練樂偶感

[八孔琴簫獨奏] 山中思友人

DSC_4862拷貝

我現在每天晚上都會練最少半個小時簫。練是甚麼歌也不吹,只吹單音、長音,研究風門、角度、音準、音色。這已經很累人,因為首先要練到人簫合一,我想、我吹、我鳴,如意指使,已經極難。上唇包覆多少,風門圓扁,口腔圓扁,角度,甚至吹的位置,全部都是差之毫釐,失之千里,音分可以相差20-30分,音色更是天壤之別。其次要練得每次都能做到要求,沒有誤差,更是難矣哉。

我小時候的天份是班裡第一的。世界很大,很快就發現你天資再高,總有人比你更高,還要是高得多那種。後來沒有走上專業的路,中間六七年就荒廢了,所以現在要追回來,其實要下苦功之餘,還要動腦子,可惜我腦子也不算很靈光那種。我常覺得吹管樂有一點是很難很難的,因為吹管樂是很虛無縹緲的,弦樂你總能明明白白地看到弦的震動,弓的走向,手腕的鬆緊,手指的彈性,雖然還是要親身練習才能領悟透徹,但不比吹管的抽象。吹管樂是「吹」的,氣的走向,緩急,角度,通通都要靠自己摸索才能找到最適合的方法,尤其是氣鳴類的樂器。嘴唇一抿,角度力度就全變了,但表面看來幾乎是沒有分別的。丹田運勁是吹管樂的基本功,單是這個呼吸方法要做得成為反射動作,加上唇、指、舌的配合,才能練好吹管樂。

相對「現代音樂」的所謂「傳統音樂」最精妙,最過癮,卻又最叫人氣餒的地方就在這裡。現代音樂有誰會計較、介意音色圓扁?誰會跟你探討共鳴的震動感?現代音樂往往用的是合成器去合成電子效果,而且音高都是定得死死的,只要大約模擬到那個聲音就很足夠了,傳統樂器那種物理震動都化成了電子聲音,大家關心的也就變成樂句夠不夠華麗,唯一能聽的音色就是人聲的歌聲,等而下之的甚至是只看歌詞,近乎是「讀」音樂多於聽音樂了。

我承認我對於電子原理的音樂,和結他是有一種莫名其妙的疲厭感。不要誤會,我絕沒有貶低這類音樂價值的意思,音樂是平等的世界,作為一件小眾樂器的演奏者,就更明白這個道理。小眾音樂往往另僻蹊徑,表現與主流完全不同的另一套美學觀,自然明白不同體系之間的特性也就是貴在「不同」。而練習傳統樂器,就能接受這一命運,你要花在基本功的時間是極長極長,長得不成比例的。

這些「傳統」樂器的其中一個特質是,練習的過程半點急躁不得,因為要校正最好的音色,最穩定的表現,非經年累月不可,練習本身就成為一次自己與樂器對話的過程,自己與自己內心對話的過程,是一場自省,是洗滌心靈的過程。這是中國古代「文人音樂」,「室樂」的一種表現形式,也是之所以「琴棋書畫」中,代表音樂的「琴藝」佔有如斯重要地位的原因。

梅花三弄

廣告

About 林非 - Astrophel Lim

離經誌
本篇發表於 樂 經 - 音樂種種。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