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時很遠,忽爾很近》

九龍灣工業大廈時昌迷你倉大火,四級大火奪去了一位年輕消防高級隊長的寶貴生命。

就在父親節剛過兩天的時候,夏至的晚上。大家之前還在說夏至的圓月很罕見,幾十年才會出現一次。就在這麼一個夜晚,發生了這樣的事。

這位消防高級隊長,跟我算不上是朋友,不過大家都曾住在同一個大學舍堂。當消息傳出,我一開始還不知道究竟是哪位不幸的前堂友蒙難,直到後來看到相片才知道是誰。以往一直在舍堂很低調的我與他不算有甚麼私交,極其量只不過是在某個時空曾經交疊過,在某個空間曾經共存過,大抵如此而已。但因着舍堂的名字,因着香港大學的名字,令我不由得細視他和我的背景原來也有相似之處,就像因應聲波而共振的玻璃杯,這位高級隊目的事令我久久難以釋懷。

才剛三十歲,事業如日中天,升了作高級隊長,家有嬌妻幼子(兒子只有四個月大),忽然就這麼離去了,就是一場大火,可能只是一念之差,可能只是差那麼一點點運氣,可能只是差那一點點時間差,就此決定了火場死神奪去誰的生命。一同進入火場的同袍也有受傷,但終究是保住生命。為甚麼死神偏偏就選上他?他做錯了甚麼?他甚麼也沒做錯,是出於使命感,忠實履行他的工作,因此而犧牲了性命。

這種事情,大概在這個面無表情的城市,每天發生,但當事件中的逝者與自己有一點點關聯,哪怕是再微幼的關聯也好,也會令人猛省:原來這些慘劇可以離我們很近。人生就像是蒙着眼睛走在鋼線上,不解開眼罩,不知道下面的萬丈深淵,也就不覺得害怕和驚慌,但當有人扯一扯你衣角,讓你從眼罩底下瞥一瞥外面,你才發現那些看似遙不可及的事原來可以很近很近。平時彷彿遙不可及,忽爾就像貼在你面前給你看,原來生命一切可以這麼無常就消失離去。

有些人會說正因生命不可測,我們更加應該努力活出每一天。但細細審視生命,當中的無常終究叫人無法釋懷,不免唏噓。可憐張隊長的兒子只得四個月,還未懂人事父親便離去,遺下孤兒寡母,本來大好家庭忽爾就此離散。

舍堂因應張隊長殉職設立了捐款,我想,除了應一時之急,還應該想辦法助養孤兒寡母。綿綿之力,希望可集腋成裘。

願各位生活平安。

偉倫堂捐款: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310810202320243/permalink/1289261644475089/

廣告

About 林非 - Astrophel Lim

離經誌
本篇發表於 博物志 - 雜事漫談。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