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port Year One?還是 Final Year Project?

封面

前言

在現任行政長官梁振英的競選網頁內,發現他已突然發表了「Report Year One」:本屆政府上任一周年施政匯報。沒錯,已經當選了,上任了,做足一年了,民怨大爆了,你又怎會仍然在「特首辦」的網頁內找到他的競選政綱?那不是競選網頁又是甚麼?政綱裡面第一句還開宗明義說「行之正道」呢?何謂正道?大概就是「唔回應,唔評論,唔知道,無記憶,無印象」的三唔兩無之道吧,剛好每「道」當一劃,合成「正道」裡一個五劃的「正」字。

引言

<關於「引言」>

整份「匯報」充斥大陸風格的語序、句式、文法和詞匯,基本思路就當是仍在競選中來打,當中很多內容和數字都經不起推敲。由引言開始,且看:

「短時間內解決或較好地應對了幾個難點問題」

「較好地應對」是大陸式中文,何謂較好地應對?用「回應」、「有效回應」即可。又,何謂「難點問題」?難一點的問題?非常生硬造作的用詞。只需寫「回應了幾個棘手問題」即可,因為後面解釋如何回應,才是重點。將概括文字寫得無限光榮正確,後面的描述卻又語焉不詳,正是語言偽術的特徵。

接下來更是一塌糊塗:先是「七個重點施政理念」,然後是「五個重點施政範疇」,再來是「五個範疇的施政理念取得社會共識」,無論從編排抑或組織上,都只見一團漿糊,將幾個詞語如「重點」「施政」「理念」「範疇」「共識」等隨意組合,不停反芻就算。

重點施政理念
(一)以經濟發展解決長期存在的社會問題;
(二)在容易出現短缺的問題上,港人優先;
(三)由於房屋短缺,因此除港人優先外,也自住優先;
(四)兼顧香港與國內外的政治、經濟和社會關係;
(五)規劃長遠未來,摒棄短期思維;
(六)關顧基層及其他弱勢社群;
(七)重視與社會各界溝通

這些「理念」東拼西湊,有些更是執政基本,談不上「理念」。(一)就是沿用大陸思維去「吸納」政治問題,已證明政治上的不公會影響社會的不公,經濟發展的公義根本無從談起。(二),何謂「出現短缺的問題」?這算是甚麼中文?港人優先甚麼?優先去死?(三)簡直就是比寫中學生通識試卷更業餘的語文,甚麼叫「自住優先」?(五),現時社會就是要求馬上就普選和政改展開討論,梁振英除了說「不可能不犯法」之外做過甚麼?那些十年建屋目標?(七)根本就是每個政府執政的基本要求吧?

後面的「共識」也是不知所云,「共識」有經過社會的討論嗎?而且下面提到的也是他認為的「癥結」居多。

(一)政府要發揮對經濟發展的促進作用;

根本每次的(一)也是重覆一樣的說話,不過是搬弄了詞語的先後次序,再做一次擴張句子而已。而且這次寫得最累贅,「促進經濟發展」即可。當然,堆砌一堆無意義的文字,才能掩飾論點重覆之弊的。

(二)房屋問題的癥結是短缺,解決問題的關鍵是增加土地供應;

是甚麼短缺?供應短缺?

(三)貧窮問題成因多種多樣,要從福利、教育和就業三面着手;

(四)老年社會的挑戰前所未有,要有可行的人口政策,更要照顧長者的生活需要;

但很奇妙的,整份匯報卻沒有專頁論及人口政策。

(五)環境保護的重點是處理好空氣污染和固體廢物問題。

應是「環保政策」的重點。

經濟及營商

<「經濟及營商」>

「經濟及營商」這組詞已經很別扭,讀得人半天吊着不舒服,應該是「經濟及營商環境」或「經濟及商務」吧?「壯大香港作為離岸人民幣業務樞紐」,形容詞當動詞用的大陸用法。「資金池」,無語了。

