癖、疵

《陶庵夢憶.卷四》:人無癖不可與交,以其無深情也;人無疵不可與交,以其無真氣也。

長久以來,我哋嘅教育,似乎都係着重傳統中國文化入面「修心養性」或者「齊家治國平天下」嘅部份,非常大堆頭,非常大學問,於是變得好沉重,對少年嚟講,尤其如此,覺得呢啲嘢簡直係有逆心性,有違天道,所以一直以來青少年細細個已經對中國文化反感,覺得係老餅,係正經八百,係老人精先會中意嘅嘢。但係果種「勤有功戲無益」嘅老八股又不知不覺間咁影響咗一代又一代嘅人,以至好多人喺畢業後投身社會,其實一路都無咩愛好嗜好,無咩會一頭中入去不停鑽研嘅物事去寄養性情。

於是香港好多人就以自己「工作狂」為榮,老闆認為下屬因為喪父而「放多咗假」係不可接受嘅事,幾至工作就成為咗好多人人生嘅唯一,當佢到咁上下回顧一生時,佢嘅心性係毫無吸引人之處,佢嘅人生亦只係一堆可有可有嘅工作業績與表現。你去做一份工為公司賺好多錢,你去做,同搵張三李四做,其實最後結果未必好大分別,再者,你為公司打拼幾十年,一朝經濟大環境轉差,公司裁走你,某程度上就直接否定咗你人生嘅意義。

所以除咗一般嘅「濟世平天下」大道理以外,中國傳統文化一向有另一支講求意趣,講求追逐心性嘅淡泊派,好多值得發揚嘅文化亦係源出於此。頂頭所引嘅係明末清初散文家張岱晚年所寫,講嘅就係人要有一啲「癖好」去寄託情懷,否則其人就係無深情嘅「無情人」,而人總有瑕疵,有瑕疵嘅人先有「真」嘅感覺。

當然,我亦唔係話反對人「努力工作」、「兼濟天下」,有呢個志向係好,但係當人生中只有呢啲對外嘅「大志」,而忽略培養自己嘅「小我」、「小情」,咁呢個人唔係咩偉人,相反,好容易會變成自大嘅人,認為自己所做嘅嘢都係全心全意去投入「做大事」、「好打得」,你唔配合你就係社會嘅廢件、渣滓。

ce3sog4gbfqbe

最近網絡上下,對於幾個特首「候選人」拗得面紅耳熱,誠以為不必。所謂「民主300」嘅選委點樣互動,點樣提名,或者到時點樣投票,點樣流選,等等策略,似乎都總會得失人。究其原因,當然係因為呢場根本唔係「選舉」,而係小圈子權鬥。除選委外,其他人假如為咗「邊個候選人好啲」而拗到面紅耳赤,甚至先口角繼而互扑,誠為不必。通常左翼者會對曾俊華恨之入骨,講真,佢當年做海關關長時我亦相當討厭佢,但多年落嚟,我對佢印象反而係提升咗。當然,形象提升咗係一回事,但係小圈子權鬥就好似苗族練蠱咁,最終贏出嘅多數都會變成毒中之毒,同佢本性未必有關。

香港一向嘅主流價值係睇一個人工作職稱、名譽地位等,例如政務官就一定係天之驕子,從商有錢就一定係甚甚財俊之類,但係當佢哋赤裸裸地展示真性情予社會時,文首所講嘅一啲性情就表露無遺。幾位「候選人」之中,曾俊華予人嘅「人味」最重,我相信呢點正正可以解釋某些左翼嘅疑惑:「點解咁多愚夫愚婦見到曾俊華幾個 campaign 就有晒好感,完全漠視佢係一個右翼魔頭嘅事實」。

剛好係琴日,曾俊華出咗條片,係佢嘅師弟森美作主打,講曾俊華。成條片中唔係推銷曾俊華幾咁有能力,幾咁厲害,幾咁呼風喚雨,幾咁「有為」,而係講出兩樣好重要嘅嘢。第一,強調曾俊華「劍客」嘅身份,教劍同時教做人,打劍係佢嘅嗜好,一個人有嗜好,有寄託,有鑽研,人格性情就健全。第二,男校師兄弟之間嘅「教導」,往往只係點條路你知,你行唔行,點行,點去,唔干涉你,你知道個方法,個精神喺邊就夠嘞。有人話呢種係「role model」嘅示範法,同一般捉實你雙手叫你要咁咁咁做,係好唔同。我認為呢個係香港傳統男校嘅寶貴特質,而正因為呢一點同香港整體教育政策係如此背道而馳,所以傳統男校多有反斗但成功之輩。

其實我諗一直以來,「有癖有疵有心性」嘅諗法可能都普遍,只不過只隱隱存在於人心之中,而無乜人特別會拎來講。以至你見香港好多「成功」──尤其是政界──嘅人,畀人感覺都有如一舊木頭人,古語所謂「求全責備、刻薄寡恩」之輩。你諗下,你講唔講得出其餘「候選人」:林鄭、葉劉、胡官,喺「偉大嘅工作」以外,為人係點?有咩嗜好?葉劉或者都可以勉強話佢中意買皮草,留意「時裝」,雖然真心唔覺得佢着衫有咩咁靚,而消費為主軸又是否真算係一種「癖好」?

當其他人一路強調佢哋點叻點勁,點無懼點一往無前天下無敵時,其實我就越係心寒。當你要一路表現一個「硬朗」、「好打得」、「好勁」、「唔會錯」嘅偉大形象時,其實就越意味住你唔係無瑕疵,而係你選擇用一啲漂亮嘅言辭,推諉嘅方法,去「卸走」你嘅錯誤同缺點。當與你共事嘅人「有辱無榮」,有功佢領,有禍你當,咁除咗附利之徒(仲要係睇幾年微利嘅小人)之外,呢類人係得唔到任何人嘅真正支持同悅服。咦,咁似講緊梁振英嘅?算啦,講林鄭都係同講梁振英差唔多。

你見而家無論係葉劉抑或林鄭,佢哋臨急臨忙要搵一啲嘢去「扣連」香港人時,係幾咁蒼白、乏力、老鼠拉龜?以至林鄭要拎廁紙來講,葉劉要拎條老蹄來講,真乃是:

四猿對戰深山中,小猴子豈宜出劍?
刁婦陷足極權內,老畜牲安敢出蹄?

重申一次,我唔認為曾俊華特別好,森美條片勁嘅地方,係佢亦含蓄地點出咗呢場「選舉」嘅本質:「如果想阿sir好就祈禱阿sir落選,如果想香港好呢就阿sir選到。因為香港而家好多唔同嘅聲音,係大家樂見嘅事,但亦都好極端。所以做領袖好重要嘅係要有智慧同沉得住氣。阿sir嘅冷靜我覺得可以勝任。」如果曾俊華真想為自己「收尾幾年」搏返個名聲,其實真係唔應該選,佢就算選到,亦頂多只係一個「休養生息」嘅特首,我固然希望佢唔會做出諸如隨意取消候選人資格之事,但喺港支關係日漸緊張,乃至「支爆」陰影之下聖恩國會做出咩事,實乃不可預料之至也。

廣告

About 林非 - Astrophel Lim

離經誌
本篇發表於 易 經 - 時事評論。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