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兩段現場錄音略談中樂的美學問題

片段中演奏的是江南絲竹八大曲中的〈歡樂歌〉。4:10 之後開始的快板才是樂曲的原型,前面是主題的放慢加花變奏。傳統「江南絲竹」樂種就如其名所言,以「絲」、「竹」為骨幹,絲指的是二胡,竹就是指竹笛。江南絲竹的編制很靈活,由一絲或一竹,到加上掌板、琵琶等樂器也可以。最典型的做法是竹笛、二胡、掌板、琵琶、三弦。這個版本裡面,樂隊編制如下:

竹笛 x2
二胡 x3
笙 x1
琵琶 x1
三弦 x1
掌板 x1
大提琴 x1

現代中樂裡,加入大提琴作為低音聲部的做法極為常見,幾乎已到了見怪不怪的地步。在今天反思傳統地位的潮流裡,也有過不少質疑加入大提琴做法的聲音。傳統中樂裡是沒有今天「墊底低音」的概念的,在定弦上,琵琶、三弦的最低音分別是a和g,大約比大提琴高一個五度左右,如果要做「低音樂器」,其實也勉強可以在音域上達到要求。然而,傳統中樂裡的概念並不是將聲音層疊形成和聲,而是讓不同音色的樂器以「支聲複調」的形式輪流進出形成高低起伏和不同音色的疊加,反而不着重和聲上下層音域的協諧。這是傳統中樂的一個重要特色。再加上彈撥樂器本身是「以點成線」,發音較硬和短促,並不是演奏和弦的最佳選擇。這是傳統中樂的理念。

然而歷史和文化是流動的,嗩吶源出中亞波斯,到了中國變成嗩吶,到了西方變成了雙簧管,揚琴源出也是波斯,逐漸形成世界各地不同的風格,在東歐吉卜賽音樂中會應用到,在中樂裡也形成廣東、四川等不同流派。以上都在在說明,文化的交流和發展,會引入不同的樂器,改變原有音樂生態的同時也會有融和與變化。問題是變化的過程中,是否一味的異化或一味的同化。這才是中樂發展的真正問題。

我認為中樂以甚麼編制去演出,只是「果」,是表象,以甚麼思維編配這種配置,才是重點。傳統音樂往往不需要低音樂器,不需要研究和聲進行,呈現出的是一種傳統的美學系統。然而如果認為加上低音會令樂隊的聲音更豐富飽滿,那使用大提琴也不一定就是罪大惡極的事情。大提琴在這個錄音裡,音色雖然還是有一點不契合(太和諧了),但是還算是可以做到襯托上層旋律的目的,我認為是可以接受的一種形式。

更值得注意的是,在「大提琴」的音色小瑕疵之上,這段錄音用一種較少見的「雙笛」形式,在主旋律上用傳統手法加花變奏和交織,利用音色和旋律走向建構音樂空間感,這種變奏形式在江南絲竹上幾乎未見過,因此既有新鮮感,能撞出新穎的音樂感受之餘,又不失傳統的風韻,這樣的創新就是上佳的做法。

相比之下,另一種做法更加令我覺得可惜,乃至於是一種敗棄傳統的淪落,就是用一種中樂器配上西方管弦樂團,演奏傳統曲目的做法。西方管弦樂團是一種音樂演奏的形式,有其長處但有甚局限。音色亮麗圓潤的銅管樂,輕盈溫煦的木管樂,和諧渾厚的弦樂,加上音域寬廣,音量宏大,看似十分完美,但偏偏放進傳統曲目裡,就顯得十二萬分的奇裝異服,乃至於煮鶴焚琴。

〈三五七〉本身是淅江婺劇曲牌,傳統伴奏形式是各種樂器以傳統四、五度和聲,與及齊奏加花、支聲複調的方式來演奏。基本配搭是板胡、掌板、三弦、琵琶乃至笙、二胡等。而演繹上也以跟隨主音樂器為主,本身根本就沒有指揮,更能突顯主音樂器的領導地位。「交響伴奏」後,出現很奇怪很不搭調的豐厚弦樂齊奏,音色一個柔渾,一個清脆,十二萬分的不協調。到後面轉快板(約三分鐘開始處),完全做不到傳統「流水板」「有板無眼」的效果,導致音樂動機疲軟無力,長音成了單純的長音,沒有掌板在一打一緊(約3:10處),完全沒有效果,也沒有你繁我簡,你簡我繁的變奏意趣。樂曲末段最後一次加快的急板,樂隊簡直是不知所云,靈肉分離,與主奏樂器各取一端,就似是蒙耳演奏一樣,互不相干。這樣的配搭,是想呈現一種甚麼音樂思維、美學系統給觀眾?以中樂器配搭交響樂器,甚至以「現代樂思」、「十二平均律」去寫新作品,用新配搭,通通也可以,只需要讓觀眾感受到嚴謹的演繹,自成一理的美學系統即可。這是藝術的寬容處。但同時,一件作品成形後自有其生命和格式,演繹時要步步小心,不應任意以「沒有低音」、「不和諧」、「沒有和聲」等理由去強加誤解。

以下介紹一個高水準的演奏版本,由已故的著名竹笛大師俞遜發演奏。你可見到他的樂隊裡也有「西樂低音樂器」,但是編制,伴奏理念,樂思,是完全傳統形式的,而且呈現出更深刻的美。聽散板時的弦樂襯托,由慢入快時的掌板配合,由平板轉散板再轉快板時主音笛與掌板的交流,快板時板胡與竹笛的交織,整首樂曲的演繹十分豐富完整,不會因為「唔夠大型」、「無指揮」、「無和聲進行」就令這首樂曲的藝術水平下降。

當近年大興「中國風」,大家一窩蜂都去侃侃而談「中國傳統精神」、「東方傳統美學」時,中樂人有無可推卸的巨大責任,呈現一個立足傳統,發揚繼承的精神風貌給全世界。否則每每以己之短,顯人之長,明明沒有和聲卻硬要走和聲進行的路,不論樂器配合、理論深度皆遠不及人,短期內雖然可以唬得一些人面帶獵奇的微笑欣賞,但不需多久就必如黔地之驢,被人看穿只是不外如是。切戒切慎。

廣告

About 林非 - Astrophel Lim

離經誌
本篇發表於 樂 經 - 音樂種種。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