謊言在謊言之上 – 817 黑筆記事

817 究竟有多少人出席?周融事後說的話其實才是心底話:人數不重要。事前再如何吹噓「要做到史上最多人」的遊行等,不過是宣傳說詞。由上午的跑步反佔中到下午的遊行,都是「以彼之矛攻子之盾」的極致:你泛民說有多少多少民意支持嗎?看!我們也有!我們更多!

表面上這種群眾運動的方式是與泛民一直以來的打法如出一轍,但實際上各種資源的配合是泛民不能企及的,如各同鄉會、社團和公司的動員。更誇張的是,以往一直說不會刊登政治廣告的各公共交通,也刊登了這些「政治廣告」,明目張膽地搬龍門。實際上這種動員形式可謂「本小利大」,只要籠絡好幾個大老闆,由他們去動用手頭上的資源,着下屬參加便了。籠絡這些老闆,成本遠比逐個籠絡下層人員容易得多,何況要籠絡這些人也不一定要用實利,很多時口惠而實不至已夠了。看早前會計師北上工作的彈弓手事件,有時只需用一些「莊嚴承諾」去糊弄一下就夠了。

香港的共業,至死的冷漠

香港人從來都只注重做生意,只看眼前的實惠,對於為人的尊嚴,社會的公義,老實說一向都不是關心的重點。如果真那麼注重公義,律師會一開始就不會選出林新強來,早幾天成功不信任他這個會長,創了 108年來的第一次,但為甚麼會出現這個「第一次」?即使如會計師,之前被大陸擺了一道,難道又有學乖了嗎?會為公義走出來嗎?社會給予這些專業地位與名望,卻錯把他們當成有知識有理想有理念的人。香港最缺乏的其實是理念,缺乏堅實的社會理念和討論基礎,只為眼前蠅頭小利就可以放棄原則和信念,甚至樂於用自己所學去愚弄群眾,看何濼生、雷鼎鳴等「學者」、「教授」就可知一二。

因此「反佔中」大遊行中,「被動員」的多,「附利者」也多,但只為了一些小利出來,實際上並無特定立場的人,也不在少數。為的可能只是一餐飯,一個「購物」的簽證,一個「旅行」的機會。本質上他們都沒有甚麼分別,為了一些眼前可見的小實利,可以放棄理念、信念,往往有些人也拒絕去思考事物背後的意義。對不少上街者來說,認為既然可以得一餐飯,而且聽人說「有一人一票」就好,所以何樂而不為呢?但實際上,如果這一票根本沒有真正的選擇可言,「有票」又有甚麼意思?如北韓一樣也是有票,但能體現自由意志去選擇嗎?而「普選」的意義又是否單單「一人一票」就可以體現出來?對於一般香港人來說,這些東西都太難明太頭痛,也看不到這些東西「會否令老公更愛我」,也就不去多想了。

反佔中有不少人,是打着「同鄉會」的名號來的,也有些是旅遊巴一車車送來,更有些是開宗明義跟記者說是來「購物」的。有同鄉會的「同鄉」是南亞裔人士,他們大概在香港生活艱難,為了小利也就甚麼也願做(再者遊行也不是犯法),反而經常說甚麼「血濃於水」的大陸人也可以為了「購物」之類的小利而幫手葬送香港的未來。這些「個別例子」一再出現努力地破壞香港的原有制度,而反詰者經常聲嘶力歇地說「廣大民眾支持香港民主」的人就像黑房裡不知存不存在的黑貓一樣。不過請勿誤會,我不是說大陸人不支持甚麼民主,而是,在一個黑暗的社會氣氛裡,雖然總有明事理的人,但是這些人多還是不明事理的多呢?

因此今日「反佔中」的愚昧,其實是香港人的一次伊波拉病發示範。長久以來的「政治冷感」,令香港人缺乏對理念的堅持,也欠缺通盤的社會思考。怎樣才對社會好,甚麼叫好壞,何謂對錯,對香港人來說其實不太重要,這性格其實與北方的大陸人沒甚麼分別,管他皇帝老子是誰,俺日子能過就好了唄。所以城管打人,就只看到打人不對的層次,提出佔中,就只看到佔中「佔」了中環,而看不到背後的「為甚麼」。香港人濫用、亂用「中立」,其實就等如袖手看技安欺負大雄的「中立」而已。所以香港人侃侃而談這些年,實際上只是鸚鵡學舌一堆「價值」、「理念」、「公義」、「公平」而已,實際上這些價值根本從未在香港人心中生根,沒成為香港人日常的一部分,以致只要用「一人一票」就可以替換了普選的精神,一句「保普選」就可以偷換掉篩選的意圖,一句「反暴力」就可以抹走權貴制度的無比暴力,反指被壓迫一方暴力。

來源:https://www.facebook.com/nagee.tw/photos/a.10151409298917312.1073741829.353390642311/10151970990337312/?type=1

