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簫與尺八》

12141747_898362493604075_488483777617379281_n早幾日見到有朋友對尺八有興趣,剛巧我近幾日有事「祭出」我手上的洞簫,令我諗起一啲嘢。

尺八本質,其實就係唐尺八,本身的確係中國樂器,日本現存一支唐代尺八,六孔,前五後一,指法似乎與今日六孔簫相類似(依七聲音階排列)。後來東傳到日本後成了五孔,前四後一。我問過日本的演奏家,也不清楚為甚麼與何時有這種改變。但正如任何其他樂器一樣,在歸化的過程裡,尺八已經「生了根」,成了不折不扣的一種日本樂器。原本尺八是一種法器,多用在宗教儀式裡,百多年前開始逐漸走入民間,形成獨特的風格。

尺八的「吹口」(唄口)形制,有「斜吹口」、「唐口」(我個人偏好叫唐口)的叫法,在洞簫上也有這種形制。由於吹口外切,因此風聲比較強,氣流比較外放,而吹奏時的「奏響點」也有很大變化,因應吹奏者的入氣角度,唇形唇位等而音準音色皆不同,十分敏感,同一指孔上的音高可以向上100音分(「半度」)或向下200音分(「全音」)。

由於指孔極少(只得五孔),所以音色和音準變化就借用了吹口的多變特性來達到不同的變化音高,輔以指孔的細微變化。在尺八裡會注明蓋四份三孔,半孔等,這點在洞簫教學演奏上堪足借鏡。而吹口的變化導致音色變化,因此吹管的管徑本身要加以配合。故此尺八很早就朝向調較管徑的方向走,細看管身,不是平滑也不是全管大小均一的,而是有獨特的內徑曲線,是製管師的不傳之秘。而事實上也很難寫下來,往往靠的是經驗和感覺,理論只能給一個大概,因為竹材都是每枝不同的。

而中國洞簫在唐以後是採取不同的發展路向,久石讓說過日本文化擅於保存傳統文化最原本的面貌,而中國文化則相對勇於創新。尺八在唐以後改成「V口」、「U口」、「UV口」等形式,變成內切,氣流直接導入管身,音色更純、更集中、更穩定,採取的是不同的音樂思路。而近年借鑑了尺八的補土和打磨技術,洞簫的製作有長足的進步,有更多不同特色的洞簫予人選擇。

我有時在想,藝術本身就是一件十分複雜的綜合體,是呈示某一人某一地某一方的文化多面體。在某些藝術形式上,「界限」相對不那麼明顯,或者已經相對融和,但很多情況下,我認為這種界限是無形,卻又是很實在很明顯的。例如國畫,就有自己一套美學標準和技巧。又如我們這裡談論的洞簫和尺八。

當我們將洞簫或尺八提升到一個文化素養的水平去看,就不免要審視這些樂器背後的一整套文化觀和世界觀。時人往往對「音樂」的認識是「現代」的,不分家的,即是,我用洞簫可以吹「Let it go」,用尺八也可以,頂多是「感覺不同」。但如果我們認真將洞簫或尺八當成一個「體系」來看,便會驚異於他們兩者的意蘊之深之廣,是根本另一種「聲樂」「樂音」,而不能單單用甚麼旋律和聲甚至音高去審視。

傳統的尺八「本曲」裡,很多句子都是很「朦朧」的,你未必能哼出旋律,但那種氣氛你一定能感覺到。相似地,洞簫古曲中,往往有無數多的版本,每個版本你會聽到一些主題,但前後佈局、音響變化,可以大異其趣。如「梅花三弄」、「關山月」、「春江花月夜」、「月兒高」(後兩者本為琵琶曲)。

我在探求有關的竹樂(包括笛、簫、唐口簫)時,便經常會覺得,最終我要立足在某一種文化傳承上,然後加以鞏固和發揚。即是,我是一個寫中文正體字,講粵語的人,我的文化「根」在嶺南,最終回應、鞏固、探求、發揚自己一套文化的「基地」也在此,其間我可以吸收和涉獵無數的不同音樂種類,如二人台,江南絲竹,崑曲,愛爾蘭民謠,日本歌謠,美國印第安音樂,諸如此類,但當我要介紹自己,定義自己,拿一種物事與人交流時,我總得有一個文化上的身份和歸屬。

這是多年來我或多或少對尺八卻步的一個原因,我總覺得無論我怎樣努力,終究我不是一個「日本文化」的繼承者和傳續者,我連日文也不懂。

我無意貶低任何藝術取向的人,我只是謹此闡述我對自己的要求而已。相反,在此時空下,我更敬佩那些將整個身心生命都投放在一種「異」國文化的人,蘋果就曾訪問過香港一位位高權重的尺八愛好者,一聽他的吹奏就知道他是真有下過苦功的人。又有人彈得一手極好的民族結他,也是十分令人感佩的事,能如此義無反顧,如此瀟灑沒有包袱地投身自己喜愛的藝術,是十分幸福的事。

某程度上我明白我這種堅持是一種很無謂的包袱,不過藝術於生命中最重要的意義也正在於此:藝術有自己一套體系,而且是一套不必限於某種思路邏輯的體系,每一刻也在回饋和影響生命。

廣告

About 林非 - Astrophel Lim

離經誌
本篇發表於 樂 經 - 音樂種種。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One Response to 《洞簫與尺八》

  1. Jim Fan 說道:

    説到唐口簫,我見你相裡好似有一把阿慶師嘅。我個人覺得唐口簫聲音比較蒼涼,吹南方曲調總係格格不入。而且我手上個把阿慶師唐口簫的切口角度不合我口形,簫聲總係有欠開揚,宜家好少吹它。

    反觀另一把張文正U口八孔,需然八度音準不佳,聲音就甜美好多。主力用他吹吓廣東話、台語歌,不亦樂乎。

    至於日本尺八,恰如你所講,吹日本曲調好難投入。而且只有五孔,用黎吹中5. 6. 1 2 3 5 6五聲音階都有難度,也很少吹了。

    有機會交流一下吧。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