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終將逝去的年代 – 悼閔惠芬

二胡大師閔惠芬於 2014年5月12日病逝,終年 69 歲。

我總覺得閔惠芬就像二胡界的俞遜發,事實上他們也曾經合作過,不少七十年代的珍貴錄音都可見他們二人的身影,也標誌着中樂界「上海幫」的輝煌年代。俞遜發有「魔笛」之稱,他的笛聲極其美妙。論技術,他在那個年代是絕對頂尖的,不過後來幾十年的後浪推進,技術比他更好的人也有不少,但確實能演奏得比他更悅耳美妙的,確實是極少見。閔惠芬也是如此,她的樂感可謂首屈一指,尤其是她演奏的名曲《江河水》,更是催人淚下。

有拉二胡的朋友曾經說過,二胡這件樂器難的不是技術,不是音準走把,不是速度快慢,不是內弦跳弓,最難的是拉出二胡獨特的音色,這個音色是只需要樂手拉一個《長城隨想》第一樂章第一個音便能分出高下的。這種極端細微的音色變化,正好是決定一個樂手音樂成就高低的指標。而二胡偏向如泣似訴的音色,更要求人要經過人生的洗練才能如鳳凰湼槃一樣找到最打動人心的音色。

閔惠芬的二胡在她 1981 年患癌前後有很大變化,1981 年之前還是屬於炫技派的,看她 1970 年代拉的賽馬:

這個速度即使在今日也是很快的,而且她還完全是遊有餘刃表現輕鬆地去演奏,雖然表情姿勢難免帶有那個時代特有的共黨機械感,手上功夫飛快,但臉上完全是擺一個「樣板戲」的表情。這首曲閔惠芬拉得非常乾淨俐落,這個速度即使今天也不是每個人也拉得到。今日的演奏身體的起伏便大得多了(馬向華版):

《賽馬》雖然只是一首四級歌,但對任何一個二胡人來說都是有重要意義的,因為這是第一首快弓歌,對任何一個二胡人來說都是耳熟能詳的歌,但能拉得好卻也不易。俞遜發吹的《心中的歌兒獻給解放軍》,快板一段的速度,也不是很多人能吹得那樣乾淨清脆又游刃有餘。《心中的歌兒獻給解放軍》這歌名大概太「紅」,所以後來俞遜發把這曲的名字改成《心中的歌》。

閔惠芬患癌復出後就首演劉文金的《長城隨想》,印象中《長城隨想》應該是第一首(實際應該比《紅梅隨想曲》稍晚)二胡協奏曲,閔惠芬的胡聲已經脫胎進入另一個階段,經歷過人生種種苦難病困後終於悟到二胡最觸動人的音色,後期的《長城隨想》和《江河水》與前期的演繹明顯有分別。

我總覺得學二胡難為的地方就在此,總得要有些經歷有些磨練,出來的音色才會最「二胡」。但可惜的是,在現代音樂界,以往那種很內斂,帶點共鳴又混和一點點蛇皮特有的沙啞聲的音色今天已不再得到人們的垂青,在小提琴和西樂龐大的陰影下也要向穩定性、向擴大音量等準則屈服。第一次看到香港中樂團改用環保二胡時真的會給那音色嚇一跳。未來的二胡會是「兩條腿走路」兩種兼容抑或是新的科學設計佔優?這沒有絕對的答案,用更穩定更不易受環境影響的樂器絕對應當,但放棄了的「不科學設計」又是否其實蘊含了一些我們珍視的原素?朋友說,練習像《江河水》、《二泉映月》等曲目時,整個人也確實會被牽引而消沉起來的。

無論如何,那個交織糾纏而又暢快酣漓的音樂年代終究還是離我們而去了,今天的中國音樂已不像往昔那樣容易分辨「南北」,中央音樂學院可謂逐漸佔了主導的地位,昔日江南上海的大師,徒子徒孫也早散佈大江南北。今天音樂考級、音樂創作,驟眼看似乎以北京中央音樂學院為圭臬,風格也越來越偏向西化,向「音量更響、音準更準、音域更闊」等方向飛奔,新樂曲也早擺脫了以往形式,甚至摒棄了調性。拉二胡的朋友說,現在的二胡界,每隔幾年就會「爆」幾個新人出來,拉更快,更響,更加「十二平均律」的曲,借此成名,然後隔幾年就再由「後浪」取代。始終,你再快,人家一定可以比你更快,你今天快,三十五後呢?四十後呢?怎可能快得過二十幾歲的手指?彷彿現在大家都一味鬥快,鬥炫技,鬥華麗的音色,對內在音色的追求好像淡薄了。另一方面,現在大陸的中樂訓練也偏重獨奏,很多人在專業學院畢業,卻是樂團的「廢品」,很多時表演也是一個獨奏配西樂團伴奏。中樂團縱有再多的缺憾,交響化後始終是一個音樂不應偏廢的形式,中樂訓練亟需要由二三四重奏開始,到齊奏、江南絲竹,到小組以至合奏逐步建立樂感,否則一味死練獨奏,始終難以整合和發展。

那個富饒且飽含人文精神的上海,那個曾經響起精緻江南絲竹的江南,那個音樂線條簡單卻優美的傳統絲竹音樂,似乎逐漸隨風消逝了。曾經叱咤一時的名字,湯良德、趙松庭、俞遜發、閔惠芬,都已一個個仙逝,陸春齡、何文川、郭亨基等今天的殿堂級大師,也都曾在上海大放異彩。昔日上海音樂人材濟濟,今天散佈全中國各地的中樂人材固然多,但昔日那種江南的精緻和優美樂感,卻似乎一去不返了。

我不認為我自己是個「中樂法西斯」,我也不認為傳統就應該千年不變,然而在變的過程中,我總堅持,那個內在的精神,那個內在的「我」,卻應該是亙古不變的。

延伸閱讀:

江河水傾訴人間悲切 二胡皇后閔惠芬辭世 – 香港南華早報 20140512

中國著名二胡演奏家閔惠芬今日(5月12日)上午在上海因病逝世,享年69歲。

據新華社從上海民族樂團獲悉,有“二胡皇后”之稱的閔惠芬今日上午在上海仁濟醫院病逝。去世之前,閔惠芬已和病魔抗爭多年。

69歲二胡演奏家閔惠芬病逝 演奏曾感動小澤征爾

腾讯娱乐讯 据网友“大头费里尼”透露,著名二胡演奏家闵惠芬今天上午因病在上海去世,享年69岁。

闵惠芬于1945年出生在江苏省,她8岁开始学习二胡,12岁考入上海音乐学院附中,后来跳级升入上海音乐学院本科民乐系,并曾先后在上海乐团、中国艺术团、上海艺术团等担任二胡独奏员。1984年后,闵惠芬调入上海民族乐团,担任独奏。

廣告

About 林非 - Astrophel Lim

離經誌
本篇發表於 樂 經 - 音樂種種。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