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吃食物,不想吃飼料

20131124_120259 (2)

近幾年已對香港「美食天堂」的稱號日感諷刺。

香港像倫敦,自己本地的食物沒有太多風格只有零碎的幾種特色食品。例如法國菜和意大利菜,即使煮同樣食材也會有不同煮法,這才是「風格」的真諦。香港應該算是「粵菜」菜系,但粵菜又好像不太是主流──茶餐廳雜燴式食物才算是主流吧。

一談到香港「美食」,就會想到咖喱魚蛋,奶茶,蛋撻等等,但這些都是個別的食品,而不是一整個飲食的體系。香港像倫敦的地方在於,提供一個「國際化」的平台給各式美食進駐,去倫敦也不會每餐都吃他們可笑的「全日早餐」或者炸魚薯條,反而會試試其他風格的食物,例如像土耳其夾餅──土耳其夾餅在整個歐洲不少地方也有,德國尤甚。

香港食物難吃的一個重要原因是食材差。不是說不安全那種差,而是香港食物幾乎都靠進口,本身新鮮程度已經成疑。人家農場要大量出口,出口貨的水準真的夠高?也令人成疑。你在廣東省內吃的雞鴨鵝和在香港吃到的已是兩回事。而為了應付出口的龐大需求,工廠化、激素化的養殖方法早就不是新鮮事。近年已很難買到肉質優良的海魚,都是養殖出來催肥的養魚,肉質很霉腍,魚肉一夾便散,咬起來味同嚼蠟,了無意趣。

所以這不是甚麼「不夠本土」「不夠城邦」的無聊問題。不時不食,本土生產食物,本來就是新鮮的訣竅。今天我們食雞要落雞汁,以「雞有雞味魚有魚味」作稱讚食物的褒詞,其實是悲哀得很。

科幻小說常有人們不再吃食物改吃藥丸就有足夠營養的情節,今天香港也庶幾近之,大家吃的東西工廠化生產出來,「食物」的意義正向「飼料」靠攏:能吃、安全、科學先進、供給營養,足矣。只因那些食物還未被造成藥丸的樣子,我們便自欺欺人地認為甚麼問題也沒有。

吃過意大利的火箭菜,便覺香港的火箭菜惡臭得難以下嚥。尤幸近年逐漸多了人在本地種菜,本地農業今天需要重新抬頭,不因為甚麼本土意氣,不因為甚麼有工不打去耕田,只是很簡單的:我想吃食物,不想吃飼料。

廣告

About 林非 - Astrophel Lim

離經誌
本篇發表於 起居注 - 生活隨話。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