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木笛演奏竹笛協奏曲《飛歌》?

網上閒時看到,本來沒留意題目是甚麼,聽着聽着才覺得耳熟,再看看標題:

T. Jianping’s Fei Ge : DIALOGUE Gala Concert, Shanghai World Expo 2010

才恍然大悟:T. Jianping就是唐建平,Fei Ge 就是「飛歌」。但這種人名寫法,是不是將姓和名反了過來?T是「Tang」,「唐」這才是姓,不會縮寫的吧。

「飛歌」本身是唐建平作曲的一首竹笛協奏曲,以中國西南地區雲貴高原的苗族「飛歌」作素材,另外又加入了彝族海菜腔等多種民歌,是別具西南少數民族音樂神韻,又經過現代作曲處理的一首竹笛作品。這首曲在台灣和香港也有演過:

(畫質最好)

(演奏者是中央音樂學院的張維良教授,可謂當今竹笛笛壇首屈一指的大人物)

(香港竹笛演奏家陳敬臻先生及香港演藝學院樂團)

聽 Recorder 的版本,覺得別有趣味。趣味的地方是,將民族音樂改編成管弦版本後,原有的「民族特色」被抹平了,變得平面化,主要的音樂變化更強調在本身的旋律中。用木笛來演奏快板樂段,雖然一樣有歡快的感覺,但卻喚不起人「苗族飛歌」的特色。反而在中樂版本裡,本身笛子的音色更加粗獷,配合笙和嗩吶的音色,隱約就有苗族蘆笙歡舞的感覺,整個民族場面活靈活現。

木笛(Recorder)版本的慢板出來的效果反而是出奇地好,優雅、恬靜、空靈,有一點巴洛克音樂的優美和靈氣感覺,大笛的震動比木笛強,反而不及那種空靈優雅的音色,感覺更陽剛一點。

這樣的跨界改編很有意思,可以看到音樂在跨界的過程中有甚麼得與失。除了單純的交流以外,整首曲子的改編和演繹過程中可以看出,不同的配器令音樂的風格有所增刪。從少數民族的傳統民族音樂,到改編作大型樂隊的協奏形式,但仍沿用音色特別的中樂樂器,雖然編制大了,但音色仍然沿襲了民族音樂的素材。改編成管弦樂版本後,民族色彩變得很淡,但另一方面,木笛和樂隊淳和厚實的音色,又演繹出另一種感覺。大木笛在慢板的表現很有驚喜。而演奏快板段的小木笛,設計上管徑很幼,適合吹高音,高音易發音,音色也不會太尖太躁,但偏偏演奏粗獷歡快的情緒就比梆笛的狠、硬、剛略輸一籌了。

我要強調的是,不同的美學、編制,自有其理由和原因以至歷史,香港人的音樂觀,要不是相對偏狹就是無知,「正統音樂」方面只崇尚大堆頭的巨型樂團形式,而且必須是「高中低」和聲進行式的樂團,說穿了就是只奉燕尾服西樂團為標準,其他樂團形式就被認為是「怪」、「嘈」、「亂」,而在上述例子,偏偏是西樂團的形式「偏離」了原來的音樂風格。而偏離了原有音樂風格,也不一定代表就是差一點,而只是另一種風格呈現。只是這種風格不喧賓奪主,以後代前,那欣賞音樂的空間原本就可以很廣闊。

廣告

About 林非 - Astrophel Lim

離經誌
本篇發表於 樂 經 - 音樂種種。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