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 是「藝術」,不是「呃錢」

<一.網摘>

通常周末很少會留意新聞,以至差點沒留意到信和旗下的屯門市廣場展覽「我愛我家 - 城鄉生活藝術展」在開展首天,即因為信和集團職員指展品「敏感」而強行鏟走藝術作品,侮辱藝術家,致令參展藝術家即時杯葛,展覽於首天即告腰斬。

報道,「YMCA及藝術家一方本與信和藝術磋商,過程尚算相安無事,但早前政府公布新界東北的最新發展計劃,令新界東北新發展區的相關新聞再度被炒熱,信和高層因避免尷尬而對作品逐一重新審查,今日公關又竟擅自改動參展作品,令藝術家極為不滿,而所有藝術家在商討過後,就決定不展了,才造成如此一齣不歡而散的鬧劇。」

「不過,這還不是事件的導火線。事件的導火線是,商場公關認為參展藝術家,小克的作品中,其中一幅作品用字過份敏感,今早悄悄把那幅作品拿下,令創作者極為不滿。負責策展的基督教青年會(YMCA)從中斡旋不果,雙方談不合攏,小克憤而把其所有畫作拿下。

目擊事發經過的Jade說,小克在展場一旁與其他藝術家跟公關聊了近半小時後,即氣沖沖地走過來,把掛在鐵絲網上的20幅「聾貓」作品全剪下來。

當事人小克及YMCA均不願評論事件。不過同為參展單位的另一名藝術家則透露,其實在創作過程中,他們已經一步一步作出很多遷就,「商場話有啲字眼好敏感,例如標題、作品caption上嘅一啲字。但佢哋所謂好敏感,但我哋覺得其實冇咩特別。」他又透露,展覽主題本為「我愛我家‧城鄉共生」藝術展,但商場方面認為「共生」一詞很敏感,結果也被取代了:

「簡單到我哋個展覽叫『我愛我家』,後來佢哋都覺得好敏感,咁我哋最後、最臨近(展出)就removed咗,但原來到最後,連『城鄉生活藝術展』佢哋都覺得敏感」。」

那些所謂「敏感」的作品,其實不過是藝術手法表達城鄉的不同面貌,甚至沒有甚麼直接抗爭可言,一樣被商場的公關認為「敏感」:

Siuhak

圖片來源:http://bit.ly/12RCHY9
作者:Gillian Wong

輔仁媒體文章「快閃展覽《我愛我家 – 城鄉生活藝術展》 - 一場毀滅新界東北的預演」指出:

據了解,這次展覽已籌劃一年多,信和以推廣藝術的名義在屯門市廣場花費數百萬請藝術家為導師指導不同人士創作(其中一個就是我了),提供材料、場地以預備及舉辦這次展覽。這次展覽本來是在屯門市廣場在暑假期間的重點項目,何以會未開始就被他們親手摧毀?我在現場時曾經想,這是商場自我審查怕因為近日新界東北事件鬧得熱哄哄,所以被免麻煩而作出的行動,只是沒有想到藝術家及YMCA一方不賣他們的賬。還是啥呢?後來知道信和的太子女都有到場決策,就證明是高層施壓,要杜絕任何讓新界東北村民、物件出現在旗下商場的機會,為的是甚麼?當然是要跟所有反對新界東北發展計劃的團體、聲音劃清界線,好讓日後能參與政府在新界東北新發展時「加強版」傳統新市鎮發展的投標。

著名作家韓麗珠聞知展覽因言論審查而腰斬,感觸落淚,寫下了「連深呼吸,也是一種反動聲音」:

「悲傷是因為非常具體地覺察到這裡有一種深刻的矛盾,和分裂,在不同的階級之間,在不同的身份之間。誰都知道,在這裡,那些富有的商人,權力比政府更大。

然而,佔地愈來愈廣,數目愈來愈多的商場,並沒有我們站立的位置。我的意思是,進入那裡的人,只能做出商人期盼的動作,例如消費、匆忙地走過、瀏覽櫥窗,如果,某天,我們的身份再也不是消費者,而是,參與展覽的合作單位,那麼,我們再也不可以任意說話,口中只能吐出他編制的話語。任何從心裡出發的作品都會令他們懼怕。在我看來,藝術是一種最溫柔的顛覆了,所謂的顛覆就是,讓人能暫時離開原有的位置和邊界,讓原本固定的一切,輕輕地晃一晃。」

參展人及後發出聯合聲明,指出:

「1. 我們曾要求一同訂立明確的藝術創作標準。對於何為敏感字眼,我們各有不同的理解,在未能達到共識下,只好撤回展品。

2.  未經過原作者小克的同意下擅自拆下其畫作是極度不尊重,其畫作共二十幅方為一整體,缺一不可。此番舉動,我們認為是藝術審查,對我們藝術家及其作品極度不尊重。

3.  重申YMCA從來站在藝術家一方,從未對任何藝術品作出審查。」

<二.嗟!藝術!>

藝術從來不必是完全抽離社會的,以藝術回應社會,參與社會,而且與社會各界合作,一向存在。例如小克的作品,就一向很大眾化,也有商品,接觸很多人。這原本是一件好事,借助商業的力量向更多人傳達藝術信息,讓藝術繼續傳播,遠比一己之力更佳。關鍵是藝術家是否仍然能表達自我,傳達訊息而已。大量啤製的工業製品,之所以很少會被認為是藝術,其中一個原因就在此(那些製品代表了一個時代的風貌,某些情況下又可以被賦予新的藝術意義,不贅)。