「2013年1月,成立金融發展局,就如何推動香港金融業的更大發展及金融產業策略性發展路向,徵詢業界並提出建議。」

「2013年1月成立高層次的「經濟發展委員會」。下設航運業、會展及旅遊業、製造、高新科技及文化創意產業與專業服務業四個工作小組。就如何制定產業政策,擴闊香港經濟基礎及促進經濟發展的整體策略和政策,政府將向委員會徵求具體建議。」

委員會治港,早已遭人詬病多時。「高層次」一語完全廢話,你越「無料到」,沒實績,才越需要強調如何「高層次」。而兩個委員會也是暫未提出過任何具體建議的。

「中央政府應允特區政府要求,為協助香港工商專業界用好用盡CEPA,已成立中央和香港的CEPA聯合工作小組,並於2013年6月召開首次會議,具體磋商解決業界利用CEPA進入
廣東市場遇到的政策及規管問題。」

「取得中央支持,在廣東及泛珠其他省區實施更多CEPA「先行先試」措施,擴大對香港企業開放市場。

「加強與珠三角各城市間的合作,積極探討與南沙及前海的互惠雙贏發展。」

「啟動計劃,提升特區政府全部四個駐內地辦事處的職能,以更好協助在內地的港人港商,並籌備於明年在武漢開設第五個駐內地辦事處,此外亦開展研究在內地多個城市增設聯絡處的可行性。」

在經濟領略上,香港與大陸是融合(被大陸「溶核」)得最快最深的。「用好用盡」與「做多做闊」一樣,簡直就是鄙陋不文的中文,與「更好更快」一類同屬空廢言辭,中共專用。何謂「用好」CEPA,「用盡」CEPA?「互惠雙贏發展」一樣是廢話,如果發展無益有害,你談來作甚?要強調「互惠雙贏」,根本就是欲蓋彌彰的無聊修飾。「更好協助」一樣是將形容詞當動詞修飾語的大陸用法。

「自2012年12月起禁止在本港水域拖網捕魚,促進漁業的可持續發展,並於2013年1月宣布設立5億元基金,資助推動漁業可持續發展的計劃及研究,同年6月公布局部恢復簽發海魚養殖牌照安排的詳情。」

拖網捕魚據稱會損害生態,禁之我沒有意見,但漁業如何適應和發展?很多漁船表示很難轉形,政府禁止拖網之餘做了甚麼去協助他們?

關懷社會

<關懷社會>

「2012年8月和2013年3月,公共交通票價優惠計劃擴展至巴士和渡輪,讓長者和合資格殘疾人士享用每程2元的優惠票價。平均每天乘搭港鐵、巴士和渡輪的受惠人次約66萬。2013-14年度的預算公帑開支約為6億元。」

首先這項政策是曾蔭權制定下來的,再者,據稱這項政策是用公帑補貼營運公司,是否恰當?有聲音表示這造成不少長者貪方便,以$2乘搭長途巴士只搭一兩個站,是否符合大眾利益?

「2012年12月重設扶貧委員會,並下大決心,首次制訂「貧窮線」,並深入探討扶貧措施。委員會轄下的六個專責小組分別就教育、就業和培訓,特別需要組群,社會保障和退休保障,以及社會參與等多方面探討。」

夠了!下決心便足夠清楚明白,「下大決心」既別扭又造作,完全是大陸新聞稿中「領導無比親切地探訪貧下中農」的翻版,言辭空廢造作矯情,更顯政府的虛偽。

「從獎券基金中撥款3億8,000萬,於2013年9月在8個地區推行第一階段「長者社區照顧服務券」試驗計劃,以「錢跟人走」模式,讓長者自行選擇最適切個人護理需要的社區照顧服務,預計惠及至少1,200名長者。」

「最適切個人護理需要」,完全不知所云,是否想寫「自行選擇最切合個人需要的社區照顧服務」?

