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念同技巧不可偏廢

既然岑姑娘都夠膽講起,無理由閒人一個唔講兩句

其實好多藝術形式走到「現代」、「後現代」,反而雜質多咗好多。成個大時代咁睇,現代也好,甚至後現代(我知道好多急於認叻嘅范進捕咗好耐,準備就「現代主義」同「後現代主義」認叻)也好,總之進入二十世紀以後,好多藝術嘅「形式」或者「格式」或者「要求」已經走入「玩無可玩」或者「綁手綁腳」嘅境地。例如音樂上嘅和聲進行,對位,有邊個可以超越得到先賢?寫對位有邊個夠巴赫熟?講抒情講浪漫都浪漫咗幾十年啦,咩都抒發晒啦。又例如畫畫,有咗影相之後何必好似以前啲人畫得咁「似」?於是就變成走向抽象、印象等等流派。

上述嘅「背景」所衍生嘅「第一批後代」其實係好多精品嘅,我自己就相對之喜歡畢加索嘅抽象作品,因為你睇到佢畫嘅抽象唔係完全一片虛無,而係仍然有佢特定嘅一種透視方式或構圖方式,例如佢畫一個側面同時有兩隻眼,其實可以睇出係一種將平面畫成立體嘅特別透視手法。詳情我唔熟,我只能講個觀畫感覺出嚟。

呢種藝術其實個要求唔會比起畫得似更低,係將個「藝術精神」咁虛無縹緲嘅事情具象化,而呢樣嘢就係藝術嘅本質「人心之動,物使之然」,藝術一路就係講緊「心」同「物」嘅關係。

但係藝術走到今日,眼見越來越多自稱「打破一切規條」嘅東西,其實真係令人有「JM9」之感。當代好多藝術強調「意念」,但係慢慢,好多「藝術品」真係「吹水」果部份仲重要過「藝術品」本身。即係話,我可能擺張皺紙出嚟,然後寫幾十乃至幾百字去表達我嘅奇思妙想,咁呢件藝術品嘅「藝術價值」就依附喺說明文字多於藝術品本身。由此亦衍生出越來越多「前衞」論述話「技巧唔重要」。「技巧唔重要」其實個前提係看似矛盾嘅「技巧好重要」,講到尾係好似唐代書法家孫過庭書譜講:「至如初學分佈,但求平正;既知平正,務追險絕,既能險絕,復歸平正。初謂未及,中則過之,後乃通會,通會之際,人書俱老。」的確,如果被技巧完全框死,藝術品無靈魂,無靈氣,作品係無生命力,但完全無技巧,則又同蒙童塗鴉相差無幾。

歐洲有唔少地方都有人街頭賣畫,好多畫其實畫得好靚,但就係欠缺咗一點點令人刮目相看嘅能力,畀人感覺好「商業」:靚就靚,無乜靈氣。呢個就係運用技巧運用得好唔好嘅分別。

但係好多藝術問題唔係有技巧得嚟無靈氣,而係另一個極端:一味吹噓自己意念幾咁有靈氣,但執行乃至成品根本一無可觀。呢個反而係喺藝術界見得好多嘅情況。因為你只要夠膽講你嘅藝術精神講得有幾高得幾高,好多人就唔敢貿然話你嘅嘢係有問題,反而會質疑自己係咪「未到果個境界」。情況就好似一個玩唔啱音嘅音樂家,話自己呢啲叫「風格」、「新音律」一樣,可惜風格也好,音律也好,都唔係你指指個鼻話係就係嘅事情。

講到尾其實係一個平衡:技巧同精神之間,點樣取捨。太着重技巧,失諸濁重,只談精神,流於空泛。藝術精神再虛無,都要透過「技」去表現。所以一味吹捧話新嘅當代藝術意念點勁點勁,老實講對真正推廣藝術,未必係好事。

但上述嘅講法,喺過去幾十年被炮轟得幾近灰飛煙滅,永不超生,所以藝術呢回事越來越變成好「玄乎」嘅事,話語權掌握喺少數人手中,亦導致好多人明明唔明,又唔敢講唔明,明明唔欣賞,又唔敢話唔欣賞。

廣告

About 林非 - Astrophel Lim

離經誌
本篇發表於 博物志 - 雜事漫談, 樂 經 - 音樂種種。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One Response to 意念同技巧不可偏廢

  1. carmenlau 說道:

    藝術也好,思想理念,甚麼都好,本該先去理解而後破,破了再立。
    或許是前人立下的東西太巨大,太難跨越,很多人一看見就直接擺出不屑的態度,沒有去想過不去了解才是走不過去的最大理由。
    講求意念不一定是壞事,第一個把馬桶搬出來展覽的,確實是讓大家看到新的可能。然而,再把一張紙,一支筆放出來,已經無法帶出衝擊,那再做又有甚麼意義。
    別的主義是一座山,跨不過去就無視,抹煞了走破而後立的可能。
    相類的主義也是一座山,提出了一種可能之後被視為金科玉律,後來的只是各式仿效,沒有推展。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