燦書紀年 – 歸去熊兮(末日救夢熊)

1048069_444852982288364_1589046092_o

圖片與內文絕無任何關係,特此嚴正聲明。

熊家貧[1],耕植不足以自給。共黨迫害,缾無儲粟,生生所資,未見其術。親故多勸熊往燦都,脫然有懷,求之水道[2]。會有炒賣之事,諸國以股票為德;期貨合熊狠辣,遂鵲起[3]於小邑。於時燦都未淪,心憚政治[4]。振鷹顧茅百次,政治之利,足以敵國,故便附之[5]。及少月,頹然有烹狗[6]之禍。何則?狼、狽為奸,非雕、狸不得[7];陽物需切,迫害致病。嘗從人事,皆垂死反撲[8]。於是悵然委頓,深愧平生之志。猶望一屆,當斂裳宵逝。尋東廠使捕於礙司,情在駿奔,意其必死[9]。去春至今,得勢二百餘日[10]。因事花生,命篇曰《歸去熊兮》。癸巳歲鬼月也。

歸去熊兮!後庭將無胡安歸[11]?既以野心而營役,奚惆悵而獨悲?悟已往之不智,知來者之噬臍[12]!柒頭皮行路遠,覺今是而昨非[13]。州搖搖以輕颺,風飄飄吹白衣[14]。問廠衞以前路,恨東珠之收皮[15]。

乃瞻赤柱,載悔載恨。傳媒歡迎,網民候門。家道就荒,庭、菊難存[16]。攜料破室,黑事盈罇。引內幕以自爆,脅玉碎棄瓦存。倚蘋果以寄傲,求雙膝之易安。因東珠以求救,門常開實常關。流浮山以聚義,小桃園而密謀[17]。熊有心以出術,唐倦飛而知還[18]。狼以狠而竊位,殺孤熊而盤旋。

964536_419928961447433_823566031_o

相視相思知何日,此情此景難為情。
圖片與內文絕無任何關係,特此嚴正聲明。

歸去熊兮!再爆料難自謀。世與狼雖相違,復借輿兮焉求[19]?憶往日之情話,悲今日之戚憂。狼鷹告之已離都,將有事於熊頭[20]。即命廠車,即告妨司。既落案以控告,必誅之而滅口。燦欣欣以花生,粉諾諾而下流[21]。嘆狼鷹之得時,感熊生之將休。

已矣乎!寓形燦內復幾時?曷不爆料青史留?胡為乎遑遑欲辯之?富貴非熊及,官位不可期。懷壯志難他往,或因此而獄之。屈監倉以舒嘯,跌肥皂難拾之[22]。聊懷恨以歸盡,悲夫燦都復奚疑!

注釋:

[1] 熊:熊次郎也,1968年上山下鄉到東莞長安落戶。

[2] 熊次郎於太祖二十五年自強秦游泳偷渡到英屬燦都。

[3] 鵲起:聲名鵲起。

[4] 燦都定康六年淪於強秦手。是年改廢帝元年。史稱「定康之難」,又名「燦都淪陷」。燦民尚商,政治之事,鮮有談也,燦亦以此自傲。

[5] 熊次郎欲效呂不韋事也。彼但知「仲父」之榮,不知其飲鴆之恨也。

[6] 古人云:飛鳥盡,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此言得之。

[7] 狼者,振鷹也,狼狽之奸,非雕狸不能稍解。

[8] 熊次郎遭振鷹害,欲反撲不果,猶男被去勢,聲如太監,再聲嘶力歇,亦徒惹人笑矣。

[9] 東廠因「妨礙司法」罪捕熊,莫須有也。糞強、謬波輩,近狼得勢,東廠豈有「執法」哉?今糞波皆洋洋自得,反指燦誣,應以歉,而群燦束手。熊豈有此官威哉!

[10] 振鷹元年七月一日,至二年元月,熊次郎爆料自保,合二百有六日。

[11] 燦都例,入天牢者,後庭必開,取其燦爛菊花之意。後庭不保,而熊豈有歸處耶!

[12] 噬臍:以口咬臍,人力不可及,喻極言其恨,猶欲噬臍而不得。

[13] 柒頭皮行路遠:這條柒路,已走得太遠,無法回頭。

[14]州搖搖以輕颺:州者,賓州也。州搖搖,言其褲襠空虛,州搖搖鳩揈揈,無權無勢也。白衣:即布衣,熊次郎未得一官半職。

[15] 廠衞:特首特派廉政公署東廠衞之簡稱。東珠:東方明珠。

[16] 庭菊:後庭與菊花。

[17] 熊穿針引線,領鷹拜會群黑。後鷹以黑道治燦,見燦即打,衙役在旁,歡聲笑語而束手。有燦師怒罵「屈得弗耶!」,即以讒誅。

[18] 唐王受流言所傷,熊進「敦促唐王英年退位書」。唐王終退,今逍遙山水。

[19] 復借輿兮焉求:再借輿論又希望做甚麼呢?

[20] 振鷹甫離燦都,熊即伏法,巧合耶?公正耶?非政治任務耶?

[21] 粉:涼粉,亦人類粉末。下流:卑污之同義詞。

廣告

About 林非 - Astrophel Lim

離經誌
本篇發表於 詩 經 - 文學創作, 易 經 - 時事評論 並標籤為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