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同存異 共建本土

132221383

吳志森前輩的文章《鍵盤戰士 一廂情願》對「本土派」的主張大肆抨擊,主要有兩點:第一,「本土區隔論」並不新鮮,他本人當年也曾提出過,暗示今天的區隔主張只是舊事重提捨他當日的牙慧,第二,「本土派」主張現實政治的城邦論者,所謂絕對區隔只是一廂情願。兩個論點皆不成立,最後更訕笑後輩,說看不明白他人的文章。既然看不明白,那麼前面的曲解也許就順理成章了。

首先,吳志森提出的「區隔論」,是在三十多年前的舊事,當時還是英殖香港,有殖民地作為有效的緩衝區隔,當時社會的氣氛反而是希望解殖,社會瀰漫着「回歸民主中國」的氛圍。對於仍然相對封閉的大陸,香港人只有較簡單的想像,而無切身的接觸。而大陸也處於經濟改革帶動的思想衝激大潮流中,因此才催生後來的愛國民主運動。而六四慘劇將這一批思想上的開明者屠殺淨盡,往後二十多年大陸沒有再衍生過新一波的新思潮,劉曉波艾未未等只是少數的孤例,知識份子作為一個階層緊扣社會和推動社會改變,早已在八九六四後被清算淨盡,不說很多人被殺被囚,就連倖存的也終身受盡不公平對待。

而大陸這二十多年來的「經濟發展」配合洗腦教育,新一代縱使翻牆,縱使接觸到外面的自由資訊,比例上又真有多少真的與香港知行合一?每年六四、七一也有大陸人表示支持香港人,香港人也不免為此感動,然而這些大陸人究竟佔了多少?一個七百萬人的城市,各項公權機關日漸陷落在中共手中,對十三億人的封閉國家影響力究竟能有多大?催毀了傳統文化,殺盡了風骨文人,文化不同,文字語言不同,教育不同,兩地今天有多大的共通點?八九六四無疑是連結了中港兩地的人,但是往後卻是分道揚鑣,漸行漸遠。所以提出「區隔」的背景可謂差天共地,吳志森先生輕率地比較,實屬不宜。再者,「一國兩制」的本義,正正就是區隔,而很明顯在後曾蔭權時代,「一國兩制」正在急速褪色,此時更應該重舉「兩制」的區隔意義。

客觀而言,香港即使在英殖時期也與大陸命運緊緊相連,送衣送食的情景歷歷在目。今天香港主權已移交大陸,兩地的民主命運也是互相牽連,這是事實。而大陸對香港政治經濟文化的影響更是越來越強,這一點其實吳先生與年輕一代均看得很清楚。但如上所述,當喊了建設民主中國喊了幾十年,最後發現原來只影響到極少部分的大陸人,而只需隨便引進一些普通的大陸人自由行,就可以輕易沖散香港人經營多年的文明防線,動搖香港人的核心價值(還記得「進步團結無私的執政集團」嗎?),這時候究竟是要收斂心神,緊守香港,還是像往日一樣造着「香港影響大陸」的「中國夢」,已是不用多辯之事。

「本土派」中,陳雲的主張容或激進甚至如癲如狂,然而,在大陸洪流幾乎沖散香港的今天,在泛民主流方針三十年來令香港越來越迷失的今天,卑微地要求香港人重拾往日的香港精神,毫不為過。香港的成功,不是依循一個「為了誰去做」的劇本而演,而是真正的做好自己,固守原則,勝似邯鄲學步,夜郎自大地好高鶩遠。

這便是越來越多八十後改到尖沙嘴悼念的底因,也突顯今天所謂「本土派」與「大中華派」爭論的荒謬:本來無事,庸人自擾。本土的意義不在於拒絕悼念,同樣地也希望泛民主流明白,建立香港身份有多重要。

延伸閱讀:

良友漸隨千劫盡,神州重見百年沉 – 離經誌

廣告

About 林非 - Astrophel Lim

離經誌
本篇發表於 易 經 - 時事評論。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2 Responses to 求同存異 共建本土

  1. 引用通告: 求同存異 共建本土

  2. 引用通告: 一次性●幻想 | 離經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