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詩 經 – 文學創作

從賦比興、歌謠韻文發端,乃至各種形式體裁內容,讓腦中的意念綻放。

究竟甚麼是詩?(上)

這個問題每隔一段時間就自然會反芻,永恆不息,爭辯不休。 〈近體詩的美麗與哀愁〉 … 繼續閱讀

張貼在 詩 經 - 文學創作, Uncategorized, 博物志 - 雜事漫談 | 1 則迴響

《那個回不去的時代》

自從蒙古鐵騎踏破河山後,其實南人與蒙古人的衝突就已經註定了。訴說有多少蒙古人天性 … 繼續閱讀

張貼在 詩 經 - 文學創作, 易 經 - 時事評論 | 發表留言

那年,1974 – 3

續那年,1974 – 2 奀鏡和老表面面相覻,那只有半秒,頂多只有一 … 繼續閱讀

張貼在 詩 經 - 文學創作, 博物志 - 雜事漫談 | 3 則迴響

不久以後

風有點冷。吹得人心煩意亂。街上的人一如以往的行色匆匆。 下班後夜幕已臨,我拖着疲 … 繼續閱讀

張貼在 詩 經 - 文學創作 | 2 則迴響

《看狼震鷹的管治》

他的寬袖一揮,萬籟 就死了過去。靠西環的中央 一隻狼獸飛進了政府, 然後將特首的 … 繼續閱讀

張貼在 詩 經 - 文學創作 | 發表留言

燦書紀年 – 歸去熊兮(末日救夢熊)

熊家貧[1],耕植不足以自給。共黨迫害,缾無儲粟,生生所資,未見其術。親故多勸熊 … 繼續閱讀

張貼在 詩 經 - 文學創作, 易 經 - 時事評論 | 標記 | 發表留言

燦書紀年 – 指馬為鹿

振英二年,曾萎紅任兵部尚書,屢興大獄。群儒諫者以為誹謗,惡吏持錄取容,黔首振恐。 … 繼續閱讀

張貼在 詩 經 - 文學創作, 易 經 - 時事評論 | 3 則迴響