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子的塞頓》

Francisco_de_Goya,_Saturno_devorando_a_su_hijo_(1819-1823)

全民退保展開諮詢,為期六個月。

事實上,在一個發達社會,老有所依,幼有所靠,壯有所長,全民退保是沒有甚麼問題的,但看看香港的情況,真的如此嗎?

香港的情況是,一群五六十後出生的人,蠶食了香港七八十年代的機會,食盡戰後一代百業待興帶來的高增長,同時先使未來錢吃掉了八十後開始一代的財富,以炒樓、炒股等方式向年輕人提款。炒樓的本質,就是持有樓宇的上一代,以高價不顧折舊等原因強行向年輕人搾取金錢的一種手段。

同一時間,這些掌握了話語權的上一輩人,以「獅子山下精神」向年輕人率先開火,年年月月以他們的話語權抹黑、壓迫、壓搾年輕人。每年畢業時節的「人力資源顧問」抹黑還少嗎?還記得梁愛詩的「不放心交棒論」嗎?「廢青」一詞何來?這一切一切,都顯示是五六十後獅山一代先向年輕人開火。

敬老,前提是老有可敬之處,倘若長而無述,按孔子所言,根本是老而不死是為賊。獅山一代透支了香港的發展能力和財富,殺子而食,然後現在又再嘗試用全民退保去進一步打劫年輕人,這種行為,就是可恥。

或曰,你自己也有父母,你不支持全民退保,就是不孝!抱歉,人之修德行世,在「格物致知誠意正心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端的是一個推己及人的過程,自己的長輩,當然應該供養,但由此導出支持全民退保的結論,則豈非「以偏概全」?同樣地,說這種話的人,難道你又沒有子女?怎麼你會支持那些抹黑年輕人的言論?

一個社會的進步、關愛,需要一步步去達致。推動政策,一方面是引領潮流(如大企業率先行五天工作制等),另一方面也是回應社會狀況的。關愛不可能一蹴而至,就如自由行,如港中關係,政策要回應太多大陸人湧港的問題,然後才能有效地推行互敬互諒的風氣。假如一見人反大陸人,反全民退保就指是法西斯、排外、不敬老,這是漠視了社會狀況與環境的結論,十分草率。反之,假如社會環境、狀況是適合推動某種政策,那才會水到渠成,才能達致真正的價值目標。

全民退保在 2015-16 年展開諮詢,同年將有立法會選舉。假如政黨不能梳理好社會上的狀況,提出具說服力的理據,只一味按照自己「一路走來始終如一」的理由而支持全民退保,那麼這個政黨可以預見,在 2016 會遭遇滅頂之災。唏噓之處,不由得使人想起《百年孤寂》的結尾:

「這個蜃景之城,將被颶風剿滅,自地面一掃而光,並將從人們的記憶中徹底抹去。羊皮手稿記載的一切將永不重現,這個百年孤寂的家族,註定不會在大地再出現。 」

800px-Rubens_saturn

哥雅(Francisco José de Goya y Lucientes)名畫「食子的塞頓」(Saturno devorando a un hijo),來源是羅馬與希臘神話,下圖是另一位畫家 Peter Paul Rubens 的作品。

畫中所繪的是農神 Saturnus,Saturnus 本來是羅馬最古老的神祇之一,但從前3世紀開始,他與希臘神話中的 Κρόνος 混同為一。原本屬於 Κρόνος 的一些神話,如吞食親生子女等等,被加到 Saturnus 的神話裡。

故事是說, Κρόνος 是第一代 Τιτάν 十二神的領袖,是天空之神 Οὐρανός 和大地之神 Γαῖα 的兒子。他推翻了他父親 Οὐρανός 的殘暴統治並且領導了希臘神話中的黃金時代,直到他被他自己的兒子 Ζεύς (宙斯)推翻。

他自己本人是推翻上一代得而成為領袖,然後成為了領袖後又擔心自己的子女會照辦煮碗推翻自己,因此自己將子女殺死吞吃。

你想像得到我在西班牙乍見哥雅那幅名作時的震撼。

廣告

About 林非 - Astrophel Lim

離經誌
本篇發表於 易 經 - 時事評論。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