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半音,一寸金

2015081856428465尺八顧名思義,乃係按照樂器長度而定名。而對於吹管樂器來講,要「低音」,尺寸就一定會好長,唔似得弦樂器,除咗弦長,弦嘅粗幼度都可以決定弦嘅音高,當然要配合共鳴箱嘅大小,但最少,你見到小提琴喺同一個音箱之中張四條弦,每條弦雖然弦長一樣,但配合唔同嘅共鳴部位同弦粗,弦之間嘅音高可以相差好遠,但唔會令體積驟然增大。

喺尺八,或者洞簫嘅情況來講,情況基本上係差唔多,概念係一樣嘅。尺八嘅意思係「底音係 D」嘅管,呢個 D 係講緊 middle C 上面果個 D 。然後理論上每長一寸(2.54cm),底音就會向下延伸一個半音,即係話「尺九」嘅底音就會係 C#。

尺八:筒音為 D
二尺:筒音為 C
二尺一:筒音為 B
二尺四:筒音為 A
二尺七:筒音為 G
三尺三:筒音為 E

換算返,尺八、二尺、二尺一、二尺四同二尺七,就係洞簫中嘅 G調、F調、E調、D調同C調。D調同C調係我見過最低嘅洞簫型號,而C調開始幾乎一定要度手造先可能造得舒服,而其實D調開始雙手負擔已經好重。

你見到嘅係,由二尺一到二尺四,中間嘅尺寸係越拉越闊嘅,慢慢「一寸等如半音」呢個原則係唔適用。而二尺七以下嘅,無論係咪尺八,指孔已經好難按得好同靈活。而即使去到三尺三,個 E 都只係講緊比小提琴最低果條弦嘅 G 低一個小三度(E3)。但係呢個長度已經幾乎無可能靈活地運指──假使成支樂器係直身唔做彎管的話。

所以喺物理角度,呢類吹管樂器本身係好難造到好低音,而古人亦其實根本唔介意呢一點,因為古人嘅音樂、「民族音樂」根本唔係講求音域上嘅高低闊窄,而係講緊音色嘅變化,樂曲嘅「修養」,旋律線條嘅交合。因此喺東方樂器嘅傳統入面,係唔會話希望造成個系列然後砌一個合奏四聲部出嚟嘅,反而更強調演繹上用氣嘅方法、音色或者指法上嘅變化。

而有趣嘅係,雖然「數字上」呢啲大型管樂器(指尺八或洞簫)其實唔低音,但當用適當嘅方法去演奏時,出來嘅音色係可以畀到人好似好低音嘅感覺。當同返同類樂器拍埋一齊時就會好覺,但當放埋弦樂器一齊時又會發現其實真係高咗一截。呢個現象好有趣,喺弦樂器上,用八度音變化去營造跳躍感或者作一種「加花」嘅方式係好常見嘅事,例如「酒狂」就係其中一個例子。但呢種方式喺管樂器上非常唔普遍,喺改編時往往要用另一種方式表達。管樂嘅八度跳躍,感覺會比弦樂器更強烈。

現代音樂係建基於「古典音樂」上嘅,我諗呢個係事實,而即使係民族音樂,特殊形式嘅各類型音樂,亦無必要絕對反對任何形式嘅改革。所以我係贊成研發更低音嘅管樂器嘅,前人嘅彎管笛就係其中一項嘗試同研究。放喺直身洞簫上,就係將管身扭幾個麻花咁樣。而假設由二尺七開始每下降一個小三度就要延長管身六寸的話,咁要造一件同大提琴一樣低嘅樂器(最低音 C2),咁就要由筒音 E>C#>A#>F#>D# 經歷四次,最少增加兩尺,筒音先會去到 C2 上面個 D# ,即係最低限度都要四尺七以上,近五尺。實際上好可能超過五尺。高過一個港女嘅身高係一啲都唔出奇。

我認為「可以向下研發」嘅原因並唔單單係因為「跟風」,我認為「器」同「樂」係相輔相承,不可偏廢。當我哋強調、保留傳統音樂思想嘅同時,樂器嘅工藝亦可以同應該作相應嘅發展。翻開人類音樂文化史,就會發現其實本身就充滿住唔同理念就同一物事嘅唔同表達方式,引伸出唔同嘅發展。例如源自波斯嘅「雙簧樂器」,向東就變成嗩吶,向西就變成雙簧管。本身樂器就係一件不停吸收唔同文化思想同技術而衝擊發展嘅東西,絕對性地排斥新嘅工藝,我認為唔可取。但當然另一方面,有啲嘢牽涉美學同音樂理解,又應該盡可能符合本身嘅文化嘅習慣。我想強調嘅係,中間並無一個「絕對值」喺到,只有唔同嘅取態、習慣,大家按住自己嘅理解去盡力而為。例如竹笛,早年好多人提倡用加鍵嘅方式貼近十二律,但今日大家都比較想用返「開孔」嘅方式去做,甚至開始「復古」話唔一定要用鍵嘅方式較準晒十二律每個音(半孔係另一個好複雜嘅技術問題,不贅)。

另一方面,由於現代城市人普遍係聽流行音樂同古典音樂長大,所以對於民族音樂會有好多唔理解嘅地方,普遍有:

1. 點解佢咁高音
2. 佢玩唔玩到十二音

第一點上面有觸及過,第二點其實好難答。即使尺八得五個音孔,但係透過指孔半開合同俯仰吹法,其實可以「擠」齊十二音,但佢不能稱之為十二律嘅樂器,因為佢原本嘅音樂世界並唔係咁樣。同中樂一樣,佢原本嘅世界甚至唔係講緊我哋一般嘅「啱音」(古人又何來調音器?),而可能係更着重音色濃淡嘅變化,係一種「修道」嘅音樂!而音色嘅變化喺現代好易被人誤解為一種「噪音」、「雜音」,就係因為我哋接受咗好整齊,音色好統一,按譜高演奏嘅呢種音樂形式。

但我哋終究係生活喺一個「現代社會」入面,因此其實我又唔抗拒將民族音樂作「有限度」嘅「現代化」同「系統化」,即係,好多時尺八都會夾一啲現代樂器㗎啦,唔一定係罪㗎,尺八都可以分成五孔、七孔、九孔啦,唔一定係有問題㗎。只不過磨合嘅過程中,一定比起「大家都係西洋樂器」會遇上更多困難咁解。

我之前睇到一啲西方木笛嘅發明歷程,見到西方木笛發展到有啲好低音嘅系列。其實我主觀地認為(因為無實物),「邊棱震動」式嘅樂器(長笛、竹笛、洞簫、尺八)係好難喺低音嘅情況下確保音量嘅。只不過,作為一種探索同推廣,我歡迎任何「出格」嘅事而已。

另一方面,弦樂嘅系統同管樂太唔同,鍵盤類嘅鋼琴更加唔同,弦樂器係比較容易達到低音,佢哋往往好難體會到管樂(尤其是邊棱震動家族)一寸一音嘅辛酸。

廣告

About 林非 - Astrophel Lim

離經誌
本篇發表於 樂 經 - 音樂種種。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One Response to 一半音,一寸金

  1. Lynx 說道:

    利申:阮類

    大部分音都玩到

    熟習唔熟習咁解。

    (比miss鬧…..
    any肥,兩三人得,
    六七十人團亦得…..

    我,係時候死返去練琴……)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