來源:https://www.facebook.com/nagee.tw/photos/a.10151409298917312.1073741829.353390642311/10151970990337312/?type=1

在謊言之上的謊言

817 究竟「真正」有多少人,並不重要,對香港社會來說是展現了政府已完全放棄「政治中立」和明裡暗裡偏幫,而對搞手和幾個「領頭人」來說,不過是用來向北京邀功和索利的籌碼。

事實上,真實人數多少,都不過化成一紙公文,中共北京諸人又不是親身來看,七一也好,八一七也罷,都不過是透過「中間人」來傳話,中間人上下其手都只是為了在權力架構下撈些實惠而已。十萬好,廿萬也好,反正中共的方針也不會變,你道建制派不知道用了多少方法去「號令」人上街嗎?根本大家都清楚得很,他們都知道就算取最誠實的數字,這個人數還是有水份,還是不代表甚麼實際民心民意,只是單純「晒馬」而已,但他們根本就不在意,因為政治操作上,只要有「遊行」一事就足以讓他們發揮了。所以到了共官耳朵時,這個人數就成了幾十萬計「自發上街」的市民了。

而對於中共來說,造假之道又豈是汝曹賤燦能企及共黨之萬一?與中共的造假經驗比較,汝曹港燦也就是學前兒童的水平而已。他們自己也很清楚這個人數是如何迫出來的,這個遊行也不過是「垂範香江」,挑起「香港人民的內部矛盾」,自己也弄得烏煙瘴氣,又有誰會去找他們晦氣?看民主黨又去溝通了,在這種「兩派不相上下」的情況下,結合「我是老闆我有權」的背景下,你天生一副鑽石骨頭也抵不住吧?

所以其實那些帶頭人,那些香港高官,那些共官,根本就很清楚發生甚麼事,也很清楚這些政治動員建基的不是堅實的理念,甚至他們提出的主張也是於社會有害無益的。他們都是心知肚明的,不過是為了自己一時權位金錢利益的方便而甘願放棄這一切,本身也就是香港五六十年代一代人的風貌。如周融,他是一定知道自己的所作所為是有多大傷害的,假如他真心相信他提倡的一切,假如他真心認為在中共治下 2017 有一個公平公開的真普選,香港社會會朝着更開明的方向走的話,他又何需死攬他那本英國護照?同樣道理,梁振英、林鄭月娥的家人子女又何苦留在毫無希望的英國受苦?他們都不過是為了撈盡眼前因不公和卑污政治的油水而睜眼說明顯不通理的話,做不公義的事,他們一直都知道,知而為之,其惡也無以復加。本質上那跟二戰時的納粹德軍沒有兩樣,儘管口號說得有多漂亮,滅絕營也始終設在德國境外,不讓德國人輕易得知其殘忍。

香港自回歸後就無可避免陷入一條黑暗隧道之中,原因一方面固然是大陸的侵略和殖民,另一方面也源於香港人本身的犬儒無知和附利。事實上由「臨立會」開始特區管治已經是惡跡斑斑,到廢兩局,再到今天的動員群眾互鬥,「個人身份」支持某政治立場,再到政府動用公器宣傳政治,這個黑暗下降螺旋只會繼續下去。香港人五六十年代出生者大多對政治毫無認識也毫無感覺,正是他們的附利和冷漠,利用英殖最後二十年去積累財富,今天在上靠的從來不是能力和信念,而只是見風使舵的和稀泥手法。他們販賣的那種「上位夢」到今天仍然有不少新一代的支持者,這是香港保守派的基本盤。在這個社會環境下,八十後是絕對孤寂的,見證英殖最後的繁華和氣度,也見證了回歸後的沉淪與墮落,在社會日趨不均時又不能分一杯羮,被排斥成為社會的異類。這個黑暗時代不知會延續多久,終究大陸被中共統治也不知還有多少日子,同樣附利和短視的大陸人甚麼時候會推翻中共誰也不能樂觀,而缺乏思維訓練、慣於立黨立派而不問情由的人性,又令中國在爾後會陷入怎樣的漩渦?這些都是難以令人樂觀的事。

觀照香港,如仇思達在面書所言:「「泛民」的得票率已經由1998年的66.12%跌至2012年的56.24%;倘若剔除「非泛民同路人」的「社民連」和「人民力量」,則更低至41.55%。」,而這個比率只會再下降。面對鏡像式的動員手法,無匹的資源,拾級而下的得票率,泛民比起不停游泳至死只求找到一塊浮冰的北極熊更可悲──最少人家也有盡力去游過。

廣告

About 林非 - Astrophel Lim

離經誌
本篇發表於 易 經 - 時事評論。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One Response to 謊言在謊言之上 – 817 黑筆記事

  1. 引用通告: 謊言在謊言之上 – 817 黑筆記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