誇張和內斂

有時與朋友聊天,我間中會以做戲的方式去扮別人逗趣,朋友往往會覺得這很有趣很特別,這是我以往曾參與過話劇製作而訓練出來的習慣。原本我以為那應該很普遍,但後來不少人也說其實不是,我也慢慢留意到,香港人普遍都是比較木納,生活上算是拘謹的一群。在外地你不難發現一些很動作神態很戲劇化的人,可能是街邊小販,他們會跟你有一句沒一句的搭訕,聽到你說香港的樓價有多高時會很誇張地叫一聲「mamamia!」所以有人說香港人看起來好像好冷漠,說不定也有三分真。

細想又發現,香港挺缺乏欣賞戲劇的環境,藝術對我們來說太煞有介事,藝術是一件要買票入場的「文化活動」,而電視劇的「戲劇」與話劇的「戲劇」又總有那麼一點差異,卻又降到完全是「消磨時間」的層次。倫敦有很多小劇場,他們的戲劇文化歷史悠久,從這水土產生的戲劇藝術影響了當地人的風格。

藝術本身就是對世界萬物的提煉,是人類對世界的觀察、理解、感通,再用人類的語言描摹出來。文學、音樂、繪畫、雕塑、舞蹈等,都是藝術語言的一種。在演繹藝術作品時,濃淡、強弱、大小、長短等等,是用來傳達作品感情必備的技巧,技巧本身並沒有高低優劣之分,運用得當,就是好,同樣一套理解,不同人演繹又會有不同的效果,效果好壞往往存乎一心,當中極其細微的差別就是藝術不確定之處,也是藝術綻放光彩之處。

「龍鳳以藻繪呈瑞,虎豹以炳蔚凝姿;云霞雕色,有逾畫工之妙;草木賁華,無待錦匠之奇。夫豈外飾,蓋自然耳。」– 文心雕龍.原道第一

所以,誇飾、雕功、外在的裝飾,並不是甚麼無謂的東西,更不是甚麼可恥的東西,「夫豈外飾,蓋自然耳。」最重要是運用得恰當不恰當,能否做到帶動人心感動受眾的效果。

大概朗誦就是這麼一回事。

這幾天很多人在瘋狂傳閱一段數年前的學生朗誦節優勝表演片段,對裡面那學生極為誇張的演繹感到荒唐可笑,不旋踵各式惡搞和訕笑就來了。我完全認同那個學生的表現太過浮誇造作到令人可笑或者不舒服的地步,也認同現時的朗誦標準未免陷入矯揉造作之弊,不過假如由此否定朗誦的價值,那就未免是走得太遠,想得太多了。

朗誦強調「字正腔圓」和適當的誇飾,講究將情感傳達給觀眾。這些誇飾在日常生活中當然不會全然複製,但受過朗誦訓練後可以提升平日咬字的清晰度,日常談話也會不自覺的更留意語句節奏、句讀。這種影響要經過誇張演繹的層次,才可以發掘到語文中的內在節奏和音韻,再像茶包一樣慢慢感染日常生活,從演講到寫作,提升人的表達能力。很多香港人說話聲線有如皮革一樣毫無起伏,自然悶得人打盹。

誇張是有需要的,誇張是深入研究一篇篇章後的體會,不過誇張也有分程度層次,恰當與否。這個朗誦的學生的問題絕不是誇張,而是誇張得不好看。但這種以醜為美的風尚,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了。

「或曰:「梅以曲為美,直則無姿;以欹(音:衣) 為美,正則無景;梅以疏為美,密則無態。」固也。」

「有以文人畫士孤癖之癮,明告鬻梅者,析其正,養其旁條,刪其密,夭其稚枝,鋤其直,遏其生氣,以求重價,而江、浙之梅皆病。文人畫士之禍之烈至此哉!」

– 龔自珍.病梅館記

這才是朗誦藝壇最值得詬病之處。但這種「病梅」的情況不獨在朗誦界出現,音樂界、辯論界也不鮮見。辯論界曾經為害一時的「金雞獨立」,則是辯員自說自話,不管人家如何反駁也只是重複自己已破破爛爛的主線,偏偏評判卻認為那叫「堅定不移」、「不為所動」、「有大將之風」。音樂講求力度對比強弱,但有些指揮家喜歡「戲劇化」地處理音樂,各種大細聲處理十分突兀。比賽的評判或因為千絲萬縷的關係對這類古怪的處理十分偏好,這種音樂觀也就大行其道。在這種扭曲觀念下成長的學生,又會再荼毒後學,最後竟然成了主流大宗。

所以所謂「市場」,所謂「大浪淘沙」後剩下來的,不一定都是精品,能存活的,不一定都是最好最頂尖。一件事物要流傳,傳揚,有很多因素影響。

延伸閱讀:

霍韜晦、譚寶碩《卜算子》

吳詠梅-弔秋喜 [地水南音]

為朗誦辯護 – 山地媽

朗誦其實是有意義的! – EVA

附錄:

《明詩》

梁營有雙報,翩翩明與東
撰文選舉間,一語毀唐營
梁營日夜長,索食聲孜孜
燦民不易愚,狼口無飽期

喉舌雖欲退,心力不知疲
須臾數百篇,猶恐狠狼飢
辛勤三百日,報瘦狼漸肥
喃喃拾人語,一一揭僭建

奈何羽翼成,引入東亞編
抽板不回顧,隨風四散飛
小進空悲鳴,聲盡人不應
卻入報館裡,啁啾終夜悲

進進爾勿悲,爾當反自思
思爾毀唐日,失節撐狼時
當時港人念,今日爾應知

廣告

About 林非 - Astrophel Lim

離經誌
本篇發表於 博物志 - 雜事漫談, 樂 經 - 音樂種種。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2 Responses to 誇張和內斂

  1. 引用通告: 誇張和內斂 | dropBlog

  2. 說道:

    以醜為美,並不是真的「醜」就是美,而是一個「格」。太平凡,就欠特色,要的不過是那點不順於流俗的出塵。

    那個學生表演的方式,只是copy那套畸形的評審標準,沒有屬於自己的personality,自然無法醜到成為「美」的地步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