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狼震鷹的管治》

photo (11)

他的寬袖一揮,萬籟
就死了過去。靠西環的中央
一隻狼獸飛進了政府,
然後將特首的寶座竊據。

年後,燦類在膠人的手中磋砣,
白痴在報紙上凝聚無聲,
佔中細細從網絡的嫩蕊
溢出,愛發膠的傳媒變紅。[1]

狼鷹悄悄地聯絡了黑道,
聲音隨金毛穿過口罩
直入殿閣。一輪拳腳
過後,路面又恢復了平靜。[2]

他左手摺凳,右手陰謀,
玩弄著維港兩岸的燦類。
然後四面樹敵,雙手
自瀆般俯衝滑翔翻飛。
梁粉紛紛奪位而起,鏗然
自謀了利益[3];後面的燦民
像一隻隻鼓翼追飛的鷂子
急擊着貪官衝入空曠。

傳媒在急縱疾躍,如脫兔
如驚鷗,如鴻雁在報道陡降
把糞強從行會捲起,把膠波
搖落雲煙盡斂的大江。[4]

十指在翻飛疾走,在鍵盤
敲出文章和圖片,颯颯
如變幻的劍花在起落迴舞,
彈出一聲又一聲的恥笑。

雪晴,山靜,燦都無聲。
在政總之巔,紅色的太陽擊落紫色的洋荊。
紅領巾裡
極權如狼眸在靜旋發光。

然後是制度倏地急頓……
司法和制度鏗然相撞間,
大帽山的華光驀然在高空凝定。
而維港也靜止如劍。

廣漠之上,月光流過了
雲漢,寂寂的宮闕和飛檐
在老亭[5]聽華昔遠去,越過
初寒的琉璃瓦馳入九天。


註釋

[註1]:燦都規劃停滯,樓市滯漲不下,市民生活困苦。有人在報紙上以「幫港出聲」名義反對佔領中環以爭取普選,聲稱為無聲沉默一群發聲。佔領中環主要在網絡上熱論,而各式傳媒均在逐漸染紅。

[註2]:指天水圍事變:狼英落區到天水圍「體察民情」,有一大群黑幫人士「支持政府」,並出手打其他示威者。歸功網民大力搜查,後有個別人士被捕,未有人被起訴。

[註3]:淋糞強偷步買樓無事,反指燦類固賤,無福小人故行誹謗,欠他一句道歉。膠波囤地,曲指其子為「太太的家人」,今仍竊據盤桓。

[註4]:見註3。膠波雖仍然竊位,但已無權力可言,更如過街老鼠,名譽掃地。

[註5]:老亭:老襯亭,燦都名勝,見證燦都由「東方之珠」成「東方蜘蛛」的過程。

廣告

About 林非 - Astrophel Lim

離經誌
本篇發表於 詩 經 - 文學創作。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