藝術家與商業集團的合作,本來是一樁美事,透過 YMCA 居中聯絡策劃,原本可以是一個共贏局面,藝術家又可表達信念傳達訊息,商場又能為自己貼金。藝術家在村民與發展巨獸之間,原本可以將大家的矛盾以最溫柔最富生趣的方式表達出來,調和大家的棱角和矛盾,那才有緩解矛盾的基礎。但商場卻粗暴地破壞了藝術家的尊嚴。小克向來有商品化自己的作品,見慣世態的他也激動得要剪下自己的作品,對藝術家來說自己的意念被粗暴打壓,毋寧是一種赤裸而暴力的侵犯。

香港的商場儼然巨獸,政府的「小政府」思想,將公共空間大量外判給商場,商場成為香港人幾乎唯一的公共休憩空間。自此他們掌控比政府更大的權力,以至將藝術家看成嗟之來叱之去的餓殍,而不知道對藝術來說,信念就是生命,破壞作品的信念,等同謀殺藝術的生命。商場有場地有金錢,原本想借「藝術」來填充蒼涼空白的精神世界,但又自恃有錢有地,沒有信念可言的他們卻又將藝術理念當成餓殍一樣呼之則來揮之則去,在他們眼中眾生都是為斗米折腰的,藝術不過是門面形式,剪走幾幅作品,黑布遮蓋作品,他們都以為是自然不過的行為。這是典型的附庸風雅,也是葉公好龍。

高大、森羅、井然的商場,卻害怕那幾幅小小的圖畫。看似強大實則非常虛怯,而且愚蠢得連排解矛盾的關鍵也看不到,卻動用更醜惡的暴力去消滅和打壓信念。這其實在香港並不鮮見,甚至越演越烈,因和諧之名,因敏感之名,多少信念被消音。然而所謂的消音不代表消亡,信念是無法消滅的。當高牆越來越打壓,蓄積的反抗就越強,而使用暴力不過令這些自以為掌握力量的機構一再錯過緩解調和矛盾的機會,最終令情況變得更加二元更加對立。

有說這是一場「公關災難」,但我認為如很多人所指出的,連普通人也知道是公關災難,公關公司不可能不知道。據現場消息指信和高層有現身展覽,合理地猜想這次事件是源於高層堅持,大概也八九不離十。香港那些名流商賈,附庸風雅但骨子裡毫無藝術精神, K11 如是,西九文化區投標時如是,這次災難如是,最終他們只想到錢,藝術不過是貼金的花黃,是他們觥籌交錯的社交場合之延伸。

百無一用是博客,以下是信和旗下的商場。而信和也是「囍歡里」的發展商之一。

信和旗下商場:

港島:
電氣道148號
中港大廈
遠東金融中心
銀河廣場
荷李活商業中心
藍灣廣場
海天廣場
海德中心
太平洋廣場
皇后中心
信和廣場
中央廣場
The Hennessy

九龍:
金馬倫廣場
中港城
帝國中心
國際交易中心
銀座廣場
亞太中心
觀塘碼頭廣場
華海廣場
奧海城
歐美廣場
One Madison
One New York
奧柏‧御峯
百萬龍大厦
麗斯中心
宏天廣場
陽光廣場
尖沙咀中心
海峯
盈豐商業大厦

新界:
碧湖商場
荃新天地
黃金海岸商場
萬金中心
御庭軒購物商場
銀湖天峰
海典軒購物商場
屏會中心
帝庭軒購物商場
玫瑰花園
海愉花園
沙田商業中心
御庭居購物商場
御龍山
雅濤居購物商場
屯門市廣場
海麗花園購物商場
海灣花園購物商場

信和旗下酒店:

城市花園酒店
香港港麗酒店
香港黃金海岸酒店
皇家太平洋酒店
港島太平洋酒店
大澳文物酒店
輝盛閣國際公寓

延伸閱讀:

活動介紹 @ 我愛我家 - 城鄉生活藝術展

信和疑政治審查 「城鄉共生」藝術展夭折 – Gillian Wong

我愛我家 – 城鄉生活藝術展

快閃展覽《我愛我家 – 城鄉生活藝術展》 - 一場毀滅新界東北的預演 – Hui Lai Ming

商場藝術之又要威又要戴頭盔 – 蔡芷筠

連深呼吸,也是一種反動聲音 – 韓麗珠

主場新聞報道

城鄉藝術展參展人 回應信和:審查藝術,極不尊重 – 主場報道

「我愛我家 – 城鄉生活藝術展」 《參展人聯合聲明》

David Yau 看世界

廣告

About 林非 - Astrophel Lim

離經誌
本篇發表於 易 經 - 時事評論。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