個香港市民也可向詹培忠借800萬

值得留意的是,究竟張震遠有沒有還錢,甚麼時候還錢,根本由始至終也不是重點。只要他是以個人身份向「人」而不是法定機構(如銀行)借錢,那根本已經可以立案調查。

事件一出,各方牛鬼蛇神也紛紛走出來撲火。香港的政圈越發醜惡,就是因為越來越多政客不問因由,只問立場,保皇為先,在弱勢下想要以保皇立威,但名不正言不順扭曲事實的盲目擁護,只會令威信更加掃地,越保越出事。據明報2013年5月20日的報道

身兼行會成員的新民黨葉劉淑儀:本身是企業家的張震遠,嘗試經營新產業,是有魄力及勇於創新,「做生意一定有風險,暫時停牌啫,唔等於個人資產出現問題或者資不抵債」。她相信行會已有申報制度,並不因此需要收緊,但張震遠應向特首梁振英交代,因最終行會成員是由特首委任。

行會成員經民聯林健鋒:行會有嚴謹的申報機制,未見到有進一步收緊的需要,他亦不評論其他成員的財務狀况。

馬時亨:商交所對香港金融業起正面作用,故他對商交所放棄牌照感可惜。「佢無向我撲水,都無聽聞佢要撲水」。他認為「張震遠咁大個人自己有分寸」,財政問題不會影響他的公職。

不論是傳媒還是誓死撲火的同黨,全都將焦點放到張震遠的財政問題上,事實上,現時亟待澄清的是他那筆800萬借貸的性質,除非有關那借貸的疑慮釋除,才應再看張震遠的財務狀況。更重要的是,張震遠有沒有申報根本不是重點,問題是張震遠即使申報了,但申報後仍然有很大的利益衝突嫌疑,根本不能取信港人!履行公職的第一鐵則「陽光法則」,正要求公職人員所作所為除了符合規定,也應考慮到任何行為曝光公眾之下,能否取信於人。所謂「財政問題不會影響公職」之說更屬荒謬,財政問題很可能影響其人在行會的決策,所謂「不會影響」從何說起?

又除非,現在政府會走出來,公開表示「委任官員、公職人員、行會成員、梁粉」不受「公職人員」的準則規限,所有準則都只是針對勢小力弱的小市民而已的,那麼張震遠自然可以繼續做他那個打破了「六六慣例」的市建局主席。

如上所述,我可以勉強接受廉署出於對廉潔的最高要求,而控告手頭拮据的低層公務人員,也願意相信司法制度能夠作出公平裁決顧及千變萬化的實際情況。但是對小公務員如此嚴苛,但對像張震遠之類的公職人員,卻反過來要嚴苛地證明他有利益衝突才可調查,實是不能接受。

「曾任廉署調查主任的林卓廷指,要證明張震遠身為公職人員行為失當,需證實他有向財團借錢,繼而影響他執行公職時的決定:「雖然貸款係一個利益,但畢竟只係借錢唔係犯法,加上要搵到市建局同財團嘅合作,張震遠作了甚麼決定,係可能因為借錢而作出嘅」。」

由曾蔭權接受款待,到湯顯明茅台宴客,再到林奮強休假其間以行會成員身份獲任命為賑災基金諮詢委員會委員,監督香港市民捐給大陸四川官員的一億公帑(見立法會文件FCR(2013-14)3 附件 1,2013年4月24日呈立法會),以至今天張震遠借錢事件,眼見所及,整個梁振英管治團隊已經是爛到入心入肺,再無誠信、威信、能力、願景可言,有的只是一群一丘之貉左支右絀,厚顏無恥地繼續尸位素餐。

附錄

張震遠聲明全文
就2013年5月18日香港商品交易所(港商交所)宣佈自願放棄由證券及期貨事務監察委員會(證監會)批發的自動化交易服務(ATS)供應商資格一事,引起傳媒及部份人士關注本人及港商交所的財務狀況,以及對本人從事公職的影響,本人謹聲明如下:

有關本人及與本人有關聯公司的財務狀況

有報道指「某挺梁大地產商曾借逾億給張『周轉』」以及本人借詹培忠先生錢不還。本人謹此聲明,絕無其事。

港商交所在籌備期間,曾在2010年12月14日向詹培忠先生借款800萬港元,但港商交所已在一個月內,即2011年1月11日全數清償。

此外,本人及港商交所,從無向任何所謂「大地產商」借貸。

本人及港商交所現時並無任何債務,而本人及商交所所有財務及資金安排,合法亦合乎市場上一貫的商業處理方式。

港商交所決定自願放棄自動化交易服務(ATS)供應商資格一事,正如本人較早前指出,是希望重新部署未來業務策略,加強其能力,增加資源以應付未來數年發展需要,並滿足監管的財務條件要求。交易所雖然停止進行交易,但將繼續運作,並會保留現有員工,積極發展新產品,同時,會在適當的時機重新申請ATS資格以進出新產品。

對本人從事公職的影響

本人秉持為社會服務的宗旨,擔任多項公職。本人一貫以嚴謹的態度,按這些公職所屬機構的要求,作出相關利益申報。

本人謹此重申,本人的非公職商業業務,與公職完全無關,不會影響我在公職上的職責。我會繼續在公職崗位上服務公眾。

廣告

About 林非 - Astrophel Lim

離經誌
本篇發表於 易 經 - 時事評論。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One Response to 害蟲「蟑」「狼」

  1. 引用通告: 害蟲「蟑」「狼」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