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香港社區音樂藝術的困境

香港的社區音樂藝術,不能說不發達,如果你有時間,去看看各大康文署轄下場館的租用情況,其實是相當爆滿的。爆滿的意思,不單單是指表演場地,還包括各練習室、排練室等,滿目都是「社交舞」、「粵曲社」、「合唱團」、「管弦樂團」的活動。

然而,香港的相關藝術水平,只能以「不忍卒睹」來形容。為甚麼?

先談表演場地。香港的表演場所,很難觸及一般普羅大眾,以致除了一向會留意那個界別的愛好者之外,絕少其他普通市民會特意去看有甚麼藝術表演節目。往往一場表演三五百個座位,泰半是由表演者的家長、親戚、學生、友好作坐上客,塘水滾塘魚直到永遠阿門。沒法吸引和擴闊觀眾層面,推廣藝術自然吃力不討好。

這與表演者的素養與質素是沒有任何關係的。想像有一個「未來李雲迪」,音樂造詣達到李雲迪的級數,但缺乏有效的宣傳,一樣無法擴闊觀眾層面,一樣是沒沒無聞,開演奏會也不見得會有多少上座客。

另一方面,香港對藝術的態度相當兩極化。一種是將藝術看得太煞有介事,言必馬九貝五,覺得藝術、音樂是一件必須正襟危坐的事。一種是將藝術看得太過隨便,沒有要求,只求玩玩就好,有一群人眾在一起近乎只為聯誼一般扯開喉嚨便唱就夠。有很多步入中年者屬後者,偏偏他們有時間有金錢,很容易便能訂到表演場地和練習室作訓練。

每一個人當然有其自由去取用場地,因此上述情況難言由政府方面着手去管理,然而藝術水平的高低,卻是有實在的準則可以討論的。

而在香港這個地方,要發展「樂團式」的音樂,可謂難如登天。樂團音樂首要便是人,而且每一個人都有其獨特角色和位置,一個單簧管樂手的位置不可能叫低音號取代,小提琴聲部也斷不可能叫短笛去「頂住先」。而即使是同一聲部,樂手齊奏時互相融合的音色和呼吸停頓等,也必須經過相當時間的磨合,才可能打磨出和諧悅耳的效果。

但除了職業樂團之外,我看不到有任何一個香港的樂團能達到這個要求。

要清楚,「專業」不同「職業」。專業是一種態度,職業是一種狀態。以音樂為業的,不一定就有專業的態度,有專業態度的,也不一定有職業級數的技術。即使你能糾集一群以音樂為業、技術高超的樂師組成樂團,排練時間也是一大挑戰,沒有金錢作「利誘」,我看不到樂團能單以一團「火」去達到最佳的效果。樂團的「團」與運動中的「隊」不同,內裡成員幾乎完全不可能互換。足球隊裡,即使缺了一兩個隊員,其他人一樣可以作有效率的訓練。而假使總人數足夠,某些球員也可以暫時權充其他缺人的位置,縱使效果不算理想,但也是個能敷衍一時的權宜之計。但在樂團裡,這是完全不可能的:你能叫短笛手去拉小提琴嗎?

在樂團裡,即使每一個樂師本身能演奏絕對準確的音高,合起來也可以是不和諧的、刺耳的,要形成合理的和聲,樂師間排練時互相聆聽與融和是極其重要的,就算是職業樂師,少數幾次排練就能更容易達到理想效果,但也往往是貌合神離的。因此一隊臨時湊合的職業樂團與一隊久經排練的學校樂團演奏同一首樂曲,可能個別技巧較差的學校樂團整體效果比職業樂團更出色的。

另一方面,樂團形式的音樂,訓練模式是強調百份百按譜演奏的「學院派」,不容許甚麼自由發揮的空間,假如加上偏狹的訓練模式,音樂能力其實是極其局限和狹獈的。這又反過來影響排練時的效率。

因此香港的音樂藝術發展就有這樣一種困境:要不便是場地狹小,難以引起廣泛迴響,要不便是場地大,但宣傳不足,只有團員的親戚友好來看。

我認為這基本上是一個死症,而死因也不盡然在政府政策之上。作為一個音樂人,只能寄語,音樂有很多種形式,由小開始,放棄「大樂團」的「大就是好」迷思,大概更容易做出成績。

廣告

About 林非 - Astrophel Lim

離經誌
本篇發表於 樂 經 - 音樂種種。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