「2013年4月成立標準工時委員會,推動社會就工時政策議題進行知情和深入的討論,務求建立共識,協助政府釐定未來路向。」

「進行知情的討論」,有甚麼討論是可以「不知情」的?接下來的段落,「家庭友善政策」這個名字真應改一改,「家庭友善」一詞直譯得不知所云。另外,繼續「優化」(改善)、「加大力度」(加強)滿天飛。

房屋及土地供應

<房屋及土地供應>

「自2013-14年度起取消勾地機制,重掌賣地主導權。計劃出售2013-14年度賣地計劃內所有住宅用地,以盡量增加房屋土地供應。」

如我在「由「港人港地」到「建港偉業」」中提到,勾地表是加強了地產霸權的幫凶,取消是必然的,但是在今時今日,取消卻意味着大陸資金逐步「奪權」,實令人五味雜陳。

「2013年1月宣布十項措施增加短、中期房屋土地供應,據現時已知單是其中七項全部落實,可提供超過300公頃土地作住宅用途,其中包括把共約114公頃的各種用地改作住宅用途、落實前鑽石山寮屋區及礦場用地的發展以提供約27公頃住宅用地、規劃錦田南西鐵錦上路站和八鄉維修中心佔地約33公頃作住宅發展,以及積極規劃周邊土地的用途。」

這段亦貫徹言大於實的梁振英施政風格。「如」全部落實?那「如」落實不了怎樣?更改土地用途會惹起很大的社區爭議,如鑽石山寮屋區便已是一例了。將這種未穩未定的政策路向寫成工作匯報,水平就跟區議員「正在爭取」相去不遠,令公眾有錯誤期望更加是危險之至。

「現已掌握足夠土地,可供在2016-17年度起的4年內落成約17,000個新居屋單位。其後每年會興建平均約5,000個新居屋單位。」

4年17,000個,即每年4,250個。每年平均供應5,000個居屋,是合適的數字。但與「2018年起的5年內,會以公屋總供應至少10萬個單位為產量目標」一樣,居住問題要結合人口問題考慮,如果新移民大量湧入,一樣供不應求。而如果維持將私人樓作為投資工具吸引資金的話,那公屋和居屋的需求一定會變得更殷切。

「2012年9月宣布實施「港人港地」,市場反應良好,2013年6月成功出售兩幅啟德發展區住宅用地以試行該措施。」

請問,每個單位平均地皮成本達413萬,談何有助解決房屋問題?「市場反應良好」代表發展商投地踴躍而已,對於解決香港人的房屋問題究竟有何助益?

「開展放寬或解除港島薄扶林和半山區行政限制措施的準備工作,以釋放該兩區的土地發展潛力。」

以往規劃有序,有住宅區較低密度,有住宅區較高密度。現在,「人定勝天」,見縫插針,甚麼規劃也不用顧了,感覺就像文革時平地要開梯田,「除四害」破壞生態一樣,真是偉大光榮正確的大計。

「在規劃許可的情況下,陸續提高住宅土地的發展密度。」

廢話中的廢話,意思即是:如果可以,一定可以。

「長遠土地供應方面:2012年9月,完成「新界東北新發展區規劃及工程研究」第三階段公眾參與活動,涉及533公頃土地;2013年4月開展元朗南房屋用地規劃及工程研究第一階段社區參與,涉及約200公頃土地;2013年5月,展開《東涌新市鎮擴展研究》的第二階段公眾參與活動,初步預計可提供189公頃可發展土地;2013年6月,完成近岸填海地點、中部水域人工島及三項政府設施搬遷往岩洞等建議的第二階段公眾參與,並籌備進一步工作。」

最值得留意的是這一點。公眾對於規劃計劃的注意和關心遠非以往可比,新界農地牽涉大地產商和原居民的利益,而填海也會惹來很多反對聲音。現時的填海計劃,雖然考慮了西貢作為香港後花園,和大嶼山「北發展南保育」的方針,但仍惹來不少反對聲音,就是一例,處理這些問題,手法必須很小心。

至於政綱中提到的「中轉屋」(政綱第26頁)呢?

環保和保育

<環保和保育>

主要就是推動電能車,但推動電能車近日已惹來質疑,是向大陸製造商傾斜,而且安全成疑。另外,當初大力推動的士和小巴轉用石油氣,不就一樣是環保考慮嗎?那石油氣原來是一樣污染的?

