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雨聯想

20131120_103406 - 2

2014年3月30日晚,天文台在一小時內先後依次發出黃、紅、黑色暴雨警告訊號,為今年雨季打開序幕。

我很記得現時的暴雨系統是怎樣來的。事緣是 1992年5月8日早上有暴雨,當時我還是小學生,因為沒有指引,所以在暴雨下不知應否繼續上學,幾個住得近的家長和學生圍在一起不知所措,最後還是決定回校。回到學校當然是全身濕透,而且大遲到。因應情況特殊,那次學校破天荒不當學生遲到,那次的狼狽相直接催生了今天的暴雨警告系統。

香港1961-2013年的年均降雨量為2307.362mm,在東亞各大城市中算是相當充沛的雨量。

香港:2307.362mm (1961-2013)
新北:2180.2mm (維基百科,1961-1990)
東京:1466.7mm (維基百科,1971-2000), 1528.8mm (國土交通省氣象廳,1981-2010)
新加坡:2343.1mm (維基百科,1869-2009)
廣州:1801.4mm (維基百科,1981-2010)

20毫米雨量就表示雨水在地面累積了20毫米或2厘米。別少看這2厘米,如果全落在一個長50公尺寬25公尺的標準泳池內,雨水容量有25000升,重量有25000公斤

似乎沒有正確可靠估算降雨量(mm)與實際下了多少升/ 噸水的的方法,除了上述的粗略估算外,似乎也可應用「泰森多邊形法」去估計實際水量。按水務署年報顯示,現時香港供水有八成來自東江水(2012年,7.09億立方米東江水,2.26億水塘水),這樣的水資源比例明顯是不健康的,因為要倚賴本身天然資源也緊絀的地區供應,無法自給自足,獨立穩定的供應也就無從談起,更可能因政治等原因而造成供應緊張。

新加坡很早就在水資源方面下功夫,主要是從再生水和雨水收集兩方面入手,希望令國家減少對馬來西亞買水的倚賴,令供水系統更獨立穩定,目標是令新加坡九成國土都成為雨水集水區 (“PUB has pioneered a technology known as the Variable Salinity Plant to harness water from the remaining streams and rivulets near the shoreline. Due to their small sizes, it is not feasible to develop conventional reservoirs out of these streams. With this new technology, PUB aims to increase the overall catchment area in Singapore to about 90%")。相比之下,香港的雨水集水區只佔總面積的三成左右 (「指定集水區佔香港土地面積的30%,所收集雨水儲存在遍布全港的17個水塘。」)。

20131226_153202 - 1

參考政府網頁,現時香港的雨水應約有三成地方會進入水塘,其餘則流向大海。收集雨水屬水務署的工作,而排洪則是渠務署的職責。按渠務署的資料顯示

本署已經或現正考慮推行的長遠改善措施,包括各類大型基本工程,主要分為以下類別︰

  1. 擴建和改善現有排水系統,以增加排水量和更有效收集地面徑流;
  2. 進行河道治理工程,以有效排放雨水;
  3. 進行隧道鑽挖工程,以便從上游集水區截取雨水,把雨水改道以直接排放入海,避免使下游的排水渠超出負荷;
  4. 建造蓄洪設施暫時貯存上游集水區的雨水,以暫緩高地徑流對下游排水系統的影響;
  5. 實施雨水泵房計劃,把易發生水浸地方的雨水收集,直接排出大海;以及
  6. 實施鄉村防洪計劃,包括修建河堤,阻截雨水湧入低窪村落,並加建雨水泵房,以泵走村落內的雨水。

每年的雨水便有很多浪費了。東京的 G-cans 也是排洪設施,不過似乎東京的主要供水來源為附近的河川,所以 G-cans 也就是一般的排洪設施,將多餘的雨水排放到江戶川裡。香港應參考新加坡的方式,擴大集水區的範圍,結合海水化淡的技術,減少對東江水的倚賴。

在一些舊區和老化市區(例如旺角和上環),現有的雨水排放系統是過去百多年間隨城市發展逐步建設起來。過去數年,雖然我們已對這些排水系統進行各項修建、改善和擴展工程,但市區部分排水系統仍未能符合現時的防洪標準。

在市區進行排水系統改善工程,需面對另一類建造問題。香港大部分道路下面是密密麻麻的公用設施,例如電纜、電話線、電視電纜、煤氣喉管、水管等。一般的排水工程,難免需在現有層層地下公用設施底下施工,因此會對交通造成影響,為市民帶來不便。

由於在舊市區以開坑法進行排水工程會造成嚴重影響,又有不少限制,例如空間不足、交通及設施改道問題,所以,我們設法減少進行這類工程。

當然,香港的水務和渠務要改革是極端困難的,尤其是在香港市區這等人口密度極高的地區。但在改善供水比例的大前提下,城市似乎應該付出相應的代價。同理,如水管滲漏的問題,即使造價高昂而且影響範圍大,也應該儘早解決,以免令問題積重難返。水務署和渠務署分屬不同部門,也有不同的部門目標與功能。此時發展局應該就此統合政策,制定合適的供水比例。有趣的是,現時發展局局長陳茂波被外界視作屬「梁粉」(聽來好像人渣的朋友「人粉」),但發展局是在財政司司長之下的。眾所周知,財政司的理財和發展理念,與梁振英分別很大。

如果真的加強香港的集水區集水範圍和功能,那麼就可能在全港各地均會興建多些小型的水庫和蓄水池,水塘供水的比例必可比現時的兩成增加,十年內達到四成也許有困難,但似乎提升至三成或三成半是有可能的。另外加上海水化淡廠啟用,與再生水 (現時只在昂坪和石湖墟有少量應用)、節約用水等措施相配合,似乎在二十年後,現時「買水」、「自生水」的八二之比有望扭轉過來。但無可否認,這樣的過程是亟需耐心和決心的,終究每天在你家門外左鑽右鑽,沙塵滾滾甚至有無水之苦,不是人人願意捱的。

延伸閱讀:

香港年均降雨量

廣告

About 林非 - Astrophel Lim

離經誌
本篇發表於 Uncategorized, 易 經 - 時事評論。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2 Responses to 暴雨聯想

  1. 引用通告: 暴雨中浪費了的水 - dropBlog

  2. 引用通告: 暴雨中浪費了的水 | PHP New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