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之前,歧路之前

林鄭

佔領由星期日遍地開花開始,到今天已是第三天。警務處、林鄭及保安局,以至梁振英都曾出來見記者,然而學聯的四點訴求,政府到這一刻仍然是沒有絲毫回應。

警務處在記者會的態度明顯「鴿化」,沒有曾偉雄囂揚拔扈地支持發射催淚彈,只一再重覆是「專業判斷」,也減少刺激集會的言辭。這似乎是一個暗示,宣示對當天早上羅范貓哭老鼠「落淚」要警務處向行會「解釋」的不滿。後來警務處呈完全棄守的狀態也呼應這個假說,只一再用一些「談判專家」試圖力挽警察形象。

其次,林鄭的回應完全不符其「好打得」的形象,也有意帶領政務官系統置身事外,昨日傍晚的發言基本上只是附和警察的立場,昨日仍用「催淚"煙"」等語言偽術,沒有問任何一個指揮官的責,也沒有回應學聯四點裡的任何一點。黎棟國雖然仍有比較強硬的言辭如不排除「適當行動」,但基調也是有氣無神,整體而言只有「無限期延遲政改第二階段諮詢」比較實在,然而這其實也是一句廢話,因為這意味着仍然是在「人大框架」下的諮詢暫停,「人大框架」是沒有任何改變,因此政府是完全沒有任何一丁點的讓步。

至此可理解成梁振英在下屬「迫宮」下要出來面對公眾,但梁振英繼續施展他的「語言偽術」,自稱自己要在位才能有普選,又仍然指佔領行動「違法」,不會協助撤回人大決議,甚至「反擊」說撒謊說佔領行動嚴重影響緊急車輛出入,這個謊言同日上午已被消防處救護員會主席陳仕祺和食衞局高永文先後戳破。

張德強

因此,現時政府是處於棄守狀態,一心用「拖」字訣等待抗爭熱情冷卻然後當一切沒事,「不處理」就當成「處理咗」,然後借日常生活不便的市民去「鬥倒」佔領行動。如何維持以至升級,這是佔領行動未來要思考的問題。十月一日国喪日是一個契機,這天如何令事件轉向十分關鍵。學民思潮就剛公佈了會到金紫荊廣場參觀升旗儀式,不會喊口號也不會有任何衝擊。同一時間,十月二日紅館也會有「國慶文藝晚會」,屆時會不會有人去向梁振英和左派當權陣營示威,十分難料。

無論如何,未來是一場持久戰、民意戰,必須冷靜、堅持、機動。任何時間均必須保持冷靜,切勿挑釁他人,切勿破壞任何東西引起混亂。和平集會是這場革命的關鍵,也是民心背向的重要指標。

堅持。政府不滿足學聯的四點訴求,絕不散去。政府的回應完全沒有提及學聯四點,因此絕不可散去。

保持機動。一旦差人有異動,馬上分散再求城下重聚。差人攞正牌打人,市民絕不能硬碰硬。如星期日一役,差人包圍,馬上散開並尋求反包圍的機會。

 

史兄所述:

「而家遮打革命喺民意高地,政府要拎返,一係畀人覺得你哋係暴民(搶嘢、偷嘢、打人)、一係你自亂陣腳。前者,真心參與嘅人都唔會做;可以收錢做嘢嘅白社會,就唔同咁講。一亂,又有大條道理做嘢。

好衰咁講句,大家要繼續非暴力。有人挑起事端、或唆排你去毀壞啲嘢,千祈唔好做。我哋在明,班仆街在暗,唔好落人口實。

我哋要嘅係真普選,唔係要破壞公物。

時刻緊記,安全駕駛。」

 

戰略方面,可參考王陽翎倫引述陳雲的建議:

  1. 學生組織與和平佔中商議,全面擴大各區佔據,控制秩序,進一步癱瘓交通(連隧道等),變相促成全港罷課、罷工新形勢。

  2. 只保留部分佔據馬路的陣營,另一些轉移包圍重要政府部門 (如警察總部),直至相關官員下台為止。

  3. 除了上述做法外,在新據點,更大型的絕食運動再現。

「其實又有道理。佢要清,我地可以立即開個新戰場。比如說,聽朝國慶升旗,今日下晝或今晚大家都去佔金紫荊,搞到佢升唔到旗落佢面。至於其他戰場,即使被清警方都無辦法短時間內將d路障呀物資呀全部移走,響呢段時間內只要群眾另開新戰場,就會令警方疲於奔命。總之,點都唔好走,要繼續留在街頭抗爭。」

不用特意擔心「予人口實」,只要堅守不打人,不破壞公物的底線即可。君不見 9月28日清場前,警察說你是非法集會就是犯法就可以催淚彈嗎?根本要清場,連口實也不用,因此不宜被謠言自亂陣腳,記着保持機動,隨時佔領!

廣告

About 林非 - Astrophel Lim

離經誌
本篇發表於 易 經 - 時事評論。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