至於源頭減廢,綜觀「香港資源循環藍圖 2013-2022」,似乎只得「固體廢物徵費」一招,在香港能否推動成功,仍存疑問。

另外,由「環保和保育」開始,每個範疇的匯報由一版封面一版內容,變成半版封面半版內容,真是十分翔實詳盡。

教育

<教育、醫療>

「2013年4月,成立專責委員會,研究如何推行免費幼稚園教育,為15年免費教育踏出歷史性的一步。」

說得像登月那一步般的偉大,但原來只是「委員會治港」的一部分,仍未有任何草案或具體措施。

「於北區公營小學採取一系列措施,應對由於今年該區出現約1,700個跨境學童所需的額外小一學位,並研究優化2014-15學年及以後的安排,在合法、合理的情況下優先照顧在本地居住的學童。」

學額問題與人口政策息息相關,北區學額荒又與早幾年的殺校潮有關,當年寧願殺校也不願辦小班教學,致有今天惡果。

「應對未來數年升中學生人數短暫下降的過渡情況,由2013-14學年開始實施一籃子針對性紓緩措施,保學校、保教師、保實力。」

究竟有甚麼措施?已經有不少剛畢業的教育系大學生找不到工作,甚至在職老師也很難找到教席轉職。董建華年代開拆了「教學助理」,現在怎樣?「教學助理的助理」?

醫療

至於醫療政策,竟無一字提及醫療制度改革,實在令人詫異。

交通運輸

<交通運輸、文化、創意、藝術、康樂和體育>

交通方面,仍然是以鐵路為本,其餘一切讓路的政策思維行事。港珠澳大橋會怎樣?我很想知道,但沒有觸及。渡輪服務會否檢討?也沒有提到。對私家車的政策定位如何?我也看不見。

文化創意康樂和體育

「2013年5月向「創意智優計劃」額外注資3億元,持續支援創意產業發展。」

「撥出額外資源,支持香港藝術發展局在黃竹坑一座工廠大廈提供約10,000呎的空間,以優惠租金租予年青藝術家從事藝術創作。預計於2013年年底或2014年年初完成工程,讓藝術家進駐。」

「油街藝術空間於2013年5月局部啟用,並將於2013年9月全面開放,為藝術家,特別是年青的藝術工作者提供新的展出及交流的場地。」

其實香港一向不缺甚麼藝術文化資助,問題是審批機制陷入僵化保守,不敢扶持新藝團。牌頭最響亮的藝術團體,每年的資助數以千萬元計,但有些發展中的新藝團,獲批的資助少得可憐。以一個音樂團體計,某團體每年獲得的資助額只有三十萬,委約編寫作品,或者租用多媒體器材作演出的數目,一場音樂會已超過這個數了。

而撥出一座工廠大廈讓「藝術家進駐」,卻是以無數工廠大廈因「活化」而令藝團遭迫遷作交換,這究竟算是補償還是真正有效的政策?

「額外撥款1億5,000萬元,在2013-14年度起的5年內加強培訓不同資歷的藝術行政人才。」

如何培養?經演藝學院?他們有多大市場空間工作?錢放在甚麼地方?

「提升研發和技術轉移能力,由2013-14年起的三個財政年度,每年向每所指定為本地公營科研機構的大學、香港的國家重點實驗室夥伴實驗室、及國家工程技術研究中心香港分中心分別提供400萬元、500萬元及500萬元的資助。」

又是一個邀請大陸力量來港的計劃。

「 由2013年4月起,每年額外向社區參與計劃撥款2,080萬元,加強區議會在
地區推廣藝術文化活動的工作。」

「2013年1月,為每區額外預留1億元,即合共18億元,讓區議會在今屆任期內推展社區重點項目計劃。區議會已提交的初步建議,包括改善現有文娛或康樂設施及加強社區健康服務等。」

區議會發展到現在,是一個很有趣的機構。他沒有權力去駕馭政府部門,只能施壓,敦促,就像是個官方的壓力團體。而且區議會的分區極為細碎,區議員仍未能擺脫往日濃厚的「鄉里保長」色彩,關注的議題可以窄至只局限一兩個屋苑的,某些地區甚至一條公共屋邨已有兩個區議會分區。

因此,香港人對於區議會的關注程度或多或少受到影響,太多分區,太細碎,偏偏他們能決定「地標」、聖誕燈飾等,引致品味的災難,如深井燒鵝地標,而地區的文娛康樂活動,又被各滲透扎根多年的親中組織把持,已連結成蛇齋餅糉共同體,下而上地影響立法會議席。撥款到區議會,表面上可以說是加強地區行政,但是架構不變,沒有專責的部門跟進區議會事務(現時只有為區議會開會服務的秘書處,由民政事務總署提供),改革分區,這些燒鵝未來必不少見。

行政及政制

<行政及政制、民生>

最妙是這段。評無可評,乏善可陳。連成功舉辦一場普通不過的選舉也當成政績,梁振英對自己未免太沒有信心了。諸如「香港的民主可能導致與中央產生衝突」,是多麼實在的政績啊,對於幫助中央阻撓香港普選實建有不世奇功!「佔領中環」是要求政府展開對話,這樣的訴求,在梁振英口中也說成是「不可能不犯法,亦不可能和平,政府及法庭不會姑息任何犯法行為。」,這通通應該寫進施政匯報吧!

民生

民生方面,究竟長遠而言政府有甚麼策略去緩解中港矛盾?

「2012年8月,向中央及內地爭取到暫緩實施「非深圳戶籍居民一簽多行」來港安排,暫時紓緩接待壓力。」

「向中央及內地」是甚麼意思?中央和內地是兩個不同的公權機關?要分別爭取?這就像有天民建聯掛橫額說「成功向港府和香港爭取到太陽從東邊升起」一樣無稽而且語焉不詳。

<概括>

整份「施政匯報」(Report on the Work of the Current-term Government in its First Year),無端在「施政報告」(Policy Address)上多弄個單張,水平卻只是一個區議員的年度工作報告。整份報告,用字色彩更向大陸風格傾斜,「下大決心」、「壯大」、「更好」、「用好用盡」等詞,完全是內地官員的文字風格,而梁振英的施政重點,也是向大陸、中央爭取這個爭取那個,如金融服務方面,就主力放在人民幣離岸中心上,曾蔭權當初研究的伊斯蘭金融已消失得無影無蹤。

另一方面,管理公眾期望方面越加下乘,這份「施政匯報」本身就是想「搶分」挽回民望之作,但除幾個他與「鐵桿梁粉」的範疇外,其餘部分空白得可怕。不難猜想,各政策局真正掌握政策的局長,根本就不將梁振英放在眼內,例如醫療,完全沒談及醫療改革,根本是不可想像之事,反而批地建醫院更加像是發展局(陳茂波,醉駕梁粉)的事,說到「防範中東流感」根本就是政府部門向來運作的日常工作,更是與他梁振英毫無關係。至於政制方面,一方面固然是梁振英陣營有心冷處理,另一方面也未免令人懷疑,譚志源是否有心讓此處留白。

整份「匯報」,更加曝露了梁振英的孤獨冷清,像個小朋友一樣努力搏人注意卻更自曝其短,似乎只有少數幾個梁粉,和特首辦裡面的中下層政務官為他操辦這份「匯報」。這份匯報其實更見政府現時內部各自為政,把持行政實力的政務官抱觀望態度,與梁振英貌合神離。今年七一未必有甚麼大動作,但未來隨着各項「有待落實」的政策和「建議」推行,社會的不滿會逐漸爆發,有可能在政改一役上真正令梁振英「一鋪清袋」。

封底

廣告

About 林非 - Astrophel Lim

離經誌
本篇發表於 易 經 - 時事評論。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2 Responses to Report Year One?還是 Final Year Project?

  1. 引用通告: 一次性●幻想 | 離經誌

  2. 引用通告: 一次性●幻想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