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除死刑應具備的社會討論

網絡圖片,出處湮不可考。

網絡圖片,出處湮不可考。

朋友這天在討論死刑存廢,台灣關於「廢死」也一直有爭論。
 
簡單地說,我真的沒有甚麼立場,大概是比較偏向廢死一面吧。不過當有嚴重罪案時,也難免會覺得「有死刑便好了」。如 Hello Kitty 虐殺案,逆子弒親案,大埔地勤命案,遠一點的寶馬山虐殺案等,或者像外國如挪威2011年那宗屠殺案等。
 
哲學思考在這時候對社會是非常重要的,這種思潮需要社會的大辯論,看 Michael Sandal 的介紹,各種各樣的社會哲學思想往往也源於某些爭議事件,然後形成不同的流派和立場,再根據不同社會的實際狀況而影響社會發展及政策的。這似乎在香港和大陸是十分缺乏的,尤其是香港。大陸會去讀各種哲學書籍的人數遠比香港多,但缺乏將這些理念放到社會層面討論的氣候。香港則相反,討論很多,卻很紛擾,缺乏能真正結合思考和現實的討論,討論流於立場的闡述和僵化的教條,近年這種黨同伐異的情況更加嚴峻。

所以對「廢死」與否我無法抽空去處理,由於死刑不能逆轉,確保「盡最大可能不會出錯」便很重要,覆核和確認倚賴獨立不偏不倚的司法系統,又需要社會足夠成熟去處理,不宜流於以暴易暴的認知。而偏偏有了這一切之後的社會,多半會明白社會公權力需要予以限制的重要,反而更可能廢除死刑。北歐不少國家連監獄的設備也很好,着重的是「改過自新」而非「為罪問責」也許就是一例。

即使不說到理念這麼「高層次」、「形而上」的東西,單講法律精神和條文如何得出廢死或設死的結論,本身也還是要回到哲學討論上。

廣告

About 林非 - Astrophel Lim

離經誌
本篇發表於 博物志 - 雜事漫談, 易 經 - 時事